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人間見白頭

——遊戲紅顔——花語

作者:天淩

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遊戲紅顏,是虛擬中的煙霧,在緬懷中輪回生息。

紅顏如花,她們在盛放時凋謝,留下如風的回憶。

芙蓉――趙靈兒

她是最早也是最美的回憶。是一朵清雅的瑤池芙蓉,卻隨紛亂的塵風墜入人世。飄零在煩雜的塵世,卻依然潔白如昔。十六年紅塵的污濁,卻沾染不了她一絲一分的清純。

那一襲素雅的衣裙,白的是她白玉無暇的性情,藍的是她雙眸中掩飾不住的憂鬱與傷感。

她的笑容是盛放的芙蓉,只在清冷的池塘綻放。世間萬種風情,千般嫵媚,不及她回眸一笑的嫣然。清水出芙蓉,沒有牡丹的華麗,卻是純美的脫俗。印象中,她無憂的甜美只在水月宮悄然浮起,踏出仙靈島的那一刻起,她的笑容便蒙上了幽怨的煙羅。芙蓉不再盛放,只有半開半合的欲說還休。

褪盡稚氣,一身聖靈的她在祭壇上化解了十年的戰火,刹那間,我終於明白什麼是聖潔的美麗,是她沉靜的面容上那副悲天憫人的情懷。她不再是凡世的芙蓉,而是紫竹林中觀音座下的蓮花。

沒有聽過她說話,卻總覺得她的應是吳儂軟語,聲如珠玉,總是柔和又雅致,就像昆曲字句中抹不去的柔情,卻又不沾媚氣。

她深愛那個風流瀟灑的逍遙哥哥,卻讓那厚重的感情埋在嬌嫩的花蕊中,層層花瓣裹住她幾許癡心。她蹣跚地走過多舛的命運,用柔弱的雙肩擔起兩族的太平,一切的困苦在她的眸中閃閃爍爍。她的身世註定她這一生的顛簸流離,註定她一生的悲苦與幽怨。她沒有半句怨言,甚至隻字不提,她習慣了沉默,一如她習慣了清冷的池水,"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的深沉不合時宜地籠在她的眉尖。她默然地走過一路風霜,如果她能為詩文,我想她定是才華橫溢的女子,就像林妹妹。既然無緣,何必不忘……她低吟的歌曲是她玲瓏的心。但她的逍遙哥哥真的讀懂了她的心嗎?

從杭州到大理,她與她的逍遙哥哥聚少離多,一次又一次的分別,終於定格成永恆。

我總以為經歷過千般波折的她最後應該是神仙眷侶的結局,可惜她終不是凡塵的人物,也沒有凡塵童話中的結局。那團刺眼的光芒在螢幕上飛舞,是她傾盡她最後的風華,一朵孤蓮在血色中盛開並著凋謝,一片片墜入迷離的黑暗中。她選擇了她身為女媧後裔的使命,帶著她一如往昔的淡然。

她沒有白頭的一刻,在最美的時候,她歸去。如風歸去,歸去她的世界,一個沒有凡俗的世界,所以自私地不願她復活,歸去,如林妹妹還完了淚便歸去太虛幻境一樣,她完成了她的使命,也該歸去她的世界,一個芙蓉盛開的世界。

看盡流光韶華逝,
幾許紅塵歎別離。
蒼天難解人間恨,
一縷幽夢杳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