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之蓮
作者:靈馨

那一年的夏末秋初,我站在池邊看著最後一朵白蓮寂寞地在風中凋零,如玉的花瓣翩然飄落,幾多風情,皆隨水而逝,渺無痕跡。

恍然間,時光荏苒,前世今生流轉的記憶紛紛落落地飄蕩。然後我看到了她,帶著一身靈動,笑容微微,一如我在千年之前看到的,風華絕代。

那一瞬間,宿命之輪開始旋轉,旋轉……

千年之前,我是池中的一朵白蓮,生於一個薄霧氤氳的清晨。依稀記得,那是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島內遍植桃樹,池中開滿蓮花。風掠樹梢,便會搖落一地紅英。住在島上的女子稱這個島為仙靈島,仙人住的地方。

當六月微灼的陽光帶著暖意穿過樹葉間暈染著綠意的縫隙,我徐徐舒展晶瑩的花瓣,如玉的瑩潤竟引得一隻蜻蜓悠然立在我的瓣尖,久久不願離開。一些年輕的女子發出一陣驚歎,她們說,仙靈島從未開過如此的蓮。然而我卻忘了她們對我的稱讚,也一絲也記不得她們的容貌了。蓮沒有心。

直到她的出現。

那是一個月光皎潔如霜的夜晚,清冷的月色為仙靈洞天籠了一層光潔的銀紗,簡單而朦朧。

我收起蓮瓣,卻無意入眠。月影婀娜,風姿婉妙。當一闕銀鉤緩緩西移時,我聽見了輕盈的腳步聲。然後,在桃樹迷離的樹影中,我看到了她。

那一夜月光流轉,迷離如夢。她在池邊留下一個寂寞的身影。她的低語如擊玉般乾淨潤明;她的容顏已脫了塵世的氣息;然而憂傷始終在她的周身彌漫。最是那一回眸的淡然,一雙深邃澄澈的眸子仿佛能看透人心。之後,我便懵懵懂懂地開了竅,有了心。我終於做出了一朵蓮本所做不到的,我違背了天性,在深夜打開我的花瓣。也許只是是她的眸子有一種透明的力量吧。然後我看見她的笑容一閃而過,只有那一瞬間她的眼裡不再彌漫著霧氣氤氳的憂傷,取而代之的是孩童一般的純真無瑕,只有一瞬間的靈動閃現,多可惜……

就這樣過了一年,三百六十三個日日夜夜,她每天都來看我,卻再沒有展顏一瞬的風華。這樣的日子如行雲流水,在還未記住的時候隨風飛逝,直至她永遠地離開。一去不回。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宿命的力量之大是一朵小小的蓮始終無法想像的。

只記得第二次看見她如蓮花般的笑靨時她正和一個少年在一起。她笑語泠泠,是從未有過的快樂,我在一瞬間堅信不疑,她的幸福,已在那一刻凝成了永恆。於是我不再去想晴天的雷聲隆隆是怎麼回事,只快樂著她的快樂。

卻不料幾天後我再也見不到她了。

何處是你的微笑隕落之方,便是我今生的歸航……

仙靈島遭劫了。血光中盛開出滿目的淒涼,縈繞。我看見她的臉上憂傷淡然,卻平添了一份堅毅。她最終不敵對方,仙女雙劍的灼灼寒光刺痛了我。眼睜睜地看著她被帶走,作為池中一朵柔弱的蓮,我毫無辦法。臨走時的一回首,一根蔚藍色的發帶從她的發間落下,飄落在池中我的身旁。然後在一池凝滯的靜水裡迅速地沉沒,了無痕跡。

第二天她回來了,是同那個曾使她笑語泠泠的少年一起回來的。我看見她被淚水洗浴過的眼眸依然澄澈透明,也依然憂傷彌漫,卻多了一份刻骨銘心的痛苦。忽然很想流淚,但蓮是哭不出來的。當天,她就離開了。我沒想到,這一走,便是永遠。

再沒有了第三百六十五個夜。

我的身形蕩漾在漸漸寒瑟的秋風裡,帶著對她的無盡的思念。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仙靈島成了無人居住的荒島。島內草木叢生,那些嬌嫩的桃樹早已經死去,清風過處,再不會有落紅,成陣。而我依然活著。我的花瓣開始一片片凋零,曾為我贏得過如許慕歎的如玉般瑩潤早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是一朵殘碎的蓮傍著一池靜水。

野風穿梭,流雲舒卷,寂寂的蒼涼無邊無盡地縈回,揮之不去地繚繞著這個曾經的人間仙境。偶爾會有長途飛行的鳥兒停棲,但無一不是略一停頓便匆匆飛遠,想來是怕了這兒的淒涼了。

終於有一天,殘花落盡,而我也累了。念著幾乎忘卻的她的風華絕代,陷入永恆的夢鄉。在最後的朦朧中我又看到了她。她的淺笑,微微;我的疼痛,微微。

一夢千年。

千年之後,一個美麗的傳說吟成永恆的篇章傳遍神州大地。一部仙劍奇俠傳,細細地寫就了她的一生,淒寂卻絕美的一生。

她姓趙,名字叫靈兒。

時光流逝千年,輪回不變。當聖女的發帶從天際緩緩飄落時,我已淚流滿面,前世的蓮未曾流下的淚,在今生落如斷珠。

透過永無止境的離落紅塵,透過前世今生纏繞不盡的霧氣,在重複著眷戀塵世的靈魂完美地紛飛世間的井中,迷迷漫漫中現出了,千年前那一夜皎潔的月光,風動樹影的迷離;還有,她輕盈的身影,和一池碧水中為她怒放的蓮。

而她的笑容,在我的記憶中凝成了永恆。

轉瞬千年一夢醒

幾度輪回

寒漪縈蓮意

碧水無痕訴離思

寂寥如玉伴霜泣

水天一色長空寂

秋暮蕭蕭

煙靄散天際

何處尋得清冥影

紅塵路茫天涯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