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仙緣:第三十三章 六天七夜(序)
作者:靈馨

待到夜闌人靜,日間的忙亂終告一段落。

清涼的月光透過半掩的窗扉斜斜地射入,不覺間夜已三更。

我在藤床上翻了個身,青綠泛黃的藤散發出若有若無的草木清香,藏著日間陽光的溫暖。

我仿佛聽到誰在歎息。

支起身,借著朦朧的月光看向對面。我對著那環閃爍著晶瑩的淺綠問道:“吟雲,你醒著嗎?”

她在那頭悶悶地應了一聲。

“你在想什麼?”我明知她不願回答,依然追問不舍。

我看見她擁著被褥坐了起來:“我只是在想,我們該怎麼做,又該做些什麼。”

我明白她的意思,憶如已經出生,相對的,靈兒面對一切、終結一切的時刻也近了,而實際上,我們還是一無所為。

“還有你的那個夢……”我可以感覺到吟雲此時的神情,她蹙著眉尖喃喃自語,“它到底代表什麼意思呢……”

“不過我想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我把頭靠在牆板上,“水魔獸一定是由我結束的。”

“為什麼?”

“逍遙不是說,我在水底的時候一直追著它打嗎?‘遇水生者,必亡于水’,這條箴言倒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很像呢。”

“但是這樣的話……遇水生者並不單指水魔獸啊,你……不也是嗎?”

我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哪有啊,我不過是水屬性而已,我可不是只有在水裡才活著呢!”

“可……”

“別擔心了。”我立即打斷她,“再說了,”我低下頭,“我們終究是要回去的啊。”就算在這個世界死去了,又如何?

“嗯……”

接下來的幾天,氣氛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甚至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聖姑,也不再溫和地微笑。阿奴和唐鈺來得越來越頻繁,而他們每次商量戰事卻獨獨把我和吟雲排除在外,對此,我始終納悶不已。

“既然當初那麼期望我們可以結束這場戰亂而不必任何人犧牲,那又為什麼總是把所有的事情瞞著我們呢?”我和吟雲站在鼠兒果樹下,正眯著眼睛尋找可以用來合成丹藥的橙色的果子(照遊戲中看,正常的鼠兒果應該是碧綠色的)。

“也許……會不會是我們自作多情呢?”

“那樣的話唐鈺又怎麼會費盡心機易容成月如的樣子給我下蠱呢?甚至在沒有調查清楚情況的條件下。”

“……”沒有回答。

“所以說了……”我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是繼續說下去。

“……”仍然沒有回答。

我終於察覺到不對,以吟雲的性子,不管是不是同意我的意見,都不會如此沉默。

“吟雲,你……”我驚恐地發現她的臉色突然間變了。

“你怎麼了,吟雲?”

“吟雲!吟雲!”我失聲驚呼,因為我清晰地看見吟雲的臉色正一點點褪去陽光的溫暖,變成近乎無限透明的……白。

更讓我感到恐懼的是,她的鐲子,曾經閃爍著微光的碧色,不知何時,已失去了翡翠般的光彩。

而相反的,自從在女媧神殿恢復千年後那個世界的記憶後,我的左手便痛得更加頻繁,那個鐲子的水藍色調一天天加深,時時彌漫著黯藍色的水汽,而且,經久不散。

我的尖叫把正在屋裡開會的眾人引到了門外。

“這是……”唐鈺一眼看到已無力地靠在樹旁的吟雲,儘管被吟雲的忽然虛弱弄亂了手腳,但我不禁注意到,他的聲音雖然是驚訝的,但也透出了一絲意料之中。阿奴用手捫住了微張的口。

聖姑的臉色一如往常,只是簡單地吩咐我們把吟雲扶到屋內,就像吟雲只是中暑了一樣,不,就好像吟雲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

我最後一個走進木屋,在一張籐椅上坐定後,就開始等待,等待聖姑的解釋。

似乎只是一眨眼,聖姑就從房間裡出來了。

我微微向前欠著身:“怎麼樣?”

“她沒事。”聖姑不緊不慢地回答,“只是……時候到了。”

我被聖姑的慢脾氣給急得夠嗆,只得繼續問:“什麼叫時候……天哪,不會是……”我問到一半就反應過來:不會是說,我們是時候回去現實了吧?

聖姑看出我的意思,道:“不是你,是吟雲姑娘。”

“為什麼?”為什麼只是吟雲,而不是我們。

“道理很簡單,逍遙跟我說過,你們回到十年前發生的事。”

“……是啊,可是這有什麼關……”我本想說有什麼關係,眼前卻突然跳出那天的夢境:只有我一個人,衣衫飛揚地臨風而立……

“你明白了嗎?”

“不……”我無力地搖頭,心裡隱約猜到了一些什麼,只是仍舊祈望聖姑告訴我是我想錯了。

“你明白了。”聖姑斷然道,“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解決苗疆的危機,也只有這樣,”她加重了語氣,“你們兩個才能平安地回去。”

“可是……”

“沒有可是了。”聖姑的表情是從沒有過的嚴肅,“不然,你們兩個都有永遠滯留在時光交錯的縫隙裡的可能。回去的路正在消失。”

“婆婆……”越聽越迷惑的阿奴忍不住開口問道:“如果在‘時光交錯的縫隙’裡會怎麼樣呢?”

“生不如死。”聖姑簡潔地回答,我打了個哆嗦。一身冷汗。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

“您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身份的呢?”我問道,眼角的餘光瞥見迷惑的神情從阿奴的臉上奇速蔓延到逍遙的臉上,忍不住想笑。

聖姑的眼光柔和了許多:“你們漢人不是經常說,我們苗疆人會妖術嗎?”

“呃……這個……怎麼會呢……”我尷尬地僵笑,事實上,確實有很多人這麼說沒錯啦……

“他們說得沒錯。”

“咦?”

“‘回魂仙夢’。”聖姑道,“可以使人在夢境中看到過去,而白苗族擁有強大法力的聖女,亦能運用這種仙術,看到與自身所有有關聯的人的過去。”

“……”我越聽越糊塗,看看另外兩人,都是一臉茫然。

“青兒擁有常人不具備的法力,所以她在肉體毀滅之後也能送你們經歷過去發生的事,何況在生前,”聖姑似乎在說與主題無關的話,“但這種仙術會在不意間窺見別人深埋心底的記憶,所以歷代聖女從不輕易使用。”

“……哦。”

“青兒看見了你和吟雲姑娘十年前(在千年後)的記憶。儘管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她還是托夢告訴了我——她不願放棄這個毫無傷亡拯救苗疆的機會。更重要的是,你們的記憶如果不被刺激復蘇,你們會永遠沉睡在夢裡。所以……”

“我明白了。”我訥訥地應聲。腦中一片惘然,只是一遍遍地響著空靈的山谷回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