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十四章 寒氤繚繞
作者:靈馨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那時候,可能只有我看到了,黑苗人撲向吟雲的時候,她不是自己閃開的,而是,那人根本靠近不了她。

我忽然明白為什麼我和吟雲都沒有在戰鬥中受傷,不僅因為劍法,還因為,他們同樣近不了我們。

我們無法重傷黑苗人是因為他們或許有護體神功,但是他們怎麼靠近不了我們呢?

難道……

我有了一個想法。

想起昨夜夢裡淩悅雯說的話,我決定試一試。

惟一麻煩的是……月如。她的五靈屬火。

想著想著,就到了鬼陰山山洞口了。

守門的黑苗兵看到我們一行人,提著大刀作出守護山洞狀,我不覺暗暗好笑。

“我就是趙靈兒,你們快把夢慈姐姐放了!”

“那就麻煩公主殿下跟我們走一趟。”

“不行!”逍遙急道,手已握住了劍。

但是我比他出手快。

自然而然的,我的指尖流淌出一股股冰寒之氣,在空中蕩漾。如霧一般繚繞縈回,揮之不去。

“你們……”那兩個兵徒勞地揮舞著大刀,卻什麼也做不了,不久,便昏倒在地。

“太好了!”我暗想,如果那些人都是這樣,那麼,我很可能成功地阻止靈兒被他們帶走。

“泠心……你……怎麼……”我回過頭,看見逍遙臉上複雜的表情,我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淡然一笑:“你什麼都不要問,我有我的道理。”頓了一頓,又說,“記住,等會兒給月如用張金剛符。”說完,我頭也不回地進了山洞。不管那三個人在那裡面面相覷。

鬼陰山的山洞百轉千回,我向來是個路癡,早被無數的岔路和洞口弄糊塗了。好在一路上的黑苗兵都不是特別厲害,所以我也樂得不出手。當然還是要保存體力,被派到山洞裡的都是些小兵,大鬼還在後頭呢。

不知在黑暗的山洞裡繞了多久,終於重見天日。眼前卻已是山頂了。

“這就是鬼陰壇……”我仰臉看著那雙層的樓。

靈兒用憂慮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泠心,你不要硬拼啊……”

我回頭對她一笑:“怎麼會呢?靈兒你放心好了……”

一個時辰後,我們到了鬼陰壇的最高處,正對著一個黑黢黢的通道。

“進去嗎?”逍遙問。

我深吸一口氣,看看靈兒,走了進去。

通道盡頭是個平臺,旁邊的大籠子裡關著一個女孩子,想必那就是韓夢慈了。

先要保證她的安全……我想。

我們剛靠近那個籠子,就聽見韓夢慈焦急地喊:“心!有埋伏!”

從平臺的門裡冒出來幾個黑苗人。

就幾個而已嗎?那就好辦了……幸虧剛才樓裡的黑苗兵都被逍遙他們放倒了。

“快把夢慈姐姐放了!”

“公主殿下放心,我們的目的不是韓姑娘,只要公主殿下跟我們走,我們決不會為難韓姑娘……”

“那麼請你們先放了韓姑娘。”我冷冷地道。

“這個……”

“你不會是不相信公主吧?”我嘲諷地說,“而且,你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我們不成?”

我用了激將法,事到如今也不管失信的問題了,對這種人,沒必要守信得讓靈兒跟他們走。

那頭領模樣的獨眼人顯然被激怒了,他一揮手,籠子的鎖應聲而落。我吃了一驚,沒想到他的武功造詣那麼高。

韓夢慈消失在通道盡頭。

那麼……我穩定一下緊張的情緒,開始吧。

“現在公主殿下可以跟我們走了吧?”

“哦,我還得向這些朋友告別一下……”靈兒在拖延時間。

我悄悄退後,輕聲囑咐逍遙和月如:“等一下,你們要盡力保護靈兒,絕對,絕對不能讓他們把她帶走。”

“那你呢?”逍遙擔心地問。

“我沒事。”我擠出一個笑容,“我本來就是……”

“就是什麼?”逍遙緊逼不舍。

“你搞沒搞錯啊,現在情況很危險,你還有空說廢話!”我不耐煩地說,“就這樣定了,還有,給月如用上金剛符,不然她會受不了的。”

“好。”

“就是現在……”我低聲道。

寒氣絲絲縷縷地從我全身彌漫出來,在空中凝成雲霞般輕柔的薄紗。我的眼前出現了一片黯藍,曾經在夢裡出現的詭異的黯藍。

當寒氣圍繞在我們周圍時,我說:“我們走吧……”

對方驚異地看著我。我悠然一笑,恍若在夢裡。似乎是霧氣讓我浮在了空中,我說:“走吧……”聲音卻也是在夢裡,飄飄搖搖的沒有落處。

我似乎在雲裡行走,霧氣越來越重,除了靈兒、逍遙和月如,我再也看不到別的人。

“太好了……”我以為我就要成功了。憑感覺,只要再有幾步,就可以走出鬼陰壇了。

我凝著指尖的一片冰寒,提氣走過。卻不防備一個驚雷在頭頂炸響。

難以言說的痛楚,在一瞬間漫過全身,眼前的黯藍頓時消散了,出現了那幾個黑苗人。

我疏忽了,他們的五靈大多屬火,但也有雷屬性的……吟雲……

思緒漸漸模糊了,霧氣的冰寒漸漸消逝,這樣下去,一切努力,恐怕就白費了。

“泠心……”靈兒的聲音。

我咬住嘴唇,寒氣又從全身往外彌漫。黯藍色的霧氣逐漸濃重的同時,身體裡卻有一股寒流在湧動,掌心的青色開始蔓延。難道是毒開始發作了?

不行,一定要堅持下去。

我勉力控制著遊動蜿蜒的冰寒,不要消散。

身邊掠過荷花的芬芳,我轉頭一看,是靈兒。

“泠心,你不要勉強了。讓我跟他們走吧。”

“不行!”我緊緊地抓住她,不讓她從霧中走出去,“你知不知道,你跟他們走,只有死路一條。”

靈兒搖頭:“我不會的……”我看出她對自己的話都不十分相信,但她接著說,“可是如果你再這樣,你會不行的。”

說話間,又一道驚雷直劈入雲霧中。

“走!”我提氣喊道,隨即拽著靈兒沖了過去。

離鬼陰壇的出口,只有幾步,卻危險重重,雷可以毫無阻擋地直入。只是電光閃閃。

我們終於出來了。

我拉著靈兒躲入路旁的樹叢,看那些黑苗人沖了出來。

“該死!”那個頭領模樣的人狠狠地罵道。

“長老,我們要不要在這裡搜一下?”他的手下問道。

“不必了!他們沒那麼笨。”言畢,就領著他的手下走了。

直至確定他們走遠,我們才敢從藏身的樹叢裡出來。

緊張過後,我感到一陣無力。累。

我一直努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倒下去,我真的很想休息一會兒。

靈兒看出我的疲憊,問我:“泠心,你很累了,休息一會兒吧?”

“不!”我裝出很輕鬆的樣子,走到最前面。

可是那一陣寒流始終在身體裡縈回,徹骨的寒冷。

我終於支援不住了……

“泠心,泠心!”好熟悉的聲音,誰在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