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常教多情應笑我」
作者:歡喜

原文:「常教多情應笑我——李逍遙的感情世界」  作者:milkmother

雖然逍遙兩個都喜歡 但是對於靈兒 逍遙到底還是更愛些

對靈兒的愛是可以不顧生死的愛 男女間當一個人為另一人可以連命都不要時 愛情到底主導了一切 逍遙與靈兒不只有夫妻之情,也有愛裡的責任(不是道義上的)

他就算失去了對靈兒的記憶,仍舊沒有忘記心裡的那個人

他不記得靈兒對他的意義,但他早就認為靈兒是他的,

只是別人問起兩人的關係時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而已 他對靈兒不自覺流露出的過份關心和深情 在月如的眼裡都一清二楚

逍遙當時失憶,對靈兒的愛全都是深植於心、不自覺地溢於言表的,自己根本沒有認識到。但不論他口頭上怎麽說,他那些不經意流露的、為了靈兒衝動、哀傷、憤怒,是誰都看得見的。真正的愛,是願意為所愛的人付出一切,無怨無悔

逍遙因為失去對靈兒的記憶使得他無法為靈兒做什麼

他只知道他有責任保護靈兒不受傷害 那份責任並不是因為只是嬸嬸交待他的

而是他不由自主便想做的 保護他的靈兒

他無能為力改變靈兒的宿命 他痛苦不知道怎麼讓靈兒不受傷害 只有一路拼命守著她、用盡全力保護她 即使犧牲自己亦在所不惜

最重要的是,每當靈兒重新入隊時,他最觀注的始終是靈兒,可以說此時他整顆心都在靈兒身上。這些從行動、對話中都能看出。

靈兒離開逍遙.是因為愛他!不要他再為自己受傷.希望逍遙不必捲入她的宿命 希望他安心做林家女婿 所有苦她都自己吞下了 連懷孕也不願讓逍遙知曉 一次又一次 靈兒為逍遙付出 為他好而離開 靈兒和水魔獸同歸於盡.是因為愛她的臣民.使他們免遭水深火熱之中.為愛的奉獻.是多麼的偉大.

仙二的逍遙,則把對靈兒的愛全然放在了對靈兒的思念上.完全變了一個人

其實這也是一種無奈的愛的方式.

靈兒死後 逍遙沒跟著去死 不表示他不愛她

跟著下黃泉是懦弱的行為 不負責任的行為 他也知道靈兒會恨他 假如他拋下女兒跟著死

他在月如面前比較放得開。放得開與否並不是構成愛情的必要元素

許多人可以在有好感或喜歡的人面前無所顧忌的說笑 甚至只要合得來的人面前就可以放得開 有個人說得好:當你站在妳愛的人的面前,妳會感到幸福; 但當你站在你喜歡的人面前,你只感到開心.當你與你愛的人四目交投,你會害羞; 但當你與你喜歡的人四目交投,你只會微笑. 當你與你愛的人對話時,你覺得難以啟齒; 但當你和你喜歡的人對話時,你可以暢所欲言.

靈兒帶給逍遙的是家的幸福感覺 林月如帶給逍遙的是快樂說笑

正因為兩者是愛與喜歡的差別

從逍遙的回憶更不難看出:小李子記得靈兒對他的情深義重、結髮之約等;月如的卻是共闖江湖時的點滴。這一段其實更加說明瞭 同樣林月如對逍遙也是情深不已 為逍遙可以不要命 但是逍遙記起的卻是朋友般共闖的點滴 不是她對他如何情深義重 但是他卻牢記靈兒對自己的愛 何況靈兒與他在一起日子不長 這只能說明他心中一直愛著她

他失去記憶時會拒絕林家婚事原因主要不在護送靈兒尋母之責,而是他壓根沒想過娶林月如

當時他對他印象不佳;今日就算他單身,他還是會拒婚

何況當時其實他已經是心甘情願送靈兒尋母 發自內心的願意 不是被迫

另外 針對作者所言的優柔寡斷 讓我聽了很生氣

今天不論換成那個人 遇上這種事 那一個敢直接說出來?

女媧族當時還被多少人誤解 尤其中原民族 誰敢接受半人半蛇的身體?

就是因為身份異於常人 所以她如何說?尤其逍遙在她房中喊著要除妖!

當時她是哭著離開的!

如果逍遙當時看清楚了 而是柔聲問道 靈兒是你嗎?別哭!不論你是什麼 我都愛你

那她會走嗎?當時逍遙欲除之而後快的表情深深傷了她!

靈兒這樣的表現不叫優柔寡斷 優柔寡斷意思為遇事不決!

這叫做遇事不決 難決嗎?

她一開始就有退出之意思 要逍遙不必顧自己 她豈叫優柔寡斷?

李逍遙不是情場老手,她又豈是?

如果今天換做你是靈兒 你敢說嗎?

作者認為小倆口聚少離多的主因並不是別人,而是靈兒自己

這懷疑更更無恥 第一次靈兒離開是因為逍遙的除妖行動傷了她!

第二次是為救逍遙 所以跟石長老走!

什麼叫做她自己造成兩人聚少離多?簡直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