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女花開年複年 卻問清蓮何處尋?
作者:歡喜

龍女花開年複年 卻問清蓮何處尋?

緣剪相思兩地裁 怎生夢心卻無依?

終南山上花開花落,墓中卻無日月年歲;

仙靈島上隔情絕俗,依舊阻絕不了情深緣淺徹心痛

那古墓派的清雅女子,能看破生死卻勘不破情。

那仙靈島的清靈仙子,依舊將盈盈愛心化為綿密真情,至死不休。

飛揚浮脫的男子,不經意闖入,遺世而獨立的仙子,便註定了紅塵輾轉,從那一凝望裏,

古墓深深,她的心卻離開甬道漫長回轉。

琴韻幽幽,她的身影卻無往昔惆悵悲傷。

桃語絮絮,她的心卻不似花開煙漫落成雨。

紅燭螢螢,她的清歎和淚光仍化為最深刻的纏綿。

她們盈然的雙瞳,淡雅、溫婉、清靈婉約,從此多了一道影子,身心俱付的盈盈不語,拈不了重量的情深,清冷仙秀,如花笑靨,只為他開。

清澈的女子,沒有瑕疵。

命運如刀,

絕情花飄零,忘憂藥癲狂,

怎麼只過一夜,你就敬我重我如尊者?

怎麼只一轉身,你就完全將我遺忘?

我主動離開過兒,我不能把自己的願望強加給他。我入紅塵,淡看紅塵,離開紅塵,他可以經歷自己喜歡的事、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找到自己喜歡的人相伴一生。

如果為了我背負世人訕笑輕看,我寧願長眠古墓。

我主動離開逍遙,在他未來得及看清楚之前,我不要羈絆他,他是那麼渴望習得絕技仗劍江湖,離開,不過是瞬間,綻放一抹淒絕時的撕裂與痛楚,想著他好,我已無憾。

如果為了我棄絕一生夢想,背負世人異語,我寧願與君陌路。

從相伴相依的美夢,渡到形單影隻孤身飛,相隔瞬息,瞬息之後,你在他方,我在這方。飛身而退,退無可退,淚眼那頭是今生的相愛,淚眼這頭是今生的寂寞。我只能靜靜的依靠脆弱的空氣,裹心而眠,甚至希望失了心,是不是就再也不痛了?

黯然何必是清秋?無處銷魂卻道黯然,

蝶舞何須不勝愁?化蝶感悟白蓮深種。

怎麼愚蠢若斯,片刻忘卻我渴慕你的心情,

怎麼心中盤旋明日攜手離去,你已無聲無息離我而去?

為什麼你不在身邊的時候,我會如此哀痛?為什麼我會心裏空蕩蕩的失神落魄?

古墓過往,刺我心痛,忍不住去尋你,每個女子,看來都有你的影子,她眉眼輕蹙像你,她笑語如花如你,卻沒一個是完整的你,我在影子裏找鎮痛劑。

我說要帶你找到母親,若非心屬,怎會為陌生如你奔走天涯,忍不住去尋你,又一次一次承受你離開,我不知道一個人可以承受幾次別離,我不說並不表示我不在乎,我不哭並不表示我堅強,我只知道,不讓你離開我身邊的信念支撐著我不倒下,望不到出口,思念不能自已,痛苦不能自理。

沒有了姑姑,人間是一口井,困在井中,沈痛誰懂?

有了姑姑,枯井也是深情人間。

沒有靈兒,心如雨打萍,飄零江湖,難安無歸依。

有了靈兒,荷萍相依,愛裏無懼。

一個笑就折服了一輩子,一滴淚就還我記憶中的溫柔。

既然相愛,那麼相愛的起點就應該從相識的那天算起。

我抱著你,天地唯你,你依然是我冰清玉潔的龍兒

我抱著你,蛇身無懼,你依然是我情深義重的愛妻

我只想握你的手說,天地間傷心的事,都在身後的微不足道裏,所有的美好,都在有你的天地裏。我只想告訴你,身邊縱有癡情佳人快樂言笑,我卻寧願有你的痛楚,幸福是你帶給我的,痛楚也是你給我的。

幸福不能自予,寧願為你痛楚。

眼眸悄悄把深愛斂上,愁苦成了小溪低聲的呢喃。

陽光從你溫暖的懷抱裏穿梭,臉龐是微笑,儘管薄霧掩去來路,有你牽著我走,我亦無懼,此刻我只是被愛的女子,一生無悔。

我對死亡並不恐懼,我的生本是絕情絕欲,生的樂趣唯你,過兒,我願意用一切交換那點滴的希望,哪怕用自己的性命亦無怨,我刻下誓約,心中難舍,十六年後,在此相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就是這句夫妻情深,我縱身,義無反顧。為了你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必須毫

無痕跡的消失。

我對肩負並無害怕,看著無辜黎民殷殷的盼望和畏懼,我突然明白,當年母親用怎樣的心情封印,逍遙,我知道你難舍,你小心翼翼呵護著我,愛我疼我,我卻不能自私與你相守,為了你和孩子,也為了無辜生靈,我毅然決定,心中痛慰,夫妻情深,望你珍重,就是帶著這

份深情,我捨身,義無反顧,也無憾恨。只要你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心已足,何處再尋忘憂?我寧願你再度忘了我。

但是,如果真的走得那般欣慰,為什麼眉宇儘是清愁?我不能哭,淚水的脆弱會崩潰我心裏的難舍眷戀。 你不要哭,沒有了我,還有孩子,茫茫歲月卷不盡,只要你展歡顏。

*

我們經歷的,不只是生死,也是心的礪練。

少了年少的浮躁輕狂,多了沈穩和風霜。

望著深谷,煙霧繞,崖上憔悴紅花亂舞,

“這一十六年,我沒有一時一刻不在念著你。十六年中,難道你不怕寂寞嗎?你當真不怕寂寞嗎?”淚眼裏恍惚是你,身子一起,我也躍入深谷,生死與共。

沒了年少的浮脫不識情,多了憔悴和寒霜。

仰望天際,雲朦朧,空歎淚眼,紅塵全化作一個你,

逍遙不再逍遙,自此快樂絕緣,蜀山頂峰,八載寒暑,誰說過時間可以療傷?多少相思只惹珠淚夢魂牽,淚眼裏恍惚是你,提氣直追,我已失去過,不能再失去---

*

我本來以為“大苦大甜勝過不苦不甜”,但經歷一番生離死別,這才頓悟,真正的幸福就是能夠安安靜靜地聽龍兒撫琴,一世廝守。風雨過後,為的是回到開始。龍女花謝,龍女花開,幸福攜手年年共度夕陽。

曾經滄海難為水,愛過了這場痛,我哪里還有剩餘力氣看見其他?忘記你我根本做不到,我不敢告訴孩子,只怕一出口,一聲喚,我便無法自抑,我只知道,我已失去恣意歡笑的瀟灑,無論活得多長多久,我,已經死亡。你為我好,這個好卻如此難堪,我還親手送你到終點靈散紅塵,想隨你去,卻明白就算我到陰世,也無法相見,紅塵到此真無味,千萬事,盡付沈睡。

你的詩句漸漸低吟悲止,世界便模糊成一個廢墟,我已看不見冬有雪飄零,聽不見春有鳥鳴唱。

刀劍忘記了江湖夢,銘記和不銘記都變成了刻骨。

傷痕與日,思念和不思念都變成了藍色。

八年的心痛癡絕,只會綿綿無絕,八年、十六年、、、人生還有多少各八年?多少難語?問飛燕,識此傷心否?相思無處落,斷腸把人折。

花謝了,還會再開嗎?心死了,還能焚燒嗎?

後語

當你經歷過一切癡迷,你終於發現,能夠安安靜靜地和愛著你而你也深愛著的人在一起,過平平淡淡的日子,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