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七章 蘇州之行
作者:靈馨

沿著柳絮紛飛的石子路前行,和風輕過,衣袂欲飄。

不經意間,我瞥見一個著淺綠色衣裙的女子。我頓時一怔,好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嫋嫋婷婷,輕靈地往前走,速度卻仿佛比一般人快很多。眼看就要消失在拐角了,匆忙中我只來得及對逍遙靈兒說了聲去去就來就去追那女子。

繞過拐角,穿過大街小巷,不知追了多少路,我始終追不上她,僅差數米。我更加確信她並非凡人。

又穿過一座橋,到了一個相對僻靜的小巷,她忽然止住腳步,回過身來。

我猝不及防,只得猛力收住快奔的步子,饒是如此,也向前沖出了幾步。

她沖我微微笑了:“敢問這位姑娘,你一直追著我做什麼?”

那聲音雖不如靈兒動聽如天籟,也清脆似風吹銀鈴;眉眼淡淡的,不算特別漂亮,卻含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秀氣和清氣,自有一種天高雲靜的平和淡定。

“嗯……我是想……”我結結巴巴地道,忽然想到我一直跟著她竟是毫無理由的。

“想什麼呢?”她歪著頭俏皮地問。

“呃……敢問姑娘如何稱呼?”慌亂之下,我急忙轉移話題。

“我姓林,叫……”她頓了一頓,“吟雲。”

“吟雲?!”我失聲驚道。那名字,竟又是與我夢中聽到的一樣。

“有什麼不對嗎?”她疑惑地問。

“沒什麼……沒什麼……”

“那……我可走了啊。別再跟著我了。”她話音未落,人已不見。

“好快的身法!”我驚歎道。

回過神來我才知道我有麻煩了,剛才跟著她不知走了多少路,蘇州城對我而言又是陌生的,要找到靈兒和逍遙談何容易!

無奈之下,我只有沿路返回,一路打聽他們的行蹤。行將出城時,一個路人聽我描繪了逍遙和靈兒的樣貌後給了我一個答案,卻是我不願聽到的。他說:“我在城外看見有一對青年男女昏倒在路旁,那男的好象還受了傷。他們的衣著跟你說的倒很像,你自己去看看罷。”

我聞言大驚,真沒料到我才離開一會兒,就出了事了。我謝了那個路人,急奔出城。

出了城,我一眼看到那柳樹低垂的柳絲下,躺著逍遙,靈兒伏在他身上,卻像是睡著了。

我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靈兒的上身,卻見她的樣子是昏迷了。

“靈兒!靈兒!”我喊她,她依然未醒。我與洪大夫學過醫,這時便順手搭了搭她的脈,卻是真氣嚴重損耗導致昏迷不醒。我從他們落在地上的包裹裡取出幾粒還神丹,喂她服下,然後讓她平躺在草地上。因估計靈兒頂多再有小半個時辰就無礙了,便回身查看逍遙的情況。果然如路人所說,他的胸口有一道不淺的劍痕,那劍痕又靠近心臟,著實兇險。但我卻發現他早已闖過鬼門關,想來定是靈兒救了他了。

做了所有該做的之後,我便焦急地等待他們醒來——我可沒力氣把倆人都背進蘇州城。

過了不久,靈兒的眼皮翕動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見我一臉擔心地望著她,歉然地笑了笑,便看向逍遙,關切之色溢於言表。

我瞧出她的擔憂,笑道:“他沒事。倒是你……你既有身孕,怎麼還……?”

靈兒的臉頓時變得緋紅:“泠心……怎麼知道的?”

“我在餘杭的時候就跟洪大夫學過醫,這個還是很容易看出來的。”

靈兒懇求道:“不要告訴他。”

“好,我不說。”我定睛看著她,“可是,你究竟要瞞多久呢?這種事是瞞不住的。”

她垂下頭,半晌,歎了口氣,再無別話。

這時逍遙醒了:“咦……我胸口的傷怎麼不疼了?”他看看我,又看看靈兒,疑惑地問道。

“你還說!多虧了靈兒救你,不然你現在都不知上哪兒賣鴨蛋去了!”我沒好氣地道。

“哎呀,泠心你幹嗎發那麼大火?”他轉向靈兒:“你有沒有怎麼樣?”

“我很好……”靈兒輕輕地道。

“她一點都不好!”我插話道,“她為了救你,不惜大量耗損真氣,我來的時候她都沒醒!”

“靈兒你怎麼可以這樣呢?”逍遙急了,“你本來被那幫黑苗人抓去就一直很虛弱,要是為了我再……”

靈兒勉強一笑:“逍遙哥哥,我沒事,別聽泠心嚇你。剛才看你昏倒,我一時情急,用了姥姥教我背過的‘還魂咒’,還好,僥倖生效。”

“我聽人說強用未煉成的法術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這麼說……你是豁出命才救了我……”

靈兒低下頭:“姥姥已經死了,要是你再出什麼意外……”說著說著又滴下淚來。

逍遙明顯被感動了:“靈兒,你放心。我李逍遙對天發誓,這輩子絕不會讓你一個人孤苦伶仃!”

“謝謝你,逍遙哥哥……”

“你得記著你今天說的話!”我很認真地看著他說道。

他向我坦然一笑:“放心吧!”

天色漸暗,我們決定先進城找個客棧住下。

因為我追那位姑娘幾乎把蘇州城給跑遍了,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城裡唯一的一家“悅來客棧”。

“你們要住宿啊,可是,我們這兒的房間都滿了呀!”客棧老闆為難地說。

“一間空房也沒有了嗎?”我急了,這麼晚了,難道我們得露宿接頭?

客棧老闆不說話,可是一臉沒辦法的神氣。

“唉……時運不濟,人倒楣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泠心我們走吧。”逍遙招呼我離開。

“誒,那間房裡怎麼有打鬥的聲音?”靈兒皺著眉道。

“進去看看!”

一進房門,就見三個大漢正在毆打一個看似文弱的書生。逍遙平時最見不得以大欺小,這時便忍不住要拔刀相助了。

他的禦劍術又進步不小,再加上我和靈兒,三對三,很快結束了戰鬥。

那書生長籲一口氣:“哎呦,得救了。”

我們的住宿問題解決了!

當晚,逍遙便和那位叫劉晉元的書生把酒暢飲,靈兒不勝酒力,我在家時又滴酒不沾,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