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靈幻·十八年的夢
作者:靈雪嫣雅

十八年,真的是好短好短,一眨眼便過去了,抓不住,也停不下。

十八年,也真的好長好長,在這十八年裏,我經歷的事,填滿了我的記憶。

十八年前我六歲,第一次來到這個陌生而有親切的地方,桃花肆意盛開,蝴蝶翩翩起舞,我一次又一次的問師父:我娘呢?娘不要靈兒了嗎?師父摸著我的頭回答:她一直伴在你身邊,聽師父的話,不要再問了。我臉上突然有了一滴淚水,滾燙滾燙的,伴隨著憂鬱的感情滲入我的皮膚,直達心底,我抬頭望著師父,對她說:師父,靈兒知道了,靈兒不問了。

就是這樣長大了,每天跟著師父學習仙術,累了,就喜歡去靈池沐浴,看著身旁的水霧彌漫,我便會想起娘來,想起很多很多,然後就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聽著眼淚落水的聲音,我知道,水面又會泛起漣漪,一圈一圈的,如同靈兒永遠無法扶平的心靈,因為靈兒想有個家,真正的家。

師父對靈兒很好,真的很好,她常會摸著靈兒的頭髮說,瞧,小公主的頭髮又長長了。

姥姥也很疼靈兒,她總是往靈兒的碗裏夾菜,還老闆著臉說,不吃不行。

可是靈兒總是覺得缺了點什麼,如同再明朗的天空上沒有雲彩也一樣刺眼。靈兒要爹,要娘,要家。

現實有時真的好殘酷,無情的摧毀了靈兒的夢,那一年,師父離開了我。

我一個人跪在地上抱著師父的骨灰前哭了好久,任憑姥姥和宮女們勸說我都不理,我只有一個想法,靈兒要讓師父活過來!我無力的哭著,直到醒後發現自己已經睡在了床上,等我再跑到後院的時候,熟悉的草地上多了一個黑洞,破壞了原來的和諧,無邊無垠的黑暗籠罩著我,當宮女正準備把師父的骨灰放進去的時候,我再次哭著跑過去,搶過師父的骨灰大喊:不要!我不要!我確實不要,因為在記憶裏,只有死了、再也不會回來的人才會被埋那空洞、恐懼的黑洞裏,靈兒不要師父住進去!不要!啪的一聲,姥姥給了靈兒響亮的一巴掌,看似使勁,其實一點也不疼,響亮的聲音在空曠的水月宮中回蕩,也在靈兒空蕩蕩的心中回蕩,從那天起,靈兒學會了面對事實,尤其是面對自己永遠不會有一個家的事實。也從那天起,仙靈島的桃花都會在那天開始凋落,抹不去的哀傷。

也許靈兒確實是一個不同的人,老天在愚弄了我之後,又給了我一個天大的補償,在那如夢如幻的靈池旁,我遇見了他——逍遙哥哥。

一個劍眉星目,英氣勃勃的男子,他偷走我的衣服威脅我,但我不但不覺得生氣,反而有一種久違的感覺湧上心頭,那是家的感覺。

我笑著對他說,那你跟我來吧,就像妻子等到了她丈夫的歸來一樣的唯美。

他跟著我來到了水月宮,驚異于那如同仙宮般的地方,我竟然會奇怪的想,如果他和我在這裏一輩子該多好,我和他,如果再有個孩子,那樣就真是一個家了,只是我變成了娘了,還會有個可愛乖巧的女兒,叫什麼好呢?想到這裏,臉居然會發燙,微微泛紅,桃花,就是這種顏色吧。

他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很善良也很孝順,為了他的嬸嬸,不懼萬險來靈島求藥,他也好幽默,每說一句話都會逗的我開心的笑好久,聊著聊著,才發覺時間已猶如箭一般劃過,我向窗外望去,那靈池裏的水霧似乎也被染成了淡粉色,淡淡的,好美,以至於很多年以後想起來,都彌漫著一鼓濃濃的香氣。

姥姥的出現使得我所有的幻想破碎,不知道為什麼,一向乖巧的我竟然為了他在姥姥面前說了謊,看著他驚慌失措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偷偷的笑了他一下。待我細心的姥姥一點也沒放過這個小小的微笑,居然通過它,直達我的心底,

混帳東西!!小子!你給我站起來!

啊~是!

你好大的狗膽哪!竟敢欺負我寶貝的靈兒?

李逍遙:那……純屬意外……意外!

我給你兩條路選!一是娶靈兒為妻,永遠不得離開仙靈島。二是~留下一雙手一條舌頭讓你永遠無法說出水月宮的秘密

李逍遙:那~沒第三條路了嗎?

要我現在就吃了你也行!

李逍遙:我娶……我娶!

就這樣,我成了逍遙哥哥的妻子,他成了我的丈夫,像做夢一樣。

只是睡眠無論多麼甜蜜,也遲早有清醒的時候,而清醒的時候就會發現,一切都沒有了。

在一天的時間裏,我失去了所有……姥姥被人殺死,逍遙哥哥失去記憶,我同時失去了親情和愛情,一時成了世上最貧困的人。老天這個玩笑真的是和靈兒開大了……大到靈兒永遠無法承受了。

離開生活了十年的仙靈島,我在小船上戀戀不捨的回望著,逍遙哥哥看到我這樣不開心,便叫我把手伸出來,然後握著我的手口中念念有詞:把我的好運分一半給你,把你的厄運分一半給我,把我的快樂分一半給你,把你的憂傷分一半給我,我們共同面對未來,即使有風有雨也不怕!那一刻,我感動的想哭。逍遙哥哥見我依舊在望著仙靈島,又對我說,這樣好了,等我們找到你娘親,我就再送你回來。送我回來?哦,不是,是我們一起回來。

我們一起回來。

這個誓言支持著我走了一段又一段路而不會覺得累。

我們一起回來。

我一直期盼著它有一天會實現,即使在鎖妖塔不見天日的最底端我也不曾絕望。

我們一起回來。

他努力的實現著這個誓言,再大的風雨也不見他皺過眉頭。

我們一起回來……只是那時我已變成了一縷魂魄,而他,抱著女兒孤獨的走了回來……一起?真的是一起嗎……永遠不會分開嗎?

八年後的一天,逍遙哥哥被畫妖迷惑,身陷畫軸,而我只有無力的仰望蒼穹,讓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入土中,化為塵埃。憶如與千葉之戰在我意料之中,可千葉的強大卻絕對是在我意料之外,不死金身,難道女兒要重走我的路嗎?!不……不要……女媧娘娘啊,求你救救這些孩子吧……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我只能淚流滿面的乞求上蒼,結束這場殘忍的玩笑,開不下去的玩笑……

也許老天真的聽見靈兒的祈禱了,憶如安安全全的回來了。終於,十八年後的這天,憶如帶著逍遙哥哥回到了仙靈島。我、逍遙哥哥、憶如,一家人,我們一起回來了。

十八年的夢

那個華麗卻又虛幻的夢,讓我神往

十八年的夢

遙遠的似不可及,但我沒有一天放棄過

十八年的夢

終於在那天實現了,儘管我只有靜靜的站在一旁,我也已經很滿足了,真的很滿足了,幸福的淚水湧滿眼眶,可惜我只剩下了靈魂,眼淚也許是看不見的,可就算是看不見,也確實存在了,存在了,就永不後悔……

仙靈仙島仙靈夢,一十八年幻境生。

仙靈仙夢終有果,為何淚灑笑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