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族與她們的男人們 之 靈兒
作者:水兒2899

仙劍四代女媧族,誰有她經典,誰有她哀愁,誰有她大氣,誰有她盪氣迴腸。

紫萱一出場就是一個已經有200歲的成熟大姐姐,青兒一出場是嬰兒,再出場就是一個當了八年母親和人妻的華貴王后,這期間,都有一個斷層。只有靈兒,我們見過她的童年,見過她在童年那場針對女媧族的劫難對她的小小心靈造成的傷害;見過她純真無邪在蓮池裡的沐浴,讓李逍遙一見驚為天人,埋藏下了對她終身不渝的癡情愛戀;見過她在短短的坎坷人生路上遭到的千災萬劫後變的堅強的那一時刻“道歸道,魔歸魔,而我是我,神佛也不能決定我的命運!”見過她從一個女孩變成一個母親;見過她從一個天真無邪的姑娘變成了一個具有王者風範的王位繼承人。她人生軌跡的所有種種,我們都見到了。正因為見到了,和她一起經歷了,才帶給我們更多於別的女媧族帶來的感動。

靈兒的一生,似乎總是在大起大落。六嵗之前,她是南詔國國王的唯一嫡親骨血,唯一繼承人,父母寵愛,過的無憂無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六嵗那一年,突然落難到了必須遠走他鄉,躲藏在不為人知的小島上來保全性命。十六歲那一年,一個小夥子闖入了仙靈島,打破了她又一個八年的寧靜生活,島上全部照顧她疼愛她的人都被殺盡。然後,這個叫李逍遙的年輕人,忘記了和她的婚事,忘記了那一夜的山盟海誓;轉瞬間,她又變成了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只有面前這個已經不記得她的小夥子。——老實說,這就是尊貴的女娃後裔的身份送給她的前兩份大禮。在那個時候,李逍遙是她的全部依靠,是她的全部希望。李逍遙在客棧勇鬥苗人保護了她的安危。靈兒已經明瞭:我只有依靠他了。所以在蘇州城外,李逍遙被林月如一劍刺中了心脈,差點死掉,靈兒不顧自身安危,豁出性命救了他。因為她知道,他是她的丈夫,是她的臂膀,失去了他,她怎麼辦呢?一個十六歲的姑娘,親人全部被殺,只有把最後一點點希望寄託在了一個忘了自己的丈夫身上。李逍遙為靈兒所做的一切深深感動,許下了誓言“我李逍遙對天發誓,從今以後決不讓你一個人孤苦伶仃!”我們替她高興,雖然李逍遙忘記了和她的婚事,但是,李逍遙又愛上了她——千里崎嶇不辭苦,仗劍江湖為紅顏。

在蘇州,李逍遙已經對靈兒表現出了超過對所有女孩子的關心,管它香蘭秀蘭,管它林月如,誰也沒得到過李逍遙的這種待遇:他堅持要把靈兒打扮的漂漂亮亮,不顧剛出遠門沒有多少錢,給靈兒買了一根480文的銀釵,又親手把它別在了靈兒的髮髻上。他從沒有主動給別的任何一個女孩子買過首飾。這明擺著就是討靈兒的歡心,一個普通的男孩子為了討一個女孩子的歡心,才能做出這樣的舉動。

靈兒是一個天真的姑娘。李逍遙走上了林家的招親擂臺,說好是化解誤會,她就信以為真,讓他走了上去,沒做絲毫的阻攔。因為她完全相信身邊的這個人。不相信他又相信誰?李逍遙忘了靈兒已經是自己的妻子,靈兒沒有忘記李逍遙是自己的丈夫。她肯定滿心以為,逍遙哥哥不會拋下我的,他不是說了不會再讓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嗎?但是李逍遙勝了擂臺以後,林家不依不饒的非要李逍遙和林月如成親,靈兒肯定慌了;“逍遙哥哥,你還記不記得姥姥臨死的時候和你說的~~~”她還是沒有告訴他,他們已經成婚的事實。怎麼告訴呢?說不出口。李逍遙聽了肯定是一副不解的糊塗相,反而會把事情搞的更糟糕。她還是選擇了默默無言。即使她的丈夫馬上要被別人逼婚了。

更大的不幸卻在後面;那一夜,她暗結珠胎。胎兒不會等,只要長大了就會瓜熟蒂落。這叫靈兒怎麼和李逍遙解釋呢?如果李逍遙一直沒有恢復記憶,不知道這個孩子就是他的,讓靈兒如何和丈夫解釋?顧不上為這個心慌意亂,因為她的女媧真身,已經被肚子裡的胎兒逼出來了。她化為了紅發蛇身,這一切讓她無法和李逍遙解釋,只好流著淚拖著有孕之身和蛇尾巴連夜撞破牆壁逃走——這是女媧族裔的身份送給她的第三份大禮。之後她失蹤了好久,我一直在設想,一個十六歲的姑娘,沒吃沒喝,沒人照顧,身下拖著一條異於人類的尾巴,肚子裡還懷著胎兒,這些流落的日子,她是怎麼過的。靈兒不見了,此時的李逍遙完全急得發瘋了“把靈兒還我!”“如果靈兒少了一根汗毛,我叫這裡所有的妖怪全部陪葬!”揮劍殺了和這事沒有干係的蛇妖狐妖,神情之駭人都嚇到了同去的性情剛烈的林月如女俠。這是一種關心則亂的感情。也許他忘了靈兒是妻子,但是那種關心和親近的感覺,卻沒有丟下。到這裡為止,我已經為靈兒感到深深地高興:她嫁得這樣的夫婿,已經勝過了她的先人們了。

逍遙費了大力氣搗毀了隱龍窟,卻沒有覓得他心心念念的靈兒。只好再重頭找起。在白河村,他們以外的重逢了。在這段失蹤的日子,靈兒一定想了很多:丈夫已經不記得我,我已有孕,胎兒不會等,孩子出生之前李逍遙不恢復記憶,我就沒辦法和他解釋這孩子是誰的;我是女媧族的嫡系族裔,身負保護人間拯救蒼生的使命,不能給恬淡的家庭生活了。也好,他把我忘了就忘了,可以免去他再為了我去赴湯蹈火,隨時有性命之憂。當務之急,就是我趕緊離開他。他已經被招為了林家女婿,我順水推舟成全他吧。逍遙哥哥,你我緣分已盡了。

韓醫仙對靈兒這種奇怪的態度肯定不解。韓醫仙已經看出來了,靈兒已有身孕,又見李逍遙對她如此親密關心,忙不迭的追進來,又為了她的身體健康和安危問長問短,靈兒腹中的孩子,十有八九就是面前這位李少俠的。可是她為什麼懇求我不要告訴孩子的父親呢?李少俠不是一個薄情之人,韓醫仙也看出來了,以此相勸靈兒。但是靈兒只是默不做聲,這怎麼解釋呢?全都沒法開口。李逍遙為了給靈兒找藥,又是一番辛苦勞累。李逍遙沒有想到的是,靈兒好了以後,竟然第一句話就是“我想留下來,醫治村民,報答醫仙的恩情。”他們結伴而行,就是去苗疆尋母提親的,怎麼靈兒反悔了不願意去找媽媽了?李逍遙一肚子疑問,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靈兒只是想卸掉他肩頭的擔子。靈兒瞭解李逍遙,他不會躲避推卸責任。她除了自己默默走開不叫他知道,沒有別的辦法。一旦李逍遙知道了,就絕對不會一走了之不管不問。

石長老也來中原迎接他們的王位繼承人了。面對苗人對李逍遙的阻攔,李逍遙惡狠狠的“本少爺要進去,誰也別想攔著!”他和苗人有什麼關係?還不是為了靈兒的緣故,他才一意要進去和苗人爭奪誰護送靈兒回苗疆。李逍遙不願意靈兒離開自己,才和來搶奪靈兒的石長老一頓惡戰。他應該有數,自己不是石長老的對手;但是仍然為了留住靈兒和他惡戰一場。他不是對手,輸了。石長老要殺了李逍遙和林月如,是靈兒挺身而出,以死相逼,保住了丈夫的性命。然後,她就默默的拖著有孕之身離開了。她肯定以為,我走了,也有人護送我了,逍遙哥哥不會再來找我了,他應該放心了;你我的緣分已盡,以後只有拜託林姐姐照顧你陪伴你了。但是她沒有想到,李逍遙對她的愛情,已經到了生死不離的地步。面對韓醫仙,李逍遙堅決的說“我不會讓她離開我!”韓醫仙呵呵一笑“我相信你和趙姑娘還有緣分的。”因為韓醫仙知道,靈兒是拖著李逍遙的孩子走的。從一個外人的角度講,這就註定李逍遙和趙靈兒的故事還完不了。

然後李逍遙開始跋山涉水,從揚州走到長安,一路殺盡妖魔,磨練武功,終成身手矯健的俠士。中間在苗人客棧外面,他和靈兒擦肩而過。聽到門外那一聲驚叫,昏迷過去的李逍遙馬上聽出來“靈兒!那是靈兒的聲音!”待他出門,靈兒已經不見蹤影,被孤獨劍聖帶走了。

在長安的日子,好像沒有靈兒什麼事情,是李逍遙和林月如感情發展的巔峰。但是他們不去長安,就得不到雷靈珠,五顆靈珠就少了一顆。去長安最重要的收穫,是得到了五顆靈珠之一的雷靈珠。面對林天南的決鬥相逼他放棄靈兒,李逍遙仍然是“恕晚輩難以從命!于情於理,我都不能置靈兒于不顧!”姥姥嚇唬了他一下,他就馬上娶了靈兒,而且心甘情願和她有了肌膚之親。面對林家三番五次的逼婚,李逍遙仍然是堅決拒絕“並未想到婚姻一層”“別叫我姑爺!”但是李逍遙是重情重義的“難卻明月深情許,執手允諾共今生。縱使明月輝如玉,白蓮於君心深重。”林月如即使輝如玉,但是靈兒已經深重于李逍遙心中,拔也拔不走了。即使是李逍遙給林月如許諾的時候,也是以保證靈兒的安危為前提。林月如“假如有一天,我遇到這種事,你會不會犧牲自己來救我?”李逍遙“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就回避了林如的問題。如果靈兒平安無事,李逍遙肯定會去救月如;如果靈兒和月如都有安危,在李逍遙心底深處,他是會先去救靈兒的。這一點,連林月如本人都十分明瞭“如果是靈兒妹妹,你一定肯的,毫無猶豫~”林月如跟了李逍遙一路,她已經瞭解他的心意了。他的心就是把靈兒擺的更重。我寫到這裡,為月如心酸一小下~~~~~

之後李逍遙和酒劍仙追到了蜀山,只是為了尋找靈兒。得知靈兒被劍聖當成妖怪,打入鎖妖塔煉獄最底層,——女媧族裔送給靈兒的第四份大禮。李逍遙知此馬上和蜀山掌門翻了臉“你們把人命當成了什麼?”“你們不放人,我自己去救!”連林月如也勸不了李逍遙了。“李大哥,此途兇險,我們該從長計議才是。”“我管不了那麼多了!鎖妖塔如此兇險,靈兒能挺得了多久?況且她根本沒有任何錯,為什麼要受這種罪!”酒劍仙只好問道“你一定要去涉險?”“晚輩心意已決!”眾人聞此默然~~~

李逍遙執意要闖鎖妖塔救靈兒。這不僅僅是責任,是義了。如果僅僅是責任,是義,他得知靈兒被苗疆重臣石長老接走了,這個責任就已經盡完了。石長老絕對會保證他們的王位繼承人的安危。李逍遙已經犯不上在上杆子非要盡什麼責任了。但是他還是去追尋,去尋找,從沒有懈怠過。只能說,他就是想靈兒留在自己身邊。不僅僅是護送完畢就完事了。

李逍遙歷盡千辛萬苦,一路殺盡各種擋路的妖怪,終於走到了鎖妖塔的最底層。這也是整個遊戲的最高潮。

見到靈兒的真身,青鱗紅發,人首蛇身。靈兒流著淚,呼喚了一聲“逍遙哥哥”。李逍遙備受打擊,他幾乎站立不穩,說話也結巴了“靈兒,真的~~真的是你嗎?”靈兒流淚說道“我只是醜陋的蛇女,又失去了化成人形的能力,你何必犯險來救我~~”靈兒的苦心全都白費了,她就是想默默的走開成全李逍遙作為一個凡人的普通快樂,但是他還是一路執意追來。我已經不能再化為人身了,你何必非要尋覓一個總是拖著一條蛇尾巴的我呢?在此刺激之下,李逍遙驀然記起了仙靈島的種種,記起了看見她在蓮池沐浴時,他驚為天人的時刻;記起了她好心贈藥又相救;記起了那一夜的誓言,記起了蘇州城外,他“我李逍遙對天發誓,從今天起決不讓你一個人孤苦伶仃!”李逍遙也許一路走來都是懵懵懂懂,但是此刻所有的事情全部明瞭。靈兒面對見到真相備受打擊的丈夫,念出了她唯一有些許怨念的詩“錯把牛郎當情郎”。李逍遙面對靈兒的真身,痛悔不已“靈兒,都是我不好,是我對不起你!”“那已是,過去的事~~”“一夜夫妻,一世恩情,你如有不測,我豈能獨活?”我不管你是人是妖,是人身還是蛇身,你都是我心愛的靈兒,都是我心愛的妻子!然後他禦劍飛行,親自把靈兒從劍柱上抱了下來。安慰她“靈兒~~一切都沒事了!”

善良如靈兒,並沒有忘記此時已經被李逍遙撇在一邊的林月如。主動叫了她一聲“林姐姐,我~~”“林姐姐,謝謝你。”

李逍遙在鎮獄冥王面前,仍然為靈兒辯護,仍然挺身保護她,仍然為了靈兒不把這個自詡為正道的神放在眼裡。靈兒被鎮獄冥王打倒了,李逍遙失聲大喊“糟了!”靈兒就是靈兒,面對水深火熱的迫害,她說出了“上天既賜予我不同於凡人之力,就有我必須去做的事。我若死於此,不但有愧於天地,更對不起千千萬萬崇拜我的苗民黔首。道歸道,魔歸魔,而我是我,神佛也不能決定我的命運!”的鏗鏘誓言。覺醒了自己的女媧力量,合力打倒了鎮獄冥王。此時,靈兒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在蓮池沐浴洗澡,要和李逍遙逛逛廟會的小姑娘了,她已經在千災萬劫中,歷練成了保護人類的大地之母了。

出了鎖妖塔,五顆靈珠也齊全了,靈兒就此走上了她的宿命之路。——除了生育憶如,那是她的個人事情(但也是為了女媧的血脈延續下去不是?)

李逍遙面對的是林月如冰冷的屍體和靈兒的傷重昏迷,他悲痛欲絕。但是李逍遙就是李逍遙,擦乾眼淚,他還是為了保住母子二人踏上了征途。(聖姑已經交代了,靈兒為母則強,死不了的。鎖妖塔的水深火熱靈兒都熬過來了,這會有聖姑的照料,她肯定死不了。如果李逍遙更看重林月如,就該先去給死去的林月如找復活藥。這個更急。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只是為月如哭泣,然後接著給靈兒母子找藥去了)

靈兒順利生下了她千辛萬苦保住的女兒,為了紀念林月如,善良的靈兒為孩子取名“憶如”這多少滿足了林月如“三個人在一起”的願望。生下了憶如,為女媧族留下了血脈,靈兒就該去履行自己來人間的使命了。她的負擔和責任太沉重了,都毫不留情的壓在她的弱小雙肩上。而這一路,李逍遙始終都在關心她,始終都和她站在一邊,始終都是毫不猶豫的為了救她赴湯蹈火萬死不辭。靈兒得到如此夫婿,是她不幸一生中的最大幸福。

李逍遙終於在石像處見到了喪失肉身的巫后。巫后問他“李逍遙,本後問你,你可是真心愛著靈兒?”面對巫后,靈兒的娘親,李逍遙說出了仙劍一,這部無聲勝有聲,時時處處以愛感動我們的遊戲裡,中唯一一個愛字“靈兒是我的妻子,我當然永遠愛她。”有了如此堅定的語言,我們還用懷疑李逍遙對靈兒的愛嗎?

李逍遙回到了十年前,又一次救了靈兒。李逍遙成為一代大俠,不為別的,只為尋覓靈兒,不成為一個大俠就不能保護靈兒。

靈兒生下憶如後,去拜會母親。母親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巫后面對女兒女婿,對李逍遙這個女婿持完全贊成的態度,喜愛之情溢於言表“為娘最欣慰的是,你有了一個寬容你,愛護你的丈夫。這一點,你比為娘的幸福多了。”李逍遙所做的一切,沒有白做。他完全配的上靈兒。巫后歷盡滄桑,識人之心一定不弱,她贊成了女兒女婿的婚事,就說明李逍遙完全配的上舉世無雙的靈兒。因為李逍遙對靈兒的愛,是天下絕戀,舉世無雙。

靈兒披上母親遺下的披風和法杖。此時她已經不是李逍遙一個人的靈兒了,她是全天下人民的大地之母。她用五顆靈珠祈到了雨水,解除了人民的七年大旱。人民拍手相慶。面對白苗族長的感謝,她只是淡淡的說道“我只是繼承我娘的遺志,做我該做的事情罷了。”靈兒永遠是那麼淡然。“該面對的,總是該去面對。”就此踏上了和水魔獸同歸於盡的漫漫不歸路。

在南詔王宮,靈兒的孝心和王者風範已經盡顯無疑。“無論您做了什麼,您都是我的父親~~”原諒了親手迫害了自己和母親的父親。“如果你發誓不再使用邪魔獸,我可以饒你一命。”面對拜月教主的作亂,靈兒盡顯王者風範。在這個時候,李逍遙始終守護在她身邊,不離不棄,沒有膽怯,沒有逃避。當靈兒被假巫王的毒劍一劍刺中,李逍遙怒火中燒,殺了樹精。“可惡!!!我要替靈兒報仇!”靈兒肉身已死,精神還在,還提著自己最後的靈力,和李逍遙,南詔國的駙馬,還有阿奴,殺了作亂的拜月教主。可奈何,拜月教主不甘心,躍入水中和水魔獸合體,招來了拋天巨浪,淹沒了人間,沖散了緊緊相依的李逍遙和趙靈兒這對苦命的鴛鴦。李逍遙在大水中,只能救一個是一個,他找不到靈兒了。這時的靈兒,已經拿著天蛇杖~~~~~~寫不下去了。哭~~~~~~~~

懸崖上飛來了一個天蛇杖,照耀著一縷金光。天蛇杖的主人,就是為人間重新帶來陽光的趙靈兒。選擇和水魔獸同歸於盡,是她唯一一次,沒有考慮她的丈夫李逍遙是什麼感受的舉動。因為她不死,死的是全天下人,包括她的丈夫李逍遙。李逍遙走遍天下,費盡力氣,耗盡感情,不過是換來了和靈兒短暫的一年,還聚少離多的婚姻;還有靈兒的逝去——這是女媧後裔身份,送給靈兒的第四份大禮——和心愛之人永遠天人永隔。

靈兒沒有逃避過自己的使命,沒有抱怨過自己悲慘的命運。她最後死去的時候,臉上的神情是堅決的,平靜的。我知道,她在牽掛什麼——作為一個女人,不過就是她的丈夫還有剛出世的女兒。這份牽掛,只能帶到天上,不能留在人間。

李逍遙失意的走了,背影是多麼落寞。他知道,這才是他的靈兒所做的——為了蒼生犧牲小我。如果靈兒不這麼做,就不是他李逍遙深愛的趙靈兒了。

李逍遙看得見開始,卻看不見結局。當他和靈兒攜手離開余杭的時候,肯定以為和自己攜手還鄉的還是靈兒。但是在大雪紛飛中,撐著傘抱著憶如等著他的是,成了活死人的林月如。

最後用仙劍賦結束這篇文章

“白蓮殞,桃落澗,仙靈洞天”——趙靈兒

“青衣袂,形如飛,逍遙難解”——李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