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靈若夢,藍羽如絮

——獻給我最愛的靈兒

作者:歡喜

難相見,恨相逢,可能魂夢與君同?借得殘酒消殘困,幾許相思睡夢中。

曾經以為,遊戲只是遊戲,不會讓人難忘,使人感傷。

直到見到那抹藍色身影,這才發現,久久久久,我甚至忘記這只是個遊戲。

仙靈島深深,藏白苗清蓮,緣定初臨。別有悸動心繫,忘憂懷陰。還料想、誰相侵。轉眼前、凋零難尋。更冷夢寒島,離島淒楚,花落到如今。

靈兒,即使只是輕喃這名字,心裏便有說不出的激動與憂傷,煙漫全身。儘管事隔多年,激動仍然無法平復,深愛更是有增無減。

靈兒,這清靈若夢的奇女子。初一見面便百般護著逍遙,羞怯的眼神,動人的靜謐,這般的初遇,自是不思量亦難忘。我常在想,即使仙靈島如此清冷寂寥,即使她遭逢與母親背離的孤單舛運,即便命運輪轉待她如此不公,那清靈若夢,藍羽如絮的女孩,仍然保守她剔透晶瑩的良善,我永遠忘不了,初見那一抹含羞帶怯的娟秀笑容,是怎般迷惑我的心神。

靈兒,這良善溫柔的女孩,爲了一個心急親人的初識男子可以以身相護,只為他眼中殷殷的乞求,妳便在他眼中讀到自己的心,同病相憐的悲憫,甚至在那一刻裡,妳為他的孝心感動,忘了他不小心的非禮勿視,妳總是這般為他人想,仙靈島上如此,即便在林家堡亦如此,你不願意自己羈絆住他成為武林有頭有臉的姑爺,當時妳已經知道自己懷有孩子,卻還是為他著想,不肯告訴他,於是你離去,在他義正言辭的激憤中哭著離去,那一剎那我心都碎了,跟著你破碎,無法相攏。

先是親人的離去打擊了你,接著他的忘卻二度打擊了你,意外的招親再度狠狠打擊妳,他人妖不兩立的憤慨再次深深地打擊妳,我不知道一個人可以面對怎樣地打擊,尤其在短時間內,妳承受了多深多沈的打擊,我永遠無法想像,也不敢想像,只怕抑不住熒熒淚,數不盡點點痛。

靈兒的美,就美在良善溫柔,靈秀楚楚,卻不失堅韌勇敢。正如算命天機所言,在朝必為帝後,在野亦為人傑的高貴氣度,即便流落民間,遭逢巨變,卻永遠不失妳秉性的美善,永遠不失妳身爲女媧後裔,白苗公主應有的氣度與風範。

於是這嬌柔深情的似水佳人,這為無知世人義無反顧奉獻犧牲的善良聖潔,仙靈島調皮可愛的勾勾,成親夜悽楚的淚水,以及兩情纏卷時的羞紅嬌怯,前往蘇州的一路柔情,蘇州城內的一顰一笑,還魂咒起的情深意切,血池內的悠悠歎息,石長老掌下的深情留人,一切的一切,逍遙終究還是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你,儘管忘憂藥無時無刻不在發揮它該有的功效,儘管他身邊有另一個癡情的血性女子,逍遙終究難以抗拒對妳的默然心動,他忘不了妳。不只初見面便有的一見傾心,而後你帶給他的情深柔情,妳的體貼美好,緣定前生的熟悉心悸,妳終究還是那從小便做著行走江湖美夢的偉岸男子心裡說不出口的摯愛情歸。他是不知不覺,但仍以行動說明瞭自己的心,連他自己也未解,為何總為你激動駭然,為你魂不守舍,總是不願妳離開他,等到明瞭,卻恨蒼天捉弄,在他真心真意毫不猶豫在你母親面前表明堅定真情,準備全心守護妳與孩子時,你卻毅然投入天際,帶著他的愛意,帶著不捨眷戀,為了妳的丈夫孩子,為了成千上萬的黎民百姓,絕然在他撕裂般的「靈兒,不要!」聲中捨身!靈兒啊,逍遙如何經得住這刻骨銘心,經歷諸多患難始守得撥雲見霧開卻短暫如曇花一現的幸福!

憐你孤零托他人,爲妾珍重守愛女。有情偏向天命遠,無份今生與畫眉。

我雖難過,卻仍不免為見證這場動人心弦的愛情而感動不已。即使短暫,即使艱難,我仍然可以感受到靈兒和逍遙在他們充滿苦難的愛情中是怎樣的不放棄衷情,縱使明月輝如玉,白蓮於君心深種。是怎樣一份千里崎嶇不辭苦,仗劍江湖為紅顏的堅持呵護,愛憐情眷,一路上,有最溫柔的笑語,也有最傷痛的淚;有最寬容的深愛,也有最美好的真情。有句句肺腑的不離不棄,也有盡在不言中的情深義重;有深知身在情長在的白首之約,更有靈散紅塵的一生相思,總惹珠淚牽夢縈。真愛難覓,即使聚首短暫須臾,也是此生不悔的烙印,就算紅塵都散盡仍然是相思一字痛難當,一生入土仍銘記的刻骨。

靈兒,我想妳一定也曾有過這樣的美夢,深情深共畫眉,洗手羹湯為君忙,在逍遙繼承的客棧也好,在湖光山色裡徜徉也好,總是能攜手並肩看每一天的日出日落,在清晨的吻中醒來,在斜陽的餘暉中更加珍惜難得的幸福,身邊圍繞一群可愛的孩子,男孩頑皮像父親,整天耍刀弄劍,跟著逍頭頭拉著嗓子喊著離V的大俠口號,甜美溫柔的小女孩則是妳的翻版,乖巧懂事地成了妳的好幫手,待”不務正業”的逍遙抱起她們玩拋高高時,發出銀鈴般悅耳的笑聲,他對妳眨眨眼,對自己的受歡迎自得意滿,惹得妳忍不住抿嘴輕笑,在無數的笑語歡樂中共度一生……

妳知道自己可能永遠也不能實現這夢想,但是看到心愛的人不辭艱苦三番二次犯險只為留妳在身邊,我為妳欣慰,也為妳惋惜,為何天不從人願,讓你們相愛,卻又不肯讓你們相守一生,只道今生情盡空悲切,來世再續未了緣,怎知道不盡,訴不盡的又是今生怎樣的悲痛殘缺,至死方休的慘忍啊。

當妳飛向野心勃勃的邪魔敗月,我不明白,在妳心中,究竟是絕望多一點還是欣慰多一點?究竟是傷痛多一些還是感動多一些?無法與所愛相守一生是妳的痛,但為此保全了比妳生命還重要的丈夫卻是妳心之所盼,只因妳是逍遙的妻,妳便深情無悔地為他付出一切,在妳女媧天命下所剩無幾的生命裡全是逍遙,那怕妳懷抱多大的傷痛卻仍無怨無悔無時無刻地愛著他,鎖妖塔裡,妳念念不忘他的身影,但又無悔自己的幾番成全,妳只希望他過得好,甚至他再度忘了妳,妳都無悔,幸而他對妳亦是情深無亟,還是在晦暗無生的鎖妖塔底緊緊抱住妳,神情款款告訴你,妳比他性命還重要,那怕妳永遠無法化為人形,他李逍遙依然愛妳,那一刻我悄然為妳拭淚,那是一份怎樣寬容體貼讓人動容的愛情啊!當他在龍柱塌下,一片驚天動地的毀滅裡,他毫不猶豫護著妳,拉著妳,不離不棄,生死與共的情真意切,當他甦醒後第一個衝至妳身旁希望妳無恙,當他照樣萬死不辭前往取聖藥,當他與妳一同扛起天命,夫妻同心為妳出生入死時,妳便知道自己沒有白白付出,他以同等的深情回報,以同等的真愛綿密交織妳在心裡最珍貴的地方!

見時難、離別容易;悔昨日、未曾珍惜!眼前物是人非,只見漫天飛絮。

已別天涯,縱咫尺、不能相守。念至此、無限相思,永無絕期。

妳拼著真氣護住那一夜愛的結晶,只因她是你們定情纏綿無極的真切濃情;即使妳明白,這一去將永遠無法再度抱著眉眼酷似丈夫的愛女輕唱搖籃曲,陪著她慢慢一點一滴的長大,牽著她的小手從蹣跚學步到進入洞房,教她牙牙學語聽她軟語喚妳娘親。但我知道,妳仍然無悔,從妳決定護著她出妳身體的那一刻起,我更知道,妳亦無憾,只要她平安長大,妳什麼都可以為她付出。

妳永遠是我的美夢,也是逍遙一生無悔的愛妻,從前便是,現在仍是,我相信將來亦如此,不論我在何地,不論逍遙在哪裡,妳將始終是我們心深處的溫柔輕夢。似水寒煙翦翦雙瞳,吟吟淺笑與夢相依,一身典雅的天藍,真摯深切的情,至美至善的柔雅心靈。

於是,我總愛仰望著湛藍天空,心裡立刻被溫婉柔情充斥,她好似妳一身醉人的藍,溫柔地輕俯大地千萬子民,在一片鳥語花香的春色裏,尋尋覓覓的是妳靈秀的眉眼巧笑嫣然。在一陣蟬鳴螢流的夏夜裡,執意追尋的是妳靜謐氣的安定心神,在一葉凋零的秋瑟唯美裡,心痛惆悵的是妳燃燒似楓紅的壯烈犧牲,在大雪紛飛的嚴寒冬意裡,倚欄憑望的仍是妳的歸來,輕靈若夢,藍羽如絮的靈兒,說不盡,道不完的心醉天藍。

不寫塵緣不寫詩,怎求歲月解相思。誰言白髮爲情老,可歎紅顔為愛辭。誓約銘心唯日鑒,音容刻骨只天知。願將來世千年笑,換得今生片刻癡。縱使身不在,不忘言中誓!白首之約難忘卻,留待妻歸與畫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