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三十章 光影疊年
作者:靈馨

四處搜尋了一下,很遺憾地發現周圍根本沒有任何可編繩索以爬下懸崖的東西,僅僅長著幾叢嬌弱的小黃花。

“怎麼辦……”吟雲看上去有些累了,蹲在地上問我,“還有,就算我們下去了又能怎麼樣,若是蝶兒死了,那就不用說,便是她沒死,你真的要保護她不死嗎?那你怎麼辦?”

“那我回去好了。”我揀了一處草叢坐下,有些茫然地望向崖底。

“沒那麼簡單好不好。”吟雲蹙起眉尖,一字一頓地道,“你忘了我們來這個世界是幹什麼來的?”

我啞然。

“可是,怎麼樣都得去看了再說啊。”清風過耳,輕雲舒卷明媚。

“那麼就去吧。”吟雲倏地站起身。

我困惑地看著她:“難道你找到了什麼可以通往崖底的小道?”

“當然沒有。”吟雲狡黠地一笑。

“那……”我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妙。

“自然是跳下去咯!”

“?!”我眼前一黑,沒事,只是突然站起來有些發暈,“……你在開玩笑吧?”

“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

當然像,我在心裡喊,只是沒敢說出來,搞不好她真把我推下去。

“那個……”我小心翼翼地提醒她,“我輕功可沒你好……”

“我帶你啊!”她把手一揮,意氣風發道,“相對高度不超過一百米,死不了的!”

我暗地裡叫苦不迭,可又沒法反駁——下去找蝶兒這個提議是我提出的啊。

“行!”我咬牙同意了。

風聲呼嘯,眼看著原先崖底的草木迅速在眼前放大清晰,我不禁一陣目眩頭暈……

冷風從口裡灌進去,嗆得我流出了眼淚,而喉嚨就如同將被撕裂般疼痛。

……

不過是幾秒中的事兒,我卻覺得已經死過一回了。

吟雲輕盈地落地,我癱在地上用麻木的手護住喉嚨,用力咳嗽著。心想就是死也不至於那麼難受。

“看!”吟雲用手指向不遠處的草叢,那裡隱約可見輕紗衣角。

我猛地站起來,卻不防備一陣窒息,接著又是一頓歇斯底里的咳嗽,仿佛肺都能被咳出來。

“咳咳……哪里?”喘著氣,我好不容易說出了話,緊接著又成了啞巴。

蝶兒……她死了嗎?

我們輕輕地走過去,猶如她只是睡著了。

她的臉上有一些擦傷,可是都並不要緊。雙眸緊閉。而我不敢去搭她的脈,生怕是最壞的可能。就算她與我毫無關係,她也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實在不應該就這麼離開。

吟雲順手拈了一片草葉,放在她的鼻下。草葉紋絲不動。

我無聲地坐在地上。

吟雲搖搖頭,待我看清她臉上的表情,又不明白了。

“怎麼?”我皺起眉,“有什麼不對嗎?”

她點點頭:“若是她死了,你就不可能再用她的身體了。這樣看來她應該只是摔暈了而已,可是為什麼……會沒有呼吸呢?”

我細細一想,也對,我能用蝶兒的身體是因為她還活著,否則我也只是能走路會思想而沒有體溫的屍體了。

吟雲的眼光突然發直了。她拽拽我的衣袖,眼睛卻死死盯著一個地方。

“什麼……”我沒問下去,我同樣看到了那個半透明的人形——白襯衫、格子百褶裙,赫然就是另一個世界的我。

只是,她同躺在地上的蝶兒一樣,眼眸緊閉,沒有任何表情。

應該是個靈魂之類的吧,我想,但蝶兒已經死了,我又會怎麼樣呢?

漸漸地,蝶兒的身體泛出黯藍色的光芒,手腕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淺藍色的鐲子。

我驚得目瞪口呆。

難道說,蝶兒才是真正的水之精靈,負有拯救苗疆的重任,而我,的的確確是強佔了她身體的強盜嗎?

吟雲碰碰我,示意我繼續看下去,我有些疑惑地望著她,難道不應該阻止“我”進入蝶兒的身體嗎?我用眼神問她。

她瞪我一眼,悄聲道:“你真是……無藥可救了!你難道沒發現你另一個自己在幹什麼嗎?”

那個“我”嗎?

剛剛只顧看著蝶兒,還真是忽略了那個靈魂在做什麼呢。

……!!!

我承認我被我自己嚇到了,這真是曠古未有的奇事。

不不,應該是看到過的。在那部“冒牌”仙劇裡有類似的鏡頭——“我”[飄]過的地方,枯黃的草木猶如得了甘霖,煥發出從未有過的勃勃生機。

而蝶兒身上的黯藍色光芒亦是源自“我”身上彌漫出來的柔光。

可是鐲子又怎麼說呢?我這麼問吟雲。

她擺擺手,示意我不要驚到自己的靈魂。

我忽然覺得好笑,我竟然看著我自己進入另一個女孩的身體。

剛想上前,又被吟雲拉住了。

“幹嗎呀你!”我有些生氣了,“不管怎麼樣,也不應該看著蝶兒成為我自己的靈魂的犧牲品啊!”

吟雲一急,沖我嚷嚷起來:“你真能氣死人了。你不曉得蝶兒正是因為你的緣故才活著的嗎?你如果現在阻止,那簡直就是在謀殺蝶兒的生命,謀殺懂不懂?!”

我再一次怔住了,在我仔細琢磨吟雲的話的時刻,靈魂已經順利地進入了蝶兒的身體。

蝶兒周身的藍光逐漸淡下去,最後熄滅了。而我注意到,她手上的鐲子卻變成了最深邃最濃重的黯藍,氤氳的霧氣在鐲子內部翻滾纏繞,靈性十足。

當鐲子的顏色重新褪變成沉靜卻不乏靈性的水藍時,蝶兒,不,應該是我自己,醒了。

我慢慢走近她,注意到她的表情,如雪落後的莽原,乾乾淨淨。

眼睛閃動時不知哪里讓人想到平靜明澈的深藍色湖水,就像……就像最輕盈的藍色混雜進了那雙深褐色的眸子。

我問她:“你叫什麼名字?”

“泠心。”她淡淡地道,透著穿越時光的漠然和寂寥。

後來,是吟雲把我拉走的,在我們聽見小時候的逍遙的腳步聲的時候。

我知道後來發生的一切,沒必要再耽擱下去了。吟雲這麼對我說,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但是吟雲和我沒有去蘇州。

我問起時,她只是一笑,說反正都是那麼回事兒,蘇州那邊一定也大同小異,看第二遍沒什麼意義了。

我知道她是不願看到她,或者說是林吟雲的家人。

“我們接下來去哪里?”我問她。

吟雲道:“如果這裡回魂仙夢的功效和遊戲裡一樣的話,應該是滿足了心底最深的願望就可以回去了。那麼願望是……”

我脫口而出:“當然是救靈兒了!”

“救靈兒應該是回到十年後的事情。我想……”

“嗯……”我想了一下,道,“我們是不是先去苗疆看看,說不定會改變什麼,好讓十年後的事情進展得更順利?”

“好主意!”吟雲的眼睛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