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面墻
作者:零星飄絮

我擁有一頭紅顏色的頭髮,這一點就有點讓我引人注意,再加上那個可代表我性格的大眼睛.嘿嘿!我就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小可愛.但有時,我也是一個讓人頭疼的淘氣包。因此,嬸婆經常說我:“你跟你爹真像,唉~~~~”其實我覺得一點都不像,在我懂事起,爹爹就很少笑,面部的表情總是一板一眼的,像極了劍聖爺爺。難道當大俠就得扮酷?不過我倒是見過一次爹爹最滿足的表情。那是在8歲那年,在畫軸中尋找父親時,爹爹說:“能跟你娘這樣過一輩子,我就滿足了。”我當時還在笑爹爹就這麼容易滿足。後來仔細想想又覺得好奇怪,娘不是一直都昏迷著嗎?怎麼爹的表情就像好久不見.說到娘也有些怪,聽說當年娘是一個與大家閨秀相反的女中豪傑。常常與爹爹當“戰友”。娘看我從來都是用慈愛溫柔的目光。而看父親卻有一絲哀愁。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一件怎樣的事情,為什麼她是我娘,爹爹卻不娶她。娘所擅長的武器是鞭子,可在玲瓏福地上小虎哥卻說那神杖似乎還帶著我娘的溫暖。說起這些怪事,就是一件接著一件。唉!不想了,反正想了也不知道答案。

嘻嘻!我玩著我的尾巴!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腿居然變成一條青色的大尾巴!好好玩呦!

“你在幹什麼,憶如.”哇!好大一聲,差點把我嚇死,回頭一看,竟然四目相對的是爹爹那打著陰雲的臉。

呼!我舒了口氣,我笑得更可愛的說:“爹爹你看多可愛呀!”

爹爹一把抓住我的手:“快點變回去,聽到沒有.”那表情是我從未見過的陰雲的臉更進一步。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爹爹如此可怕的表情。

“變就變嘛。我嘟囔著。

“記住下回不可以再這樣”

看著父親離去的背景,我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好氣憤。因為賭氣,晚飯我也不打算吃了,可月如娘親卻來叫我吃飯,見我不動,又立刻關心地問:“怎麼了,是誰欺負我家憶如了”

我便把白天發生的事告訴了月如娘親,讓我沒想到的是月如娘親竟臉色一變,哀愁在臉上化開了,欲言又止…….

為了讓月如娘親開心點,我只好去吃飯。晚飯父親的座位卻是空的。吃過晚飯我本想去院中數蓮,在路過父親的房間時,我停下了腳步。總覺得自己應向父親去道歉。剛要敲門卻聽見一些含糊不清的話。我推開房門,屋裏滿是酒味,父親趴在桌子上,手裏還拿著……咦!這不是那神杖嗎?怎麼會在這。父親的說話聲,打斷了我的思路:“靈兒…..靈兒….靈兒….”

“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仙靈島。”這是月如娘親的聲音,發生了什麼事?我立刻跑了出去,看到有很多殺手,各個拿著武器。只見一個殺手將武器向上一舉。所有的殺手都向我們沖了過來。我真恨我平時不好好練武功,現在還得月如娘親保護我,但我能感覺到月如娘親根本就應付不過來,而嬸婆雖然武功不錯,但是必定年齡與寡不敵眾的原因,也讓嬸婆很吃力。就在這時一道寒光閃過,離我們最近的敵人都倒下了,我隨閃光處尋去,竟看到一人,是爹爹,心裏頓時有了希望。

“想必閣下就是李逍遙。”從殺手群中鑽出一個看起來有點實力的人。不等父親說話,那人擊了三下掌。又從懷中抽出一條青絲帶。“閣下可知這是什麼?”

“她在哪裡?”父親一看那青絲帶慌忙的表情立刻寫在了臉上。

“先別急,閣下要的人我已帶來了。”正在這時一個殺手捧著一個罎子出來“這就是她’那個頭目指著罎子。

突然一股殺氣從爹爹背後襲來,爹爹還未完全轉身,就以身重一掌,鮮血自嘴角湧出。殺手在一次攻擊,這一次殺手似乎比剛才還要多,招招斃命,但父親,月如娘親,嬸婆他們就像達成共志,想辦法把我帶出人海。看著在人群中奮戰的爹爹他們,我就想再一次沖進人海,可是自爹爹房間發出的光,就像招了我的魂兒,無法抗拒向那挪步。無意間拿起了神杖,我的雙腿又變成了蛇尾,輕輕揮舞神杖,瞬間之內只剩三名殺手,剩下的全部慘叫倒地。

“好厲害的小姑娘,居然能破我們主公的攝屍術,不過李逍遙你既然不讓我完成任務,那我就送你一個禮物。話語剛止,那罎子便掉在地上,在罎子與地相碰的那一霎那,壇裏的白灰四濺,那人大笑揚長而去。爹爹瘋了似的向白灰撲去趴在地上,使勁的劃拉著白灰,爹爹嘴角的血與白灰粘在一起。

“爹,逍遙”我月如娘親同時呼喚,爹爹終於睜開了朦朧的雙眼。爹爹突然抓住月如娘親的手問:“你們還好吧!那個骨灰…..”

“你放心,我們都好,包括那個骨灰,好好休息吧!”說完月如娘親便轉身出去,可是我看見她分明用手去擦那止不住地淚水。

晚風輕拂,使人感到涼爽,似乎可卸去一身的疲憊,是啊!最近爹爹這一倒下還真讓人沒了主意。就連月如娘親也出來“看蓮”“娘今天還好吧?”

“嗯”

“對了,娘那罎子裏裝的是誰呀!”

“憶如,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應該非常尊敬她,不只是你任何一個人都應該尊重那個罎子。這麼多年來你爹一直都有一個沒有結果的夢,現在那個罎子的出現……不過也許你爹早就知道這個結果,蜀山派弟子眾多,都毫無音訊,是的,早就該知道這個結果。就像為什麼我不嫁給你爹一樣…….”

“我不要你娶我,我知道你的心早就死了,我不要你因覺得虧欠我而娶我。你已經當了蜀山掌門,你知不知道你昏迷時你都說了什麼,現在你的心已經死了,何必再來浪費你我的感情,我只希望照顧憶如,看著你們生活得不錯我就滿足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的身體已經少了太多的知覺。

說著說著月如娘親陷入了沉思,沉醉在自己的世界。

“爹爹,憶如好高興,爹爹的身體終於好了,來,嘗嘗憶如親自為爹爹下廚做的湯。”我舀著湯,把湯端到爹爹的面前。當……當……當也不知是誰,在這麼有情調的情況下,敲門,我嘴裏嘟囔著。來的是一位蜀山弟子,我的心頓感不好,一定是出什麼事了,果然不出所料。蜀山弟子彙報:“近來到處都有妖怪害人事件發生,妖魔勢力都在回升。”

“好,你先回去吧,我隨後就到。”

爹爹目送那人走後,就開始收拾行李,我和月如娘親幾乎同時說:“我要跟你去。”但爹爹卻回絕了。我雖然嘴上說不去,但心裏還是想去,我真的很害怕,是不是那些殺手的組織,天啊!那該有多危險呀!明天早晨爹爹就要出發了。回到房間我心神不定的撫摸著神杖,突然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那是……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少年,手裏拿著神杖,兩眼空洞無神,如行屍走肉在大雪中漫行,心裏想著許下的種種誓言。

“我李逍遙對天發誓,一定不會再讓你孤苦伶仃”

“我一定不會讓她離開我”

“你們以為靈兒在塔里能挺多久”

“一夜夫妻一世恩情。你若有什麼不測,我豈能苟活”

“靈兒是人間的仙女,當然與凡人不同”

“傻靈兒,我們夫妻其利斷金,不能打敗水魔,死在一起就是了”

是的,死在一起就是了,為什麼還活著,對!為了憶如,就算心死了,也不能再讓憶如受到一點痛苦。少年從山路走到了平地,不經意地抬頭看到不遠處的松樹下,站著一位打著油傘的紫衣身影,那少年似乎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體,血象趵突泉一樣,從嘴角湧出,落在雪地上,猶如淒婉冷豔梅花圖。

另一個場景是大水滾滾而來,一位嬌小小的身影,挺身而出,形成的光環擊退了水魔。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看到這樣的光景。我似乎明白了為什麼父親的“冷漠”,娘親的哀愁,為什麼看到我有蛇尾時,父親那驚駭表情。也許有一天我也會像那位身披紅披風的仙子一樣,去捍衛和平,不惜鮮血與生命。

是啊!我們每一人的心中都有一面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