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開了
作者:清水秋香

“娘,你看,蓮花又開了耶!”

“是啊,靈兒,蓮花開了。”

永遠記得這段對話,單純,美麗。

幼年的我,總喜歡在蓮花綻放的夏日和娘親一起眺望遠方,看著火紅的太陽在玫瑰色的黎明升起,有著美麗的蓮花做背景;喜歡在蓮花綻放的夏日和娘親一起眺望遠方,看著冰清的月兒在璀璨的繁星中升起,有著美麗的蓮花做背景……

忘不了,那有著如蓮花般清麗的臉龐,全身上下透出蓮花的氣質——在夏日,在蓮花綻放的夏日裏,有著濃濃的親情。

是的,蓮花開了,去觀賞蓮花——我,還有娘親,一起去看蓮花,永遠,永遠……

曾經在夢中見到過娘親,她的降臨,是伴著純潔美麗的蓮花,那樣純淨無瑕,光彩照人。這一切的一切,好愜意,好靜謐……

就好象……從前一樣……

“娘,你看,蓮花又開了耶!”我開心地叫著,蓮花,我從小就喜歡,因為它們對我來說,有種不可抗拒的親切感。

“是啊,靈兒,蓮花開了。”娘親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身後,她倚著蓮花池畔的石頭,望著綻放著的蓮花,笑了。那蓮花般的笑容,如此純潔;蓮花般的臉龐,如此溫馨。

——也是一個夏季,也是一個蓮花綻放的季節。一樣的人,一樣的真。也是那句“娘,你看,蓮花又開了耶!”,也是那句“是啊,靈兒,蓮花開了。”

夢醒了,出現在眼前的卻是姥姥的臉,她說王宮發生了變故,留在這裏的話會有生命危險,我們必須快點逃離這個王宮,去一個叫“仙靈島”的與世隔絕地方。

我只問,那娘親怎麼辦,她是不是和我一樣危險,我們是不是應該一起逃。

沉默,沉默,又是沉默。

姥姥最後只說,娘親一定會跟來的,一定會,雖然她現在還不能……

真的嗎?我將信將疑地問,姥姥卻再沒有給我答復。

娘,我一定會等你一起離開。我小聲對自己說。如果娘就在我面前,我一定會大聲對娘說,我不要去什麼仙靈島,我只要留下來陪娘親,等娘親再帶我去看蓮花……

槳動了,船開了,娘親卻沒有跟來。

姥姥說,娘有事情不能來了。師父也說,我們去仙靈島等娘親……

朦朦朧朧中,我明白了什麼。

默默地點了點頭。心理卻一直默念著,娘,你一定要來仙靈島哦,靈兒在那裏等你一起看蓮花……

仙靈島上也有蓮花,和苗疆的一樣美,一樣純。

還是一個夏季,還是蓮花綻放的季節,我已經在仙靈島上度過了七個春秋。我仍然在等著娘親到來。姥姥卻沉鬱地告訴我說:“你娘親……她……不會來了,她已經被壞人害死了……”

我的耳邊真有千萬個巨響,仿佛有千萬把刀在錐心,腦子裏頓時一片空白。很久,過了很久,我才顫抖地小聲對自己說,不會的,娘親不會就這麼走的。我對著眼前模糊的一切大叫:“娘親,你說過會帶我一起看蓮花開的。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轉身跑近水月宮自己房間的一刹那,淚水簌簌地落下來。

娘,我不會再要求你帶我去看蓮花了,我只要你到仙靈島來親口告訴靈兒,告訴你最愛的女兒,你還活著,真真切切地活著,對不對……

外面傳來淅瀝的聲音,下雨了,我一個人坐在床上,麻木地聽著雨聲,幻想著,雨後娘親還能帶我去看那美麗的蓮花,多好。

第二天,放晴了,還是伴著純潔美麗的蓮花,還是那樣純淨無瑕,光彩照人。和七年前的那個夢一樣,一樣……

我走出水月宮,看晶瑩的露珠在蓮花瓣上跳動,清風吹過,花瓣輕輕悠悠地隨風起舞,那清麗的身影在蓮花上搖曳。

“娘,你看,蓮花又開了耶!” 我對著蓮花靜靜地從心底發出這樣的聲音。

“是啊,靈兒,蓮花開了。” ——熟悉的聲音從遠處隱約傳來,好像是那純淨的蓮花,又好像是那潭蓮花池水。

依舊喜歡在蓮花綻放的夏日眺望遠方,看著火紅的太陽在玫瑰色的黎明升起,有著美麗的蓮花做背景;喜歡在蓮花綻放的夏日眺望遠方,看著冰清的月兒在璀璨的繁星中升起,有著美麗的蓮花做背景……

忘不了,那有著如蓮花般清麗的臉龐,全身上下透出蓮花的氣質——在夏日,在蓮花綻放的夏日裏,有著濃濃的親情。

是的,蓮花開了,去觀賞蓮花——我,還有娘親,一起去看蓮花,永遠,永遠……

“娘,你看,蓮花又開了耶!”

“是啊,靈兒,蓮花開了。”

永遠記得這段對話,單純,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