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補天石化泥,情牽靈遙今生憾
作者:歡喜

(一)

我喜歡看著藍天微笑,在我的夢中,總有剔透晶瑩的藍,清清淡淡的隱在千山裏,雲深處。只有含笑的眼眸能觸及它,也只有輕掛的雲影能讀懂這一片天藍的思緒。

我喜歡藍的平靜,還有平靜底下所蘊含的深情,能夠感動衷腸的純淨。

即使大風大雨逼迫它短暫的昏暗,靈魂的盡頭,仍是一片清亮,它高高揚起,超越塵土,卻從不蔑視大地,反而緊緊擁抱哺育。我喜歡它,用心擁抱它,沉醉迷戀於它的清靈,從它博大的沉靜吸取綿密不絕的力量,在它的夢逸恬淡裏稍得慰藉。

天空的顏色,是無邊無際的寞色,無聲無息的孤獨,同時也是無風無晴的寬容,無微無至的深許。

(二)

煙雲狂亂,山崩地裂…….

半邊天倒,佼龍翻洪,蒼天有淚,痕裂地陷,祝融肆虐,煙鎖極地。

從曠遠的無垠,亙古的源頭,淚珠凝聚,

這樣的淚珠,百世情結裏流淌,然後在煙雨蒼茫裏飛散,

這樣的悲憫,前緣依稀盈滿溢,然後在波濤萬劫裏背負。

落洪有淚…….

從初燃的心焰,破亙古暗夜,火光噴滾,

這樣的淬煉,烈火燒熔裏烙印,然後在漫天漫地裏煙滅,

這樣的刻骨,浴火重生裏不滅,然後在輾轉紅塵裏銘記。

烈火有情…….

我想,我的前生許是盤古開天時代渾沌補天的一顆彩石,是烈火中灼煉出晶瑩若淚的土,墬落在飛揚的塵世裏,只要輕輕一吹,便是魂飛魄散,卻得你舉手一盈,化如春泥。

雨點落在恍惚的眉眼,百渡忘川,你依然是我靈魂純美的憂鬱。

一夢千年,輪回百世也遮掩不了你溫潤的手痕,洪荒一刻的維護。

於是我願為你傾注永恆的深情,在裏面清醒及迷失,歡樂與悲傷,那怕深沉的心痛也無悔。

(三)

我出生在小小的漁村裏,從很小開始,我的身邊只有嬸嬸,唯一的親人,印證我並非自水濂洞石蹦生,儘管我浮脫若此。

爹娘在我夢中的模樣,不是那般真切,朦朧難晰,唯有那柄木劍,永遠不離手的木劍,緬懷記憶的錯落。

我一直以為一生的夢是一身武藝走江湖,直到遇見她,眸裏溫婉清靈的熟悉,我仿似掉進輪回的漩渦,掌心發疼,眉心糾結,似曾相似的凝鎖,淒清未圓的殘夢。

直到後來,歷經千山萬水,我才驀然驚醒,行走江湖仗義為,只是滿足虛空的孺慕。

我真正心內的渴望,只是一各平凡溫暖的家,有著溫柔體貼的妻子,鶼鰈情深共度一生。

名為逍遙,實難不羈,莫名地在記憶碎裂裏忘記你,我的心卻不曾忘懷,它記下了你的一顰一笑,痛楚地鞭策我將你帶回身邊。

蘇州的夜空是苦澀的,你瞬間不見蹤影,胸口,巨烈疼痛著,恍惚中你一身水藍甜美地微笑,我伸手,卻是海市蜃樓…….

你瑩瑩帶淚的楚楚,我已落入難以割捨的疼,情陷你身,夢落你影,難道真要莫可奈何將對你的戀戀藏于煙雲裏?不!期待夢想不能總是成為到不了的美麗,我不能任由痛苦撕裂,任由憂傷吞噬,任由真愛離棄,我迷失,我尋覓,我義無反顧和江湖泰斗翻臉,那一刻我不明白情愛滋味,也不明白宿命與輪回。只是隱隱約約的夢境裏一直有溫潤如玉的塵土在我手心輕歎,不斷迴旋又散去,溫柔化為合不攏的憂傷,還有徹骨的銘心。

我不懂人神間有多少殊途,我不明白為何真情不允,真愛成罪,為何純美受欺,美夢如曇?

你飛身向毀滅,那一刻,我看見你無悔的眼眸裏幾世的期待,還有化泥護花的背負無悔

那一刻,我卻掉入洪荒的毀天滅地裏,再也合不攏,百年無味,殞落蒼茫,

我的靈魂陷在最初的觸動,最初的過往,喑然無感,唯有孤鴻識我,天涯縹緲,人海茫茫,生死無異、生死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