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對靈兒有情有義有始有終
作者:Lotus111

說到遊戲本身的東西,仙劍以情動人,除了新仙劍片頭動畫中月如只露出一個剪影,仙劍其他各個版本的開片主題動畫都是明朗地體現逍遙靈兒二人世界主題,98包裝盒封面也只有逍遙靈兒二人,難道仙劍的創作人員都是理解有偏差,竟然這樣委屈“愛情的女主角”,你見過愛情故事電影海報不反應真實主題的嗎?真的極少見到有愛情戲的作者沒把主角人物設定成愛情主角,還會以男主角如何為一個自己不愛的人顛沛流離為主要內容,有這樣說故事的嗎?閣下難道懷疑自己比創作人員更理解他們的作品人物?按照閣下所言,難道女主角一定要復活伴男主角終生,否則就說明男主角內心希望娶的不是她,而是那個復活的?呵呵,看樣子閣下對於悲劇美的理解還不夠,把美麗的東西破壞給人看,讓你追求不到自己的秋水伊人,現實與理想的反差才會產生情感的滌蕩,才會動人心弦,靈兒的魅力不僅源於她的真善美,也來自於眾多理解她的人們心裡所受到的震撼。我毫無疑慮地堅持認為靈兒不僅是劇情主角(其角色地位甚至重於逍遙),也是絕對愛情女主角,但我並未否認月如不同風情的美麗和魅力。

閣下不打算談新仙和仙2,其實可以做文章的地方更多了。(大宇啊,你害人不淺,用一些虛幻的東西來耗費上當的玩家多少實際人生和寶貴精力呀!而被洗了腦的人們好似吸鴉片一樣樂在其中。)

“本人和絕大多數靈迷,還有大多數仙迷(有網站資料投票證明)都認為在鎖妖塔中,只有靈兒才有權力在婚姻中接納月如,都認為逍遙內心最深處的人一直都是靈兒。”這句話正對應閣下那句“在我看來逍遙從不曾屬於靈兒過….如果非要用第三者這個詞那月如是名分上的第三者的話靈兒就是感情上的第三者。”靈迷刷票,難道月迷就沒刷票?你如何知道不是哪個更瘋狂,而是哪個女主角魅力更大,迷戀的人更多?(提到超女,雖然我最感興趣的不是那個冠軍,但客觀說,我相信她的支持率的真實性。)既然表達主觀看法的“在我看來”已經莫名其妙地出現在辯辭裡,本人把它發揚一下,改成“在絕大部分靈迷和大部分仙迷看來”又有什麼過分的?難道閣下只許州官放火?

你口口聲聲靈兒的權利是強盜手段的逼婚得來的名分所獲得的(這話好像也饒口),閣下忽視了幾個重要方面:

一、逍遙在後來的歷程中表現出的守禮可是人人皆知,也曾引得美麗的月如傷懷氣惱,

可是在仙靈島那天晚上,靈兒又沒有勉強他什麼,他要是不願洞房難道靈兒還會非禮他?看清楚了,是他動情地摟著靈兒,說了“句句發自肺腑”的“相信我”,他還怕靈兒多心認為他不愛她。難道有人懷疑逍遙是在說假話?

二、脫離“虎口”後對張四哥說的話你還記得嗎?他當時的表情你還記得嗎?他當時滿臉興奮地說:“老妖婆見到了,仙女也遇見了….我這趟可是福星高照”。他被其他人幾次逼婚都沒這麼高興呢。看樣子這樣的“逼婚”才是逍遙真正稀罕的。

三、請問靈兒稀罕過李逍遙的女人這種名分麼?看看靈兒後來有纏著李逍遙不放嗎?換了別的女人,就算那個男人沒有對她說過“我發誓不會讓你孤苦伶仃”,就算那個男人本和她無瓜葛,也不打算娶她,她還不一哭二鬧三上吊?(我也沒諷刺誰。)

總而言之,從揣摩製作者心態出發,前面我不是說了嗎,姥姥相逼其實只是充當一個性愛的“托兒”,要體現靈兒的苦痛和隱忍(我的心又開始滴血),要為後面的故事作鋪墊,就必須先讓她懷孕,在仙靈島不安排這麼一場戲,後面哪有機會?(記得你說過,月如復活是逍遙的願望,那麼我們這些深愛靈兒的人更可以說做靈兒的丈夫,和靈兒發生關係就是逍遙的願望)可是又不能讓逍遙和靈兒顯得過於開放,於是才安排姥姥充當一個催化劑和遮羞布,這樣,故事終於可以繼續發展了。說來說去,仙劍說的就是靈兒的故事,李逍遙不過是個引子。

說到強迫逍遙,靈兒哪里比得上月如?靈兒是被逍遙深情地摟著哄著才和他發生關係的,事後逍遙回味起來又說自己有“非凡奇遇”;月如呢?在逍遙根本不打算娶她,奪門而出追隨靈兒時,她不是過於主動地說了句“我只嫁給李大哥”?事後更主動要求逍遙稱自己“月如妹子”,至於逍遙一路上對與她的婚姻否認了幾次,建議閣下把遊戲重玩一次,或者參考一下仙劍臺詞,好數數次數。

確實,逍遙失憶後對靈兒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出於之前發生過的種種在記憶中留下的碎片,但是即使記憶殘缺,那份感覺其實沒變,甚至會隨著時間的逐步推移,隨著靈兒超乎常人的智慧、廣博的胸襟、脫俗的美麗、充滿自然雌性魅力的神秘氣息以及她對自己無言深情的不斷展現,逍遙情不自禁越來越受到她的吸引,隨著聚少離多造成相思不斷深化,隨著鎖妖塔下各種情懷各種感官的強烈衝擊,這種感覺必定會在高潮頂峰促使逍遙記憶的復蘇。(沒有戀愛過的人可能難以理解,最珍貴的愛情並非要天天守候才會產生。貴在精,貴在及時即時。)製作者從最初的設定出發,增加林月如這一角色,一是想說,一個人一生最重要的人不只是自己最愛的人,還有最愛你的人,以及在現實中最適合你的人。二、尋找靈兒的路上沒有美女相伴,這樣的故事吸引力只怕會大打折扣,所以說月如和阿奴是逍遙大俠成長的必備條件,三、由於仙劍講的是愛情故事,沒有折射哪里能顯出光的五彩繽紛?沒有三角或多角戀的故事能吸引多少少男少女叔叔阿姨?仙劍的故事並不新穎,多少有點落入90年代武俠劇俗套。哪個故事裡沒有仙子般的女主角和癡心的女配角?趙靈兒的存在,確實是月如俠盜鴛鴦夢的一個障礙,是月如得到愛情所面臨的最大考驗,但是不愛靈兒,和月如結合而“不去找那個蛇妖女”卻不是逍遙做得到的。這就是靈兒被一些日益流行的月如類型女孩和愛情角力弱者痛恨的原因。

鬼陰壇裡,醫仙當著那麼多人說那句“李少俠,你和她還會有緣”是頗有深刻含義的,當事人誰看不出逍遙當時就已經深愛著靈兒。靈兒被石長老接走,身為公主,到了該去的地方,按理說逍遙的責任到此可以結束,他回去和月如成親再去當鴛鴦俠侶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可是逍遙卻不太識相,人家公主都去見自己父王了,他還激動不已地大喊“我不會讓她離開我”,可見逍遙還真是愛靈兒愛得不現實了。

揚州以後,月如確實有機會讓逍遙對自己有更多瞭解,但是逍遙還是回避了他。他為何回避?他對靈兒只存在護送責任,月如都為他私奔了,他還對店主說兩人不是夫妻。蓋羅姣在野店提醒逍遙靈兒是公主時,逍遙說了句“公主?”。從野店之後,逍遙才真正開始冷靜考慮自己面對的現實。一個四處闖蕩的江湖浪子和一位異國公主之間會有多大可能性?唐代李斯詩雲“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廟堂之高不同於江湖之遠,政權不同于武林,逍遙適合宮廷嗎?逍遙愛著靈兒,他會繼續維護靈兒,但是他卻不一定會奢望著要與她結合。就是從這時起,逍遙會越來越覺察到與月如的同步性。也許,他會慢慢接受與月如的婚姻,所謂日子久了,慢慢地可以磨合好。這好比所謂“先結婚,後戀愛。”所以逍遙說“咱們虧欠他”反應了他對現實的妥協和適應。

但是他的內心真的滿足了嗎,月如能給與他最渴望的東西嗎?看到溫柔美麗的彩依,他兩次表達自己對晉元的羡慕,一次說“娶個這樣漂亮溫柔的老婆,做鬼也願意!”,一次說晉元“趁人之危”、“金玉良緣”。他當時幻想的老婆形象會是月如嗎?不否認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可是說男人一定會拜倒在驕縱任性、豪爽潑辣的女人石榴裙下,其實是某些人自戀兼自作多情呢。

至於閣下說到逍遙對靈兒的求助和對月如的承諾間的分量問題。為江湖大義而不顧兒女私?背道義甚至有些危害蒼生的事情,難道也是江湖大義的體現?逍遙面對月如中規中矩,何以每每碰到和靈兒有關的事情,就變得失去理智?

月派的言論根據中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來自於對逍遙口中“情”字的解釋。不少月迷始終帶著有色眼睛不願正視逍遙對靈兒的深愛,自然在這個“情”字上鑽了不少牛角尖呢。“男子漢大丈夫立於天地,有情,也要有義…. 靈兒與我相識在先….” “只要你以後不再去找那姓趙的蛇妖女,我立刻將月如許配你....恕晚輩難以從命!于情於理,我都不能置靈兒于不顧”。

一、逍遙說的“有情有義”的“情”字難道一定是對月如?閣下說“逍遙在恢復記憶前始終把靈兒當作自己鋤強扶弱的幫扶物件而不是自己的‘女人’”。可是閱人無數的武林盟主林天南卻不相信,他明白指出逍遙和靈兒的關係“曖昧”。逍遙若真是怕林天南誤會自己沒把心思放在她女兒身上,為了寬慰老丈人和月如,他就會明明白白指出自己“有了月如”,但是和靈兒已經無關,可是他不僅不否認自己和靈兒的“曖昧”關係,反而說“男子漢大丈夫立於天地,有情,也要有義”。他當然不會赤裸裸地說自己對靈兒有“情”,可是他用“靈兒與我相識在先”明示林天南自己在比武招親前就和靈兒雖然未確定關係,卻心又靈犀。在古代,男女之間“相識”二字可不是胡亂用的,不相信去查查典故。一個“先”字又擺明瞭先後關係,這裡的關係不是指婚姻責任關係,而是純粹的男女關係。

二、說“忠孝仁義情”和“于情於理”中這兩個“情”其實是相通的。“情”字既可以只兒女私情,也可以指親情,友情。至於江湖道義,與其說是人情世故的“情”字,倒不如說是“義薄雲天”的“義”字。等你把劇情弄清楚再說到底逍遙有沒有拒婚?(閣下有意閉目塞聽,聽講不認真,一些問題都沒有正面回答哦。)

逍遙已經開始接受現實的安排,激動之余在尚書府大廳裡逍遙為了靈兒把寧可不娶月如也要去找靈兒的話早已說得斬釘截鐵,不留情面了,依逍遙與人為善的處世之道,他願意再傷害林父嗎?反倒是比武前,林天南仍舊對自己家的門檻那麼自信(有其父必有其女,在揚州不就因為“身份”而避免了拷打?數次依靠自己和劉家的“勢”嘲笑逍遙是土包子。當然不排除她也是為了提醒逍遙,自己為了他連榮華富貴都可以舍去。逍遙對她的感激心態增加了她對他追求的成功率)。他認為“女兒雖不是傾國美女,亦是花容月貌的閨秀,多少名門公子想娶都娶不到,諒你也沒理由嫌棄她”,在他眼中,靈兒不過一個蛇妖,可是和劍聖一樣,他沒有能夠想像到逍遙對愛的堅持,他沒有預料到以後逍遙仍然會把一個“蛇妖”稱為“我的靈兒”“我的人間仙女”,把她當作自己“永遠愛”的妻子?哎,逍遙,你太直截了當了,太不給人面子了,會讓一些人恨你在心口難開,還要強做歡笑說你不過一時花言巧語哄得丈母娘開心。(為了靈兒的娘親,逍遙一樣不顧自己的生死。怎麼月如的娘親你就不願去看看?)呵呵。

逍遙明明白白對靈兒說的“情”字(兩次)和“愛”字(直接間接已有多次)某些人視若不見,何以一個又不一定是對月如說的“情”字就是影射對月如的感情?好笑啊,原來有些人的邏輯是:赤裸裸表達的愛不叫愛。

閣下在沒有完全弄清劇情,證據完全不成立的情況下脫口發表“靈兒第三者論”,說到“奪天地造化”,閣下也不遑多讓啊。觀點不同,大家還不一樣暢所欲言了。研究研究,沒有爭論哪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