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源自為愛付出——仙劍雜感
作者:聖靈披風

其實, 那麼多年仙劍情感討論下來了, 除了 “逍遙最愛是誰” 這個命題之外, 也有一個相似的命題被一再提起. 就是說, 誰能給逍遙更多幸福, 或者說誰更適合逍遙, 並經常被用作證明逍遙更愛誰的證據. 我感覺很多對這個命題的討論還是只停留在表面, 因此借這裏也想講講自己一些最近才在我思維中顯得清晰的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有這麼一種看法, 月如相比靈兒能給逍遙帶來更多的幸福, 因為她能付出給逍遙的更多. 或者說, 月如 “吃到老, 玩到老” 的理想更契合逍遙從小要當一個萬人矚目的大俠的夢想, 因此月如相比靈兒更適合逍遙. 而對這兩個推斷的結論我覺得都是應該打上問號的.

第一者, 說月如能為逍遙付出更多, 因此能帶給逍遙更多幸福, 我覺得這一因果關係並不能成立. 最近看了電視劇後, 更產生這麼一種感悟: 一個人, 真正幸福不在於接受別人的付出, 而是自己為所愛的人, 所愛的理想的付出. 逍遙的情感同樣遵循這麼一種邏輯. 千里崎嶇不辭苦, 仗劍江湖為紅顏的唯一解釋就是他認為這是自己人生不可取代的幸福. 在電視劇裏, 這點表現得清晰而不含糊. 尤為中段靈兒為了不牽累逍遙而和他絕情分手的一段, 逍遙的傷心欲絕以及之後每每以酒澆愁, 原因正是在於靈兒的離去奪去了逍遙最不可替代的幸福. 而靈兒希望的, 逍遙從月如那兒得到一份自己無法給予他的, 完整的愛的付出, 卻並不是逍遙所真正要的幸福. 此後逍遙堅持闖鎖妖塔, 衝破人神共築的天塹也要救出靈兒, 也源自於他永不放棄自己所要卻一直受挫的幸福.

遊戲中雖然一直沒有明確, 以至於人們每每在 “愛” 和 “責任”之間爭執不決. 但是, 李逍遙最終還是以自己在鎖妖塔底的選擇說明了一切. 這不是愛情的選擇------事實上逍遙從來沒曾面臨過靈兒和月如之間二選其一的難題, 但這卻高於愛情的選擇------因為這是逍遙未來人生的抉擇. 當李逍遙看見靈兒的真身, 知道她不是人類之後, 以女媧在中原被視為異類, 視為妖(遊戲中無論設定還是劇情都有體現)這一點來看, 李逍遙如果選擇了靈兒, 將無法立足於名門正派之間, 而他當一個萬眾矚目的大俠夢想也將不得不一併放棄 (想想劍聖和林天南對靈兒的態度, 想想姜太師叔的結局). 而李逍遙從此將和靈兒一道肩負女媧族的艱巨使命, “吃到老, 玩到老”業已不再可能. 結果是, 逍遙選擇了靈兒而把自己的未來人生完完全全地為她付出, 甚至放下了自己的大俠志向, 選擇了同靈兒在刀山火海的女媧宿命中風雨同路. 到這種地步, 責任和道義已經無法解釋了, 因為逍遙的選擇已經顛覆了當時的道義準則. 唯一的解釋, 還是那一句: 為靈兒付出是逍遙心目中高於一切, 不可取代的幸福.

想通了這一點, 其實分析第二個推斷也就不難了. 誰更適合逍遙, 無需我們揣測, 逍遙已經以行動告訴了我們. 無論是 “吃到老, 玩到老”還是 “當一個萬眾矚目的大俠” 都不是逍遙追求的最高理想, 是逍遙會願意為了靈兒果斷捨棄的. 有人會覺得逍遙犧牲太大, 捨棄太大, 但為至愛付出, 任何捨棄或是犧牲同樣是逍遙不可取代的幸福. 正如楊過是一個生**管閒事到極點的人, 管李莫愁師徒的閒事, 管陸無雙的閒事, 管完顏萍的閒事, 十六年後還自設公堂審貪官, 管閒事甚至管到老頑童和瑛姑的頭上, 末了還要管張君寶的閒事. 誰能說他和小龍女的性格能夠契合, 但誰又能說他不憧憬回到古墓與小龍女共度餘生呢? 楊過認定為小龍女付出一切是他不可取代的幸福, 其他都可以為此捨棄, 是一樣的道理.

說到這裏, 更增一分對靈兒的憐愛. 因為這一份為愛付出的幸福, 靈兒從不曾擁有過. 因為要承繼宿命的她一無所有, 她即使將自己所剩無幾的所有都為逍遙付出, 也無法給予逍遙一份尋常愛人能給予的完整的愛的付出. 是宿命奪去了她為愛付出的權力和由此而來的幸福. 因此, 對比靈兒和月如對逍遙的付出, 這本身並沒有公平可言. 結果, 逍遙愛靈兒越深, 越增添靈兒對逍遙的虧欠. 而正因為太在乎逍遙, 靈兒將自己無法付出的苦想像成逍遙無法從自己這兒得到付出的苦, 並因此做出離開逍遙的抉擇. 她那時候也許無法明白, 她的離開才是逍遙真正的痛苦, 但我們無法因此指責靈兒. 要明白 “幸福在於付出而非接受” 這個道理, 並不容易, 睿智如阿七也沒有明白. 他告訴靈兒的那席話, 包括 “相愛不如相知”, 是一個善意的錯誤. 而真正的相知, 是逍遙和靈兒之間那句樸實無華的承諾: “我不會死”. 彼此明瞭, 自己是他/她高於一切的幸福, 因此為了最愛的人珍惜自己的生命. 可歎, 女媧的使命最後奪走了靈兒的生命, 奪走了逍遙的幸福所系. 靈兒苦撐著回到逍遙身邊, 哪怕只能多陪伴他片刻, 為的是, “留下來的人是最痛苦的, 我不要逍遙哥哥承受這種痛苦!” 這, 才是真正的相知.

仙劍愛好者中男性多偏靈, 女性多偏月是事實, 不難理解. 多數人會站到付出者的角度上, 女性也許會希望月如的付出得到公正的回報. 而男性則也許會更瞭解逍遙為靈兒無悔付出的原因. 從頭到尾靈兒都不可能全心全意為愛人付出, 因為承繼使命的她原本一無所有, 臨了連生命也不能交付給愛人. 從男性付出者的角度看待靈兒, 相較從女性付出者的角度, 也許更容易看得清晰, 明白女媧宿命所奪走靈兒的幸福, 公正地珍視靈兒的付出, 還給這位勇敢承繼使命而不得不放棄為愛付出權力的少女被愛的權力. 畢竟, 如果定要憑藉付出的多少來衡量愛的深淺, 對靈兒實不公平. 況且, 按照這個邏輯, 又有誰曾為阿七說一句公道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