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還是誤解?
作者:白河寒秋曲

大家是不是誤解了這一段劇情?!?!

《仙劍奇俠傳》

阿奴:一定有人在背後操縱,讓我們去找出真凶!

趙靈兒:......

李逍遙:靈兒,有什麼困難嗎?

趙靈兒:沒什麼。該面對的,總是該去面對。

------------

很多人把趙靈兒要面對的理解成為“宿命”----女媧必死以封印魔獸的命運。但是從各個角度來看,這都是一種完全的錯解(懷疑是先3後1的玩家所產生的誤解)。首先仙劍1裡並沒有提到任何的女媧宿命說,即使有靈兒必須面對的命運,也是她作為蛇妖(人類的理解)所面對的世俗的攻擊----蛇男狐女的冤死、柳媚娘的墮落、彩依的犧牲、乃至巫后遇害都是在為“反抗世俗”這個主題做鋪墊。最終以靈兒的“道歸道、魔歸魔、而我是我,神佛也不能決定我的命運!”來體現了仙劍蘊涵的這一主題。所謂宿命,早已同冥頑的鎮獄明王和正統的鎖妖塔一起土崩瓦解、化作塵埃。塔中逃出生天的萬千生靈,皆是見證!

其次于情於理,靈兒的猶豫都不可能理解成為面對宿命的踟躇。巫后和靈兒為了天下蒼生慷慨赴死,是一種無上的榮耀和責任,是一種神魔無法企及的光輝,怎麼可能膚淺地理解成為“宿命”?這不是太自悲了嗎?仙劍是一個完美的悲劇,但不是一個封建的認命的悲哀!切莫把仙劍和宿命論聯繫起來(這種封建糟粕剛剛被央視列為14種杜絕的現象之一!),而是應該明確仙劍的這一主題:反抗“宿命”!靈兒在猶豫什麼?靈兒在逃避什麼?幼時的她目睹了由於母親是“蛇妖女”而遭到父親巫王拋棄的悲劇,所以才逃往中原,躲避她的親生父親。在遊戲進程時,我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靈兒對得到父親接納的渴望,在聽說巫王病重時她也會不顧一切。所以在看到魔獸進攻時,才會產生一種深深的絕望:父親還是不肯放過我!所以才會說出“該面對的,總要去面對”,靈兒面對的困難就是自己族人的敵人、自己的父親。狂徒在無底深淵後就安排父女相見的劇情,當時的音樂可謂動情至深,正是我這種理論的依據。最後當然真相大白:巫王夫妻離散、追殺女兒、攻打白苗、暗害靈兒都是拜月教主的陰謀,而且拜月“真正的巫王早被我殺了”這句話也說明巫王早已幡然醒悟、悔不當初,父女、夫妻之間的矛盾早已冰釋。這樣拜月才殺掉巫王,製造傀儡。如此,巫王得到了玩家的原諒,仙劍一切的仇恨都集中到了拜月這個野心勃勃的戰爭狂人身上。好的RPG遊戲就是這樣:最終BOSS不一定是最強的,卻一定是玩家最恨的。姚壯憲把握遊戲的能力確實讓我折服。

仙劍不僅是一個神佛妖魔的遊戲,更不是一個宣揚宿命的遊戲。她用僅42兆的內容詳盡地描述了一個“情”字----其中就包括被誤解為宿命的父女情。仙劍寫情深刻且委婉、質樸且動人,其感染力在中國遊戲史乃至世界文化史上是空前(到現在為止也是絕後的)的。最後雖然靈兒犧牲,悲情到了極點,卻在遊戲的結尾看到了那個熟悉的紫衣少女,靜立雪中,那畫面美的不可描述。仙劍的美被昇華到一個無法超越的位置,讓人漫天雪花中靜靜結束《仙劍》這個永恆傳說。美,才是仙劍最大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