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靈兒
作者:靈馨

青荷搖曳,澄澄波光裡盈盈綻放似雪白蓮;

千回百轉,滾滾紅塵中噙悲歷盡劫數萬千。

最初相逢,靈池水映出深谷幽蘭之質,玉潔冰清;水波輕蕩,漣漪無聲傳遞曠古未有的靈韻。素手輕揚間顰笑晰若咫尺。

陰差陽錯,闖島求藥的少年娶了靈池沐浴的仙女。洞房花燭,盈盈淚眼映著將熄未熄的短燭,你低吟,吟若遊絲,凝萬種柔情,訴如水心曲。之後,是他無悔的誓言和一夜繾綣。

夜,悄然而逝。千般不舍中勸君保重。執手惜別,卻未知,別後再回首,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當唯一的至親化作清風永別人世,人海茫茫,你只認他;紅塵滾滾,你只道他是你終身的依託。

深夜難寐,夢驚仙靈,恐懼如影隨形,你站在暗暗的廊上淚落如珠。面對他陌生的眼光和客氣的言語,你黯然神傷。

隱隱約約地覺得,他,已不是你所認得的逍遙哥哥了。

回首煙柳漸重重,往事難追,歸路難尋……

此後,你待他,如兄,如父,再不提及夫妻之實,將仙靈島的種種,深埋心底。甚至於瞞下了懷孕的事實。你要你的逍遙哥哥,永遠逍遙,無牽無掛。

你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毅力,默默地咽下心頭的苦澀,只在夢裡隨清風回到久違的仙鄉。

你只求伴他左右,浪跡天涯。

未曾知,命運之輪開始旋轉。土靈珠現世,註定了你必須肩起女媧族的使命,守護蒼生,甚至,為此永遠地離開。

前路崎嶇,姻緣當盡。

皚皚蜀山,寒氤縈繞,飛雪淒迷。

暗無天日的鎖妖塔,妖影重重,時時鬼哭狼嚎,刻刻血雨腥風。

……

雲霧籠蓋的仙靈島 ,青荷滴露,嫩蕊搖黃……

驀然驚醒,幻象瞬間煙消雲散。

遠處,隱隱傳來腳步聲。近了,你卻無力逃避他和她訝異的眼神。

“我只是只醜陋的蛇女,又失去化成人形的能力;活著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你…何必犯險來救我?”

你眼中噙淚,心在滴血。

你看見他連連倒退:“不…不可能!我的靈兒…我的靈兒是……”

眼神相觸的一刹那,他記起了一切。

那一刻,你淚流滿面。既不回頭,何必不忘。你看見他眼裡的溫柔和憐惜一如仙靈島的那個少年。

鎖妖塔毀,恍然若夢。

夢裡是永遠的仙靈島,永遠的16歲。

再醒已身處他鄉,或者,這才是你真正的家鄉。

女兒誕生了,你懷著深切的感激之情,為她取名憶如。

你看見他開心地抱著女兒轉圈,那種快樂,是你從來沒見過的。

但你必須完成你的使命。

披上聖靈披風,手持天蛇杖。繼承了娘親衣缽的同時,你已脫胎成為新一代聖女。

眉宇間不再縈繞著深深的憂傷,拋開了兒女情長,取而代之的是可開山破石的堅毅和守護蒼生的執著信念。

纖指微合,凝眉閉目,你喃喃念出咒語:天地諸神啊,我以女媧聖靈之名,請賜予這片土地新的生命……

一時雷聲隆隆,雨落傾盆。神跡顯現,苗疆重獲生機。

魔獸作亂,你義無反顧,拯救黎民於水火之中。

洪浪滔天,聖靈披風似火焰閃灼,披風後面,是你清麗的面容。

你最終選擇離開,歸去永恆的天國。

憶初逢,難相忘,幾回夢縈仙鄉;

祈聖雨,救蒼生,玉碎苗疆,惟餘六月飛雪茫茫無尋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