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二十五章 苗疆風雲
作者:靈馨

神木林。

高聳入雲的綠意散開一環一環的漣漪。空氣幽靜,透著超脫凡世的寧逸。

亙古不變的寧逸,絕世罕見。

神木林一角的小木屋內。

我焦急地來回踱步。

“拜託,泠心,你就不能安生會兒嗎?”坐在一旁的吟雲也被我擾亂了心神。

我把手一攤:“我現在滿腦子糨糊,都快擔心死了,你叫我怎麼安靜得下來嘛!”

沒錯,自看見逍遙、靈兒、月如蒼白的臉色,身上交織的血跡,我怎麼也無法平靜。

聖姑婆婆說,她只能盡力,能不能活還得靠上天眷顧、女媧顯聖呢。

天呐……

我一屁股坐在一張籐椅上,奇怪自己怎麼沒哭。我琢磨著,按照慣例,這時候該有人哭得死去活來才對,好渲染一下悲壯的氣氛,結果我們仨——我、吟雲還有清然——全都冷靜得要了命。

唉,一起祈禱奇跡發生吧。

靈兒說過,該面對的總是要去面對。

誒,靈兒是什麼時候說的這話?我努力地在頭腦裡搜索有關這句話的片段……隱隱約約的,有什麼東西浮現了出來,是……紅色……紅色的地毯……

除了水月宮,我們好象沒去過這麼華麗的地方嘛,而那地方的氣氛陰森森的,怎麼看也不能是水月宮呀。

我抱住雙膝,頭有點疼了。

自從下了蜀山來到這兒,我就不斷地想起一些片段,一些根本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和事,很多時候我都被弄糊塗了。

悲歎一聲,我不想去管那些東西了,再想下去手腕又得疼得斷掉了——每次都一樣,先頭痛,再手痛,最後全身都不自在,好象我根本不存在一樣——簡直是莫名其妙嘛。

忽然,虛掩的小木屋的門被大力地推開了,闖進來一個氣喘吁吁的少年。

“師父!……”他大聲叫道。

坐著的三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不乏警惕地瞪著他。

他有點困惑,眼光在我們三個身上轉了一圈,看到我和吟雲,驀地眼睛一亮。

“你們是不是……?”他略帶興奮地問道。

“不知道!”我正煩著呢。

吟雲看出那少年的意思,微微一笑:“我是吟雲,她是泠心。”

“太好了!太好了!這麼說你們肯幫忙了?”他愈加興高采烈了。

“還沒定呢!”我硬邦邦地扔出一句,心思又回到緊閉的裡屋裡的傷患們上。

“對了,師父,哦,我是說聖姑婆婆,她不在嗎?”少年問道。

吟雲搖搖頭,表情變得凝重,指指緊閉的裡屋房門。

少年皺皺鼻子:“是天香續命露和冰蓮的香氣,難道……有人受重傷了?”

我輕歎一口氣,吐出兩個字:“公主。”

“怎麼會這樣?”少年也開始急了,在狹小的空間裡繞起圈子來。

我盯著他,突然覺得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見過似的。

說起來,他的年紀不過二十左右,生就一股與生俱來的英氣,眉目俊朗。把記憶搜了個遍,結論是:我應該不認識他的呀。

可是為什麼……

我看向吟雲,她的眉尖微皺,眼神疑慮。我們交換了一個眼色,原來她也有同樣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好不容易,裡屋的房門開了。聖姑拄著拐杖顫巍巍地走出來。

“婆婆,他們怎麼樣?”眾人一擁而上,把聖姑攙到最近的一張椅子上坐下。

“小倆口的命是揀回來了,可林姑娘這兒我就……”

我感到吟雲無聲地跌坐在地。

“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清然問道。

聖姑沒有回答,只是沉重地搖了搖頭。

一片死寂。

吟雲毫無生氣地坐在地上,也不站起來。

“吟……”我張張嘴,到底沒說出什麼話來。現在,她連最後一個親人也沒有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對了,還沒向你們介紹呢。這是我的徒弟,唐鈺。”聖姑指著剛沖進來不久的少年道,打破了沉寂。

出於禮節,我伸出手與他握了一下。

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我似乎想起了什麼。

我猛然抬頭看向他,眉宇間英氣逼人。是他!

怎麼會這樣?!

***************************************************

“這位是我姐姐,林月如;這位是李泠心,我的好朋友。”我出於禮節,伸出手去跟她握了一下。

……

“對了,姐,你怎麼也在這兒?”吟雲疑惑地問道。

“哦,我是陪李大哥一起來找靈兒妹子的。”

……

“她病了……我是回家取藥材的。”

……

“泠心,你回來!”吟雲厲聲喊道。

……

“你不是我姐姐,說吧,你到底是誰?”

……

韓醫仙睜開一直微閉的眼睛:“李姑娘,請恕老夫直言,你中毒了。”

……

“應該是苗疆的一種蠱。”

……

***************************************************

腦海中閃過一些零碎的片斷,把這些片斷串起來,就是眼前這個人了。

白河寒秋。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疑惑地看著他,他卻別有深意地笑著。

我慢慢鬆開手,這件事,暫時還是別讓吟雲知道了吧。

聖姑似乎有點覺察出了氣氛的不一樣,她眯起眼,眼光在我和唐鈺之間來回穿梭。末了,聲音平穩有力地道:“一切都會結束的。無論什麼事情,必然有前因後果。”

我淺淺一笑,道:“聖姑婆婆說的是。”

說完我蹲下身扶起吟雲,推了個想出去散心的藉口,兩個人慢慢往神木林中走去。

我和她,都需要靜一靜,理一理紛亂的思緒。

靈山之巔。

野風拂面,林濤陣陣起伏。

又不知何處,傳來悠然飄渺的笛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