駁倒靈
作者:聖靈披風

在某些網站上見到諸多偏激的倒靈帖, 為靈兒很是不平。 這裏說上幾句。

有人說唯有林月如同李逍遙共患難見真情, 因此靈兒就要退居其次。

可是, 您可有設身處地地考慮二女的身世和地位?

靈兒是一個被女媧天命奪盡一切的姑娘: 中原人視女媧為妖,

被傳統觀念浸透的名門正派皆欲除之而後快, 力量強大到靈兒無法抵抗。

大理人視女媧為神, 理所當然地要她為大理大義凜然地赴難, 不皺一下眉頭。

雖說不知者不罪, 大理人全沒想到他們加諸靈兒身上的壓力會令她喪命,

但是這種壓力靈兒同樣無法抵擋, 各種委屈, 也只有靈兒用生命默默承擔!

因此, 靈兒的命運和生命都不屬於自己, 女媧天命已經為它安排了一條不歸之路。

試想, 她能像林月如這般自由地支配自己的一切, 並無保留地獻給李逍遙嗎?!

更淺顯點說, 林月如能和李逍遙“結伴江湖俠侶行”, 靈兒能嗎?

如果她這麼做了, 帶給李逍遙的是什麼?

“四處遊山玩水,一同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間美景”???

“吃到老, 玩到老。”??????

別鬧了, 都不是! 是什麼呢?

“女媧天命”! 窮盡人世間最大不幸的女媧天命!

靈兒何堪? 靈兒何忍?! 若她真愛逍遙的話……

如果不顧女媧天命而一味指責靈兒對逍遙虧欠的付出,

拿著衡量月如的尺規機械地加諸靈兒, 進而剝奪她被愛的權利。 那對靈兒, 公平嗎?

坦率地說, 月如的追隨, 和靈兒的棄絕。 都蘊涵了對逍遙全情的愛戀和無保留的付出。

至於採取著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方式, 因為靈兒是靈兒, 月如是月如, 簡單卻無奈的解釋。

靈兒那被女媧天命消減到少得可憐的能由自己支配的部分, 都奉獻給了逍遙, 不是嗎?

你可曾想過, 為了救回逍遙, 冒著生命危險施展還魂咒。。。

你可曾想過, 為了保護逍遙和月如, 跟隨石長老踏上那一條不歸之路。。。

你可曾想過, 在暗無天日的鎖妖塔底, 奮盡辛苦護著肚裏逍遙的骨肉。。。

逍遙呢? 他對靈兒, 就一句“一見鍾情”那麼簡單嗎?

我前帖已提到, 逍遙為了靈兒不惜放棄身為大俠的夢想和身為凡人的權利。

這一切, 能用“一見鍾情”輕描淡寫地涵蓋, 降格到為姿色所吸引這麼膚淺的層面嗎?

逍遙愛靈兒, 理由太充分了。

靈兒兩次為了逍遙能夠性命不要, 逍遙是血性男兒, 豈會視若無睹?!

再者, 就是靈兒人格的魅力, 柔中帶剛, 無私善良。。。

再者。。。。。。

―――――――――――――

《君臨天下――仙劍後傳》摘錄

“逍遙劍仙, 你後悔嗎?”

“別叫我劍仙, 我根本, 就不配!”

“我想問的是, 你後悔認識女媧嗎? 後悔十八年前的路程嗎?”

。。。。。。

即使不曾碰觸到靈兒, 李逍遙還是能與酒劍仙學得禦劍術。

照樣能出來好好闖蕩一番。

靈兒在生命中, 似乎只是造成痛苦與失去的根源。

靈兒所給予的, 似乎只有永遠做不完的責任。

這負荷, 好重。 李逍遙畢竟只是一個略通武術的凡人, 怎能承受得起?

如果沒有靈兒的話。。。

。。。。。。

“那麼, 你還是叫我劍仙好了。”

為了她, 心甘, 情願!

―――――――――――――――

這就是屬於逍遙和靈兒的難以言傳的愛戀, 純淨, 唯美, 永遠。

相比起逍遙同月如“結伴江湖俠侶行”的率性與純真, 絲毫不見遜色的!

因此, 我還是這麼認定。

不論靈兒同逍遙, 還是月如同逍遙, 彼此之間都是全情地付出, 全無保留。

若用世俗的眼光硬行要指責某一方, 但怕是玷辱了仙劍的神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