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清蓮——靈兒獨白
作者:清水秋香

神族本無塵緣
奈何偶染俗怨
蒼生與姻緣
情誼斷難兩全
堪憐 堪憐
殞身染血清蓮

——題記

 

靈島池畔遇白蓮 水月居處得紅線
蓮渡往生一行淚 線牽姻緣雙飛燕

 

生憶如那天,我渾身劇烈地疼痛起來,感覺人仿佛會被撕裂一般。我知道,女媧族向來都是單傳,生產對我意味著什麼,但我義無反顧地用自己體內的靈力全力保護胎兒,因為,她是我和逍遙哥哥的孩子……

微微睜開眼睛,門外閃過一個熟悉的人影,我知道是他,是逍遙哥哥,我是那麼熟悉他的身影,他一直忙碌著,為了我,為了這個孩子。

我知道,和他在一起的短短幾個月,他已經深深嵌入了我的心間。

憶如生下後,我看到逍遙哥哥滿臉的欣慰。

心中湧起一陣淡淡的甘甜。

我微微欠起身,沖著逍遙哥哥和孩子微笑,卻想起,救了逍遙哥哥的另一個癡情的女孩。

林姐姐。此刻的我,為躺在她屍體對面的床上,而她,已經長眠於世間。

心裏泛起絲絲的苦澀。

突然間想要彌補什麼……

“是個女兒!靈兒妳瞧,她長得好像妳呢!我們的女兒將來一定也是個大美人。對了該替她取什么名字好呢?”

“我想……就叫憶如吧……這個孩子,等於是月如姐姐犧牲性命換來的。我希望月如姐姐在天之靈,能繼續庇佑這孩子平安長大……”

“娘雖不能在人世間與你團聚,但是娘在天上,也會默默的為你祝福……”

這是娘親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最後一次見到娘是在大理的聖殿,她沒有實體,只是以一個靈魂的狀態出現,我已經不記得十年前發生了什麼,讓娘變成這樣。但我一直相信,娘她不會離開我,不管我走到哪里,她都會一直陪伴我,因為,她是我的娘,從前對我最親的人。

我從小就知道娘是個重情意的人,她懷著對我爹的愛,對白苗黑苗子民的愛,離開了家鄉大理,到黑苗族做皇后,為了兩族的和平,也為了追求自己的真愛,後來,就有了我。

七歲那年,黑苗發生了動亂,娘親拖姥姥帶我逃離了黑苗皇宮,隱居仙靈島。後來聽說,娘親被爹害死了,我根本不相信,因為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她的存在,母女間的那種默契把我們連在一起。

那次我看到她了,從母親的話中隱約中也猜到了一些事,難道我爹……

娘親留下了女媧代代相傳的聖靈披風、聖靈珠和天蛇杖。上面還有母親溫熱的餘味,而現在,已經佩帶在了我的身上。

娘親走了,後來我便在也沒有遇到她。她一縷青煙飄向天際,消失在這個世界。從此,世界上沒有了黑苗皇后林青兒,剩下了她的女兒,我,趙靈兒。

我遵照母親的遺願到祭壇去祈雨,之後天降甘霖,黑苗人紛紛退去,白苗族長歡喜地為我舉行了慶典,還邀請我接任祭司之位。

但是,一切就這麼結束了嗎?

慶典舉行到一半,突然天地劇烈地搖晃起來,我不由後退了幾步身旁只有逍遙哥哥和阿奴,緊緊地保護著我。

地上裂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從地下鑽出一個巨大的怪物。是地魔獸,一定是從黑苗那邊來的。

難道我們的一切努力都要付諸東流?

難道我們就任憑地魔獸殘害無辜?

不!我不甘心,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一定不能讓它傷害到無辜的人。

於是,我和逍遙哥哥,還有阿奴,一起打敗了地魔獸。

“一定有人在背後操縱魔獸,我們去揪出這幕後的主使者!”

我低下頭,來了麼,女媧宿命……

逍遙哥哥關切地問:“靈兒…有什麼困難嗎?”

我搖搖頭,女媧族豈是貪生怕死之人!

該面對的……總是該去面對。

終於到了最後決戰。我們須要戰勝的敵人,果然是拜月。

不過,我早已沒了顧慮,他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他對爹進讒,害爹誤會了娘親,弄得妻離女散,是他調唆水魔獸暗中引起洪水,然後害死了娘親,是他引發黑白二苗的長年戰爭,害阿奴的父親戰死沙場,是他害得千萬無辜的百姓流血犧牲!他一日不除,天下一日不得安寧。

大家都盡了全力,我聽到耳旁呼呼的風聲,生死在此一搏!

拜月真的很強,他的野心讓他的神志變得癲狂,心中除了要消滅我們,都是可怕的欲望。

但是他還是被打敗了,被我們打敗了。

…………終於……一切都結束了……天下可以恢復和平了……

然而,心中仍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莫非……

來不及多想,情況發生了急劇地變化,身後突然湧起滔天大浪,拜月和水魔獸合體了!

快得任何人來不及阻止,他將我們擄了過去。

我想,我的結局,終於來臨了……

儘管心中依舊存在著對生命的渴望,但我不能,如果我撒手不管,拜月和水魔獸一定會興風作浪殘害更多無辜的生命,他們做了太多天理所不容的事,我不能夠為了能讓自己苟延殘喘而放過他。

更何況,還有我爹的仇,我娘的仇,和千萬百姓的仇。

我寧願用自己生命的代價去換取天下太平。

我這樣計畫著,卻盡力掩飾著內心即將離別的痛苦。

逍遙哥哥怎麼辦,憶如怎麼辦,阿奴怎麼辦……我不知道,也來不及去思考,我只知道,如果我再不動手,他們也會沒命……

只是我沒有問逍遙哥哥,我這樣走了,他願不願意。

我用盡靈力飛向水月魔,終於與它同歸於盡。

消逝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逍遙哥哥的眼淚,他不願我走。

臉上略過幾縷苦澀的微笑,默默地道聲“再見”,飛向天際……

 

遙劍破邪萬惡盡 靈血飄拂彼岸堤
伊人已成青煙去 願風寄思愁漫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