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二十三章 重逢似夢
作者:靈馨

雪漸消逝,我緊張地握緊了手中的劍。

幾道電光閃過,我驀然一驚。看來情況不妙。

又是一陣寂靜,靜得我都能聽到自己越來越快的心跳。

然後,雷霆萬鈞,勢不可當。

我在下意識中使出護身的‘清玉罩’,把自己籠罩在一片冰氣劍影中。但是我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道理——五靈相生相剋,而水的剋星,正是雷。

如此一來,本來分散的雷電悉數引到我的身上。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一片茫茫然中,只覺得渾身撕裂般的疼痛,胸口像被大錘敲了一下,沒有一點力氣,甚至都站不起來。

朦朧中覺得自己被一股力量拖著飛到空中,然後撞著了什麼,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我模糊地感到慶倖,畢竟沒把我扔到化妖池裡去,還算好。

可是我已經什麼都感覺不到了,模糊的慶倖過後,我的又一個願望得到了滿足——我徹底暈了過去。

……

好吵啊……

四周一片嘈雜。

我不耐煩地想堵住耳朵,手卻根本抬不起來。

隱隱約約覺得不妙,有一種名叫不安的情緒,正在我的心裡躁動。

發生了什麼事?

只記得我找到了靈兒,然後和鎮獄明王戰鬥,再然後……

胸悶,喘不過氣。頭痛欲裂。

手腕上的劇痛讓我簡直想把手砍下來。

微微睜開眼睛,眼前是一片淡藍。

我愣了愣,怎麼是淡藍,如果是手腕上鐲子的關係的話,應該是那種深邃憂傷的黯藍才對。

難不成不是鐲子的緣故,那我的手腕怎麼疼成這樣?

我閉了一下眼,然後用力睜大,眼前的景象差點兒讓我再度昏過去。

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嘈雜了,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手腕痛成這副德行了——我竟然被籠罩在一個電光嗤嗤有聲的淡藍色罩子裡。

傻子也看得出那罩子的五靈屬性,沒錯,鎮獄明王用他的靈力為我製造了一個“獨處”的狹小“空間”。大概是因為我終究是人類的關係,他不好趕盡殺絕,就把我軟禁起來了。

怪不得胸悶,頭疼,外加呼吸困難,原來我的靈力完完全全被克制住了。

我欲哭無淚。

這回可好,沒救出靈兒,反而把自己搭進去了。

以鎮獄明王的功力,去觸碰這個處處帶電的氣罩只能讓我自己更加虛弱。我思忖著,罩子裡的空間極其狹小,我甚至都不能站起來。

我頹喪地抱住膝蓋,看來只能等別人來救了。

“泠心,你能聽見我嗎?”遠處,隱約傳來靈兒的聲音,“你還好吧?”

“我沒事!”我放開喉嚨喊,“只可惜……”

“沒事就好。要是你為了救我而……”

“靈兒你說什麼呐,我們是好……朋友對不對?”

“……是啊,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靈兒你一定要堅持住,李逍遙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這次,沒有回音了,想必是聽到逍遙的名字,又勾起她的傷心事了……誒……

我狠狠地咬住嘴唇,李逍遙你小子在搞什麼鬼,這麼久了,還沒動靜。要知道,粗略算算,我起碼已經在鎖妖塔里呆了一個多月了,要不是隨身帶著一些比如天仙玉露天香續命露之類的能保證體力的靈丹妙藥,餓也餓死了。

鎮獄明王沒有再出現,大概認為我尚且自身難保,就不會再打從他眼皮底下把妖怪救下來的“蠢”主意了,於是就放心了吧……

又過了好幾天……

也很少再和靈兒說話了,因為,除了安慰和追憶往事,我真的想不出別的話來。而這兩個話題,勢必要提到逍遙,甚至免不了提到月如。

不知道吟雲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在找我,還有沒有為她父母的事難過呢?

每天都很累,而且累得莫名其妙。靈兒說是因為雷電的影響。於是總也睡不著,總是聽到靈兒輕微的歎息。

想得最多的,還是以前在盛漁村的生活,清澈明亮,灑滿陽光。最重要的是,那時候,我根本不懂什麼叫憂傷,什麼叫難過。

還有清然,蝶兒和我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呢?只是一種巧合,還是……錯誤?

這些紛亂的思緒一起湧上來的時候,整個人就會變得異常煩躁。以至於我忍不住祈禱,這一切該是一場夢,有多好。當然,這才是我在白日做夢呢。

“泠心,你聽,有腳步聲呢!”靈兒的聲音裡有欣喜,還有……

“哦?”我心不在焉,畢竟這種幻覺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只是……連靈兒也出現了幻覺麼?

腳步聲漸漸消失了,果然……

靈兒的聲音聽起來很失望:“不是呀……”

“靈兒你不要緊吧?”我開始擔心,難道靈兒……堅持不了了?要不怎麼會出現幻覺呢。

“沒事……可能是太累的緣故,不要緊的。”她還勉強笑了幾聲。

我重新陷入沉思。我覺得我快變成一塊石頭了。

可是腳步聲又響起了,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難道……

“泠心!”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很久沒聽到她清澈如水波蕩漾的聲音了。我以為我自己被夢魘住了。

可是那些電光越來越微弱了,最後,那個淡藍色的罩子整個兒消失了。

她真真切切地站在我面前,俯下身擔憂地看著我。依舊是淺綠色的衣袂。

也只有她能破解鎮獄明王的真氣,我知道,她是風之精靈。

“……”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了。

吟雲身後還站著兩個人,逍遙和月如。

我扶著身後的劍柱,試圖站起來,腳一軟,卻又跌坐在地。

逍遙皺了皺眉,擔心地問:“泠心,你怎麼了?”

“我沒事,只是太久沒站起來了。”我笑笑,“一切正常。”

“那就好……對了,靈兒呢,你找到靈兒了嗎?”他急切地問道。

我突然想起逍遙根本不曾見過靈兒的真身,糟了,會不會接受不了?

“……她就在……前面……”我吞吞吐吐地答道。

“你找到她了?”

我點了點頭。

逍遙就直接往前沖。

“等等!”我伸手去拽他的衣擺,卻因為幾近虛脫,逍遙衣服粗糙的布料竟從手中滑掉了。

我看著月如追著逍遙的背影,再看看一言不發坐在我身邊的吟雲,覺得又該有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