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思念——獻給靈兒
作者:四葉苜蓿

揚花飛舞,一片一片的從頭頂飄落。此時,風起,清冷。

又是秋風過時,又是一壺清酒。

天空飛著鳩鳥,似乎一聲聲的啼著: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是啊!歸去,離開,也許就能幸福了。

此時的天越來越陰冷,此時的風也愈來愈急湍了。

也是如此的天,如此的景,如此的風。如此的冰冷吧!

當我又想起那雙黑裏湧動著火紅的瞳仁時,當我記起那句: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時。我又難過了。對那個曾經讓我無數次心痛的生命。

我用一秒鐘的時間愛上你,再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想你。這句話對的讓人心酸。

我一直記得第一次看見你時的感動,毫無來由的,心會很溫暖。這就叫宿命吧!看到可愛的你,純真的你,溫柔的你時。靈兒,我記得當時你的眼睛是黑色的,很純很純的黑色。向對整個世界整個生命的希望般的純淨的黑。那麼漂亮,那麼可愛。仿佛世界都在黑色的純淨中被淨化。

記得那時有青青的草,有柔柔的花,還有流淌的湖水,美麗的蓮。在那之中,你就如真正的精靈般的閃耀著光芒。也難怪逍遙會說你是仙女,如果是我,我也會這麼說的。因為你那純粹的眼睛,流淌的是所有的善良。

特別,這個詞是我的意義中很重要的一個詞。給我特別感覺的也許就是可能會喜歡的人吧!而你,就在初次見面時將你的空靈印在我心中了。那是很特別的一種純粹的美麗吧!

我想,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會很幸福吧!因為,我覺得你很特別。我在心中默默的想著,向許願般的虔誠。那時的你是個孩子,可愛純真的孩子。有著美麗的黑色眼睛。

然而,當一步步的往下走時。我突然感到,你的眼前有個陷阱,你的道路上佈滿荊棘,而你,甚至是赤著腳在上面,走的血跡斑斑。我想讓你停下來,我想讓你休息。

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你的眼中竟出現了紅色,血液般的濃重而又淒清的深紅色。那是什麼,為什麼呢?也許是姥姥死時,也許是見到月如後,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你越來越痛苦了。一個人背負起了好多的宿命了呢!因為那黑中淒清的紅色,於是我知道,紅並不是希望的顏色,也許是憂傷的顏色呢!

那夜你逃走了。於是我開始想念了呢!我開始猜測你會什麼時候出現,然後,看著逍遙和月如在一起時,我的心中總是出現你那黑色中一點點的深紅。我不知道,她是否更深了。但是我開始尋找你了,因為太急了。我都沒怎麼練級,結果在狐妖那裏死了,於是我知道要救你首先要自己強大,我又去練級了,此時,我更體會到了有你的好處。

再次見你時,感覺你變了一點,不知是哪里。也許是你的眼睛顏色更深了吧!但是,總好象感傷似的,你卻什麼都不說,我也很擔心,你知道嗎?

當你面對小石頭時,我很驚訝的發現原來你是那麼的睿智且博大。但卻讓我隱隱覺得你一步步踏上了陷阱。

因為,連風都變的那麼的詭異了。仿佛一切全是一個佈局,而你是早已決定好命運的偶人,我傷心的望著這個清綠色的身影。穿梭在鬼魅當中,穿梭在真正的迷宮之中,我的心很疼。

當你說:該面對的總該面對時。我心中卻希望你對逍遙說:帶我離開,我想得到幸福。就向鳩鳥,喊著不如歸去,不如歸去。我不希望你將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承擔下來,我想你笑,想你開心,想你的眼睛再次純黑。但是,你是靈兒,你是女媧。只有面對才是你的宿命。只是這個詞此時卻如此的無力了,蒼白的好象一片落葉,在風中孤獨的飄零。

帶著飄零,我看到了最另我難忘的畫面。在鎖妖塔上,你知道嗎?我當時並沒有去想你那不同的外形,只是想問一聲:這樣對你,你疼嗎?

我知道她再也不是那個曾經可愛,曾經天真,曾經露出明媚笑容的靈兒了。因為她的眼中湧動著無盡的黑色和更多滄桑的深紅,連頭髮也變成了紅色。她開始學會面對了。也許之後的她不會再迷茫,不會再猶豫。只是,再也看不到她和逍遙在一起時的微笑,以及逍遙逗她時開心的笑了。只是,再也看不到她揚起嘴角時的純粹了。

靈兒,我不再怕蛇了,因為你。我覺得蛇是種神聖而神秘的生物。

我知道不管你怎樣了,我都會永遠的喜歡著你的。也許,這也是宿命吧!

3年了,(當然,有人可能喜歡你更久了。)我一直都,無怨無悔,也一直忘不了之後你的容顏一下子好象老了很多時,我的臉上是多麼的悲。如秋風過後,枝條的決絕,如冬日,冰桂的永恆。但我知道,你沒變,你一直都是靈兒。因為我能感到,你的心仍然善良而又充滿光芒。

宿命也許是你一生的輪盤。當你將希望的光芒播撒到憶如身上時。我再一次感到了你的善。“就叫她憶如吧!”平靜的說出這句話,你的心真的如此安寧嗎?也許你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夢,看到了幸福呢!只是,那也許很遙遠,很飄渺。

於是你起程了。向著宿命的終點,向著迷宮的盡頭。我仿佛看到那個張著血噴大口的惡魔在逼視你。而你,似乎一切都瞭解似的。即使這時候,我還是希望你說:“逍遙哥哥,帶我走吧!”可是,你卻一個人走在了最前面。

那一幕我想一生也忘不掉了。你消失在晴空裏,你最後一次微笑,最後一次揮動天蛇杖,最後一次看世界,最後一次在這個你守護的世界呼吸、騰空。我想那道光芒一定是我看過最美最壯觀的光亮了,因為那是你一生的力量凝聚成的,那是你的最後的祝福了。

故事到此就結束了吧!剩下的也許不重要了。因為這世界上,你已消失了,在神聖的靈光之中。我想你就永遠以永恆的姿態活在那裏了。我也將你深深的印在心中了。

因為不管何時,我想到你時,心中就會很溫暖。所以,思念也成了回憶的一種方式。

我很高興的看到,有那麼多人喜歡靈兒,這麼喜歡。我想,大家都是被你那顆無與倫比的心所吸引吧!

我可以為全世界笑,但只對你哭,

我可以為全世界死,但只為你活。

我這麼說,一點都不過分,因為我知道,你會讓我活,會讓我笑。我想我會帶著這種思念很長很長時間吧!應該是一生吧!

而我在想。風會飄的更蕭索,落葉會更孤寂。

一壺清茶,一縷陽光。坐在藤蔓椅上的那個滿頭銀絲的老人,會在品茶之後回想往事。當想到你時,也許那褶皺的皮膚會更加皺起,露出殘缺的牙齒,將嘴角上揚,從心中品評茶的清香,你的刻骨。那時我,也許90歲吧!

時間往往會變成及有重量的東西。就向對你的思念如斯,會沉重的伴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