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二十一章 鎖妖之塔
作者:靈馨

鎖妖塔周圍有一圈泛黃的圍欄,看上去已經年代很久了。

我瞥見圍欄內有一個太極圖案,正泛著微光,想必是進入塔內的傳送陣。

我小心地走進圍欄裡面,周圍很寂靜,沒有聲音,腳步聲也仿佛被凜冽的寒風吸收了濁重,變得輕靈,如鳥雀掠過樹梢。

甫一走近那傳送點,一股勁風迎面襲來。我不由得連連倒退。立時,剛剛站立的地方隱隱現出一個龐大的身形。

我倒抽一口冷氣:眼前出現的……東西,有三隻眼睛,三雙手臂,樣貌雖惡卻透著威嚴,其勢懾人。

“你……是誰?”我壯著膽子問出一句。

那怪物臉上出現了一種可稱之為輕蔑的表情。

他懸在空中,氣勢洶洶地舞著那三雙手臂:“吾乃鎮塔之天神鎮獄明王是也。汝是何人,膽敢擅闖鎖妖塔?!”

“我……是去塔里救人的……”我怯怯地回答,面對面目如此醜惡的“神”,我無論怎樣也鼓不起十分的勇氣。

他皺了皺眉:“鎖妖塔內向來只有妖,何來人類?”

“讓我進去!”我漸漸緩過勁來了。

“唔……汝乃蜀山弟子乎?”

“不是。”

“吾被告知,嚴禁蜀山弟子入塔,既然汝非蜀山弟子……”他終於消失了。

我松了口氣——真被嚇得不輕。

鎖妖塔內並不若想像中那般恐怖。小妖們大多不敢靠近我,偶有幾個膽大的也僅用一招“雪落無痕”就可以解決了。

空氣裡彌漫著血腥氣,化妖池水裡不時浮現出幾具白骨。

可是所有的這一切都不會讓人覺得心裡發怵。

因為……那裡飄蕩著這樣的音樂:飽含著淡淡的憂傷。不知名的憂傷的樂聲,在這座所謂的惡魔城裡回蕩。使人心酸,有流淚的衝動。

我就這樣流著淚,一層一層地找靈兒。

鎖妖塔里,沒有日月。

而我也不再去想已經在塔里呆了多久,只是不停地找,不停地流淚。尋遍每一層的每一個角落。

停下來的時候會感到詫異,我並不是愛哭的人,為什麼淚水總是止不住,流也流不完?

走累了,就找一個角落,儘量蜷曲起身子,閉一閉眼睛,然後繼續走,繼續尋找。

就連在夢裡,也是不停地行走,不停地流淚。

心裡除了要見到靈兒的強烈渴望,還有一種刻骨銘心的,絕望。

越往下,我就知道,靈兒生還的機會越來越渺茫,直至一點也看不到。

初進塔時那可憐的一點信心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只是機械地走著,如同一具沒有生命的軀殼。

下到不知第幾層的時候,我仿佛進了一個迷陣,在那裡繞了一圈又一圈,沒有見到靈兒,卻也沒有找到下一個傳送點。

這已經是底層了嗎?

可是靈兒呢,她究竟在哪里?

我發瘋似地循著眼見的道路奔走,直至繞回起點。

終於放棄了,我坐在角落裡,抱著雙膝。

絕望,從來沒有如此深刻地包圍著我。

我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事實:我沒有找到靈兒,而且,我也出不去了。

我把頭深深地埋下去,低聲啜泣著。

靈兒、逍遙、吟雲……我還能見到你們嗎?

半夢半醒時,我隱約聽到一個女子的低吟:“既不回頭,何必不忘;既然無緣,何須誓言。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她的聲音好熟悉……

靈兒,是你嗎?

歌聲在塔里幽幽地飄著,聲音裡是難以化解的憂傷。

她一遍一遍地唱著……

我努力睜開眼睛,那歌聲卻立刻消逝了。

我抬頭,發現眼前站著一個著淺色衣衫的女子,面容蒼白。

“你在這裡做什麼?鎖妖塔不是人類生存的地方。”

她的聲音飄飄渺渺,根本不像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倒像是從幽深的地底傳出的回音。

“你猜得沒錯,我有一半妖族血統。”她早看出我在想什麼,淡淡地回答,眉尖微蹙。

我用手扶著牆壁站了起來,手指微顫,冰涼。

“鎖妖塔,一共有幾層?”我這樣問她。

“有十二層。”

“這裡是第幾層?”

“第九層。”

“為什麼,我找不到下一層的傳送點?”

“因為這一層沒有傳送點。”

“那我能到下一層去嗎?”

“能。”

“怎麼去?”

她不再回答,只是示意我跟她走。

七轉八繞,她把我帶到一扇厚重的銅門前。

“這裡,就是通往第十層的門。”

“怎麼進去?”我疑惑地打量著看似牢不可破的銅門。

她詭異地一笑,徑直從門裡穿了過去。

我驚訝地張大了眼睛。

“只要心無雜念。”她消失了。

心無雜念是麼?我閉上眼睛,平心靜氣,然後往前走。

我已經嗅到了銅門年代久遠的氣息,還要往前嗎?

我躊躇了。

一咬牙,我開始跑起來,這樣就刹不住了。

但是我並沒有碰到什麼障礙,睜眼,回頭,那扇厚重的銅門靜靜地立在身後,依舊散發著悠遠的滄桑。門上,是道道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