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靈仙夢:(十四)
作者:憶靈深深

出口處旋渦水流湍急,果然是個下水的好地方……

李逍遙首當其衝走在頭前,接著是我,再是靈兒……

剛一接觸那些粘稠的紅色液體,感覺像是松脂被加熱了,身子剛剛沾到一點就覺得黏糊糊的很難受,眼看全身將被這液體浸透,根本無法呼吸,心下便升起無端大恐懼……還好逍遙用真氣在化妖水內劃出了一個金剛罩與液體隔絕,空間雖然不是很大,但還可供我們談話,呼吸。

視野之內全部都是紅色……血紅……

終於找到第一根磐龍柱,化身是青身雷龍。

"靈兒,用風捲殘雲攻擊它!"

"逍遙!先給靈兒加真元護體,也別忘了自己!然後只管用天劍,萬一體力真氣不足,再補就是了!其他的一概不要管!"

我指揮得有條不紊,一切順利。

風捲殘雲正是雷龍剋星,我們輕易將第一根龍柱解決了。

隨著"嘣--"的一聲輕快的脆響,我們每個人都感覺離逃出生天的時候不遠了……

第二根龍柱是黃龍,擅用萬芒光照,相對來說,幾乎沒有弱點,它不時給我們的攻擊有天崩地裂之勢……

"真元護體!"

……

"沒辦法!只能慢慢來!硬碰硬來個持久戰,看誰能耗到最後……放心打……我的乾坤袋裏有的是仙藥神器!"我一邊在一旁打氣,一邊拼命翻找捆仙繩--現在乾坤袋裏的東西已亂成一團,誰叫我平時懶得收拾--這下後悔也來不及了。

"靈兒,用三昧真火!"

"還是天劍!"

……

黃龍這根磐龍柱最終也應聲而倒。

第三根是紫龍柱,擅使冰蠱,而火攻卻依舊對它無濟於事。

"該死!又碰到個沒弱點的厲害傢伙!"我埋怨著,卻想起林月如的斬龍訣……

"不管如何!加滿體力和真氣事大!還有真元護體!"我大喊。

……

逍遙被冰封,我只得用靈心符解封。

這一場血戰下來,我們最終是勝了,卻感覺有點力不從心了,而且逍遙也元氣大傷,只得用靈葫仙藥補加真氣。

"靈兒, 你挺得住麼?"我心疼極了,更不由自主地瞧了瞧她微凸的小腹。

……

連三場惡戰都感覺像在自己的意識裏打鬥。在一個不局限于金剛罩的無限空間裏,刺激而驚險。

……金龍擅用斬龍訣,靈兒用風捲殘雲和狂雷攻擊……

然而我們的攻擊能力終究太弱……

"啊!捆仙繩!"我終於把它從乾坤袋裏摸了出來……心下正是一陣狂喜,朝那磐龍柱化身扔了過去。

於是金龍被捆,無法施展它強有力的攻擊……

逍遙,靈兒相互配合,順利毀壞第四根劍柱。

"只有最後兩根龍柱了!挺挺就能過去!逍遙!你還堅持得住嗎?"我問道。

"好說!"他微微一笑。

"逍遙哥哥,我看我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吧!"靈兒搖搖頭。"你……頂得住?"

逍遙含情脈脈地注視著靈兒,輕輕將她擁在懷裏,吻了吻她的頭。"早一步打碎這些龍柱才能早些出去!"

灰龍擅用風捲殘雲,然而我們可以用泰山壓頂反攻……

刹時只聽見風聲呼嘯,席捲而來,渾身上下好似要被那颶風給刮飛了,努力紮穩了馬步,卻怎麼也使不出勁來……

"靈兒!小心!逍遙!還不快給她真元護體!"我吼道。

誰知他竟應聲倒地,我才發現他身上早已遍體鱗傷,真氣幾乎全部耗盡,內傷加上勞累過度,只剩下半條命奄奄一息……

"逍遙哥哥!!"我和靈兒同時大叫,眼淚好似山洪爆發般傾瀉而出……

顧不了那麼多了,我使出百鳥朝鳳,千千飛鳥召喚身前,鳥語此起彼伏,撲騰著節奏的翅膀,千軍萬馬氣勢般像灰龍撲去……

靈兒的泰山壓頂亦呼之欲出……

灰龍受傷,哀號了幾聲,給自己來了凝神歸元,體力恢復大半……

它卻一如既往地呼嘯而來,朝著驚魂未定的我,那駭人的威懾,令我動彈不得,絲毫不能。

"靈兒,逍遙,月如,永別了,我不後悔。"我滴下了一顆有始以來為會覺得滾燙發熱的淚水,在眼角細細劃落,滾燙著我的臉頰……像刀子割過的疼痛持續一直到失去知覺……

我閉上我的雙眼,等待玉石俱焚的那一刻……

"看劍--!"我聽到了一個陌生卻又極為熟悉的聲音。

是月如!!

等我睜開雙眼,看到眼前一個英姿颯爽的少女飛舞著劍花,從灰龍頭頂直劃下來,將它劈成兩半……

"嘩--"是龍柱碎裂的聲音。

"月如!"我抱住她,在她懷裏哭得好傷心。"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

"因為我聽見你心裏一直呼喚著'月如你回來……'"她笑著說。

"我……心裏……呼喚……??"我睜大眼睛,那淚水更是止不住。

"你我是最好的朋友啊……只要彼此心裏有愛,就能聽到別人心裏的話!"她微微笑。

"好了……先看看逍遙大哥的傷勢要緊……"她把愣住的我輕輕推開。

"我需要……試煉果,雪蛤蟆,八仙石,女媧石,銀杏子,舍利子,天香續命露和天仙玉露。"

我於是將所要物品一一陳列出來。"藍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我自言自語道,說著,便擦去滿臉的淚痕。

……

逍遙醒了……

休息了半個時辰後……

"可以動手了!"月如道。

"待會兒擊碎最後一根龍柱之後,瞧准地上所有的兵器,抓緊每分沒秒用捆仙繩將自己和這些青銅寶劍綁在一起!順著重力努力使自己沉下去!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先自己照顧好自己!尤其是你!月如!"我看著她,拼命忍住眼淚不讓它留下來。

"交代完了?!"逍遙問道。

"恩……"我努力點點頭,視線卻一直不離開月如。

……紅龍擅長火攻,召喚爆裂蠱,熊熊烈火燃燒一切,紅色的龍,紅色的火光,紅色的化妖池水……

迷茫了我的眼睛……

"冰雪風天!"靈兒一聲聲嬌叱,也伴隨著白色的風雪,像蜀山玉砌冰雕的氛圍……

我在無垠的白色和紅色構成的世界裏,什麼也看不見……

耳朵卻豎得直直地,等待最後一根龍柱碎裂的聲音……

……

"嚓--"就是這個等待已久的聲音證明了龍柱已全部毀去……

"月如!"我在同一時刻呼喚著她的名字,四顧彷徨中視野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她。

整個塔開始晃動,越來越厲害……

"月如!過來!"我已經做好一切準備,捆仙繩綁著玉女劍就在我身上,我大喊。

"歆!你在哪兒?!!"

"這……這邊!過來!我和你一起跳!"我更加大聲喊,要蓋過這塔晃動巨擺的聲音。

"可……可是……逍遙……靈兒……"

"不用管他們!你只管給我過來!!"我厲言道。

看著塔上一塊塊巨石往下落,她正朝著我這邊奔來,每每看著她與巨石擦肩而過的一瞬間,我的心就像被揪了起來。

一步一步……她離我近了……

我緊握住了她的手,細語道:"等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跳!"

"恩……"

"一定要死拉著我的手不放!懂了??"

"懂!"

"一……二……三……跳!"我們像墜落的星在化妖池水漸漸沉沒,意識裏四周全是粘稠的紅色液體,身體的每個部分開始與之融合……

初速度使我們沉到了池水中一定的深度……

然而畢竟油脂浮力巨大,我們下沉的速度越來越慢……竟然停住了,接著身體開始上浮……

我緊緊握著月如的手,她也拼命拽住我的肩膀……

我們能感覺彼此的心中異常緊張……全神貫注……

……

不知道是我的手還是月如的手一直在冒汗……

摩擦力減少,手心開始變得光滑,更何況那浮力是如此之大……

塔上成千上萬的磚瓦壁石也掉了下來……沉到了一定的深度,又再次上浮……

化妖池水裏一片混亂……

我心裏越加焦急:若是再向上浮起,那些石板很快便會由重力加速度破水而下,後果不堪設想……

我的眼睛注視著不露聲色的她,示意讓她一定不要鬆手……

水性還好的我瞧准了一個時機,猛地一個跟頭紮了下去……

我們繼續向下沉,直到月如摟住我的肩膀,稍稍動了一下,我們再次向上浮了起來……

她身上沒有任何重量的兵器,於是我們倆之前的距離瞬間拉大,我在她身下,她在我身上,我們相互對視著,只有我們的手還在緊緊握住……

那力量卻絲毫不為我們的執著動容,仍只是一味地加大再加大……我的手開始疼痛起來……

劇烈的疼痛由手臂一直延伸到手心……我臉繃得通紅,意識裏只有握住不放的念頭,我咬緊牙關要挺下來……

她上升了,我也跟著她在上浮……

她的眼睛濕了,眼角的那顆淚水與池水無法相溶,好似一粒珍珠,在無垠的紅色世界裏遊蕩……

她欲鬆手了……她想掙脫我的手……

"不……"我剛開口,那些帶著腥臭的紅色液體全體湧入我口中,接著世界在我的視野裏不停的旋轉,旋轉……

……

"阿歆!"正是月如的聲音。

"月如!?你沒死?你真的沒事了嗎?"我欣喜若狂。

"我……"她欲言又止。

我隱約覺得四周的氛圍不對,一片漆黑--詭異的顏色。

她的身子也是若隱若現……飄飄然……

"月如……你……?"我的淚水迸發出來。

"我……要走了!?"她微微笑。

"為什麼……為什麼要走……?你真的捨得我們大家嗎?!"我拼命搖著頭,大哭大喊著。

"因為……我已經完成了我的任務……"

"你真的捨得逍遙哥哥嗎?!"

"捨不得又如何呢……他有了靈兒……"她輕輕搖了搖頭。"剛才我對他說我娘要見他,他對我說他實在太累了……"

"……"我無言。

"我不後悔啊……和你們在一起的日子……遠比在蘇州做千金小姐的十七年裏要美麗得多……歆……你是個真誠的朋友……雖然我們之間曾經有誤會,有摩擦……可是我心裏知道你最善良……還有靈兒……我很羡慕她……恩……她最終還是幸福的……我會祝福你們每個人的……還有不要忘了我哦……不然我做鬼也不會饒過你的……呵……"她強裝出一付無事的姿態。

"你……恨他麼?"

"我早在蘇州林家堡開始,我就清楚我們之間不可能,他對靈兒的眼神,話語,關切……一切卻依然讓我陷入卻無法自拔……要說恨……我只恨我自己不爭氣……先前的囂張跋扈林月如到哪去了……罷了……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我……見到逍遙之後……真正的我才蘇醒……學會包容,理解……還有愛……"

"……"我淚流不止。

"我該走了……再見……只要心中有愛……我們咫尺天涯都能聽見彼此的心聲……"她已微點足尖,若月宮仙子一般,飄然遠去,消失在淒魅迷茫的夜色之中……

月華如水,輕輝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