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蓮之前世今生
作者:飄雪

(一)

本以為會形神俱滅的趙靈兒,沒想到自己會魂魄齊全,並來到天界.

王母對靈兒說:"趙靈兒,你能為天下蒼生而捨身取義,實在可歌可泣.你天生靈力過人,只因為情所牽制,才為能發揮到最大極限.現在你只需拋棄紅塵,便能修成正果,位列仙班,成為白蓮仙子."

靈兒想了一會兒,搖頭道:"靈兒笨拙,無法忘情.願回塵世中,守護大地."

"善哉善哉,靈兒你要想清楚,不可重滔上世的複徹啊."

靈兒回頭一看,竟是觀音菩薩,便問:"觀音娘娘何出此言?"

"你看."觀音菩薩一邊說,一邊拿出一面鏡子.鏡子中出現一個男子,竟與李逍遙長得一模一樣.觀音菩薩道:"此男子乃汝今世夫君李逍遙之前世,姓遊名笑天."

只見笑天步向蓮花池.正是盛夏,蓮花開得好不燦爛,笑天酷愛蓮花,於是來此觀賞.

但笑天不喜歡鮮豔的紅荷,獨愛出污泥而不染的白蓮.他還覺得,娶妻必定要有白蓮的氣質.

在白蓮池中,一朵孤蓮亭亭玉立,潔白如雪,通透似霜,真是美得不可言喻.這時,傳來宛轉清雅的琴聲,和此情此景配合得天衣無縫.

笑天抬頭一望,見到一名白衣女子正在不遠處撫琴.她的肌膚像白蓮一樣潔白無暇,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像星星般明亮;而且她由內而外散發出一種清麗脫俗的氣質,並有著"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蓮花般光芒,美得如煙如霧,不可捉摸.

笑天一看到這位女子,便有了好感.

過了一會兒,那位女子好象想起什麼,急忙要走,忘記帶上琴了.

"姑娘!"笑天叫住她.

那女子吃了一驚,大概不知有人在此,便回頭一看.

"你的琴."笑天道.

那女子嫣然一笑,道:"你我有緣在此相識,此琴便相贈閣下吧."說完便離開了.

笑天珍而重之地把琴捧回家,放在書房裏.當天晚上,笑天正想著何時能再見到她,卻被書房傳來的琴聲打亂思緒.他剛想去看看,琴聲又沒了.

第二天,笑天到鏢局去.平時他很少去的,但今天卻覺得非去不可.沒想到會遇到昨天那位女子.

"姑娘,還認得在下嗎?"笑天向前道.

"當然認得,沒想到你是開鏢局的."

"祖傳生意而已.對了,你來這兒有事嗎?"

"我想到這兒工作."

"什麼?!"笑天大吃一驚:"你為什麼要在這兒工作?你從哪兒來的?家在哪兒?家人知道嗎?"

"我叫白湘蓮,本是要探訪親人,路經此地.沒想到盤川用盡,只好工作來賺路費.你問這麼多,是不信我還是不想請我?那我走吧."說著,果真要走.

笑天連忙攔著道:"白姑娘別誤會,我沒這個意思.只是見你才十六七歲,才多口問句.如果姑娘不嫌棄,我們鏢局很樂意你來工作.你千萬別生氣."

湘蓮撲哧一笑道:"看你緊張的模樣,人家剛才只是逗你玩而已."

笑天不好意思地笑了.

於是,湘蓮白天在鏢局工作,晚上在笑天家住.

(二)

時間飛逝,一眨眼過了半年.這半年時間內,笑天覺得湘蓮不止溫柔可人,而且惠質蘭心,不知不愛上了她,但又不好意思開口。

這晚,月亮高高地掛在天上,湘蓮獨自在後院中徘徊。以她的聰明,又怎會不明白笑天對自己的情意?只是,唉~,天意難違啊!

突然,書房傳來琴聲,急促而慌亂。湘蓮臉色大變,馬上沖進書房。而正在房間休息的笑天,也拿起劍,跑去書房。當他來到書房時,琴聲已止。只見對著後山的窗打開了,涼風“呼呼”地吹進來。笑天馬上跳出窗外。

天快亮時,笑天找到了湘蓮。

“湘蓮?你怎麼在這兒?”

“游大哥,那兒有妖怪。”湘蓮指著前面的山洞。

“妖怪?別怕,有我在。等我來收拾它。”說著就要前去。

湘蓮連忙攔著他,道:“游大哥,那妖怪不好對付,你快走吧。”

“男子漢大丈夫怎能臨陣退縮?它不好對付,我也不是好惹的。你放心吧,我一定能夠保護你。”

湘蓮深受感動,說:“那,那讓我們並肩作戰吧。”

於是兩人向洞中走去。

來到洞的最深處,只見有一條九頭巨蛇,正對著他們怒目相視。

“妖孽!受死!”湘蓮喝道。

兩人向九頭蛇怪攻去,鬥得難分難解。

幾百個回合過後,他們漸漸占了上風。湘蓮正要舉劍向蛇怪刺去,了結了它。忽然她又想到了什麼,不但沒有刺中,還分了心,被蛇尾擊中。幸好笑天反應快,擋在湘蓮身前,還一劍殺了蛇怪。

他扶起湘蓮,說:“湘蓮,你沒事吧?”

“沒事。那蛇怪以經死了吧?”

笑天點點頭,湘蓮的眼睛卻閃過一絲哀愁。

“我們走吧。”湘蓮道。

可是才沒走幾步,笑天便忽然倒在地上。原來剛才笑天擋在湘蓮身前時,不小心受了傷。

“游大哥,你受了傷為何不說?”

“你那麼善良,知道我受了傷還不嚇壞嗎?而且才那麼點小傷,不礙事的。別忘記了,我可是大俠來哦。哈哈--”

“什麼小傷?!那是千年妖怪,光是妖氣就不是你們凡夫俗子所能承受的。要不是你武功高強,恐怕早已命送黃泉了。”

“哪有這麼嚴重?!你難道不是凡人嗎?你一個弱女子都能承受,我當然也能。”

“可是--”

“別可是了,看你那愁眉苦臉的模樣。我不是已經沒事了嗎?快笑一笑。”

湘蓮聽了,只得強顏一笑,扶他回家休息。

(三)

當天晚上,湘蓮偷偷來到書房,望著那琴沉思。那琴因伴隨她多年,所以一遇到妖氣,便會響個不停。現在蛇怪已除,這個琴應該不會再響了吧。而她,也應該離開了。

第二天一早,湘蓮向笑天辭行。

“游大哥,我盤川已夠,是時候離開了。”

“那,那你家在哪兒?好讓我去提--去找你。”

湘蓮搖頭道:“我家好遠,好遠,你是去不到的。”

笑天急了,說:“那你能不能不走?我,我對你,你知道的。”

湘蓮難過地說:“你我有緣無份,你還是只當作了一場夢吧。”

“我不明白。”

“唉,我跟你說明了吧。我其實是蓮花大仙座下弟子---白蓮仙子。你是人,我是仙,我們是無法在一起的。”說完,湘蓮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笑天只好眼睜睜看著她離開,無能為力,獨自傷悲,一下子憔悴了許多.

有一天,笑天的表妹月兒來探他,見到他這副模樣,十分心痛,便道:"表哥,她已離去,你又何苦自暴自棄呢?"

"唉,月兒,你不明白.這種刻骨的相思之痛,等你有了心上人時才會瞭解."

月兒低聲道:"我當然瞭解."

"你在嘀咕什麼?"

"哦,沒什麼.你休息一下,我出去一會兒."

月兒來到後山的一個破廟中,對著殘舊的月老像中,說:"月老爺爺,我已經想清楚了."

那月老像忽然閃著金光,開口道:"小丫頭,想要我幫你和誰牽紅線?"

"月老爺爺,當初你見我向月老像誠心祈禱,所以答應幫我牽紅線.是不是無論是誰,你都會幫我?"

"那當然.上次你害羞不肯說,現在你就別婆婆媽媽了."

"請你幫我表哥游笑天和白蓮仙子牽紅線,令他們能在一起."

"那,那,那可不行!"

"為什麼?!難道你說話不算數?"

"傻丫頭,他們一個是人,一個是仙,在一起是會遭天譴的!"

"我不管!你答應我的,神仙怎能說話不算數?!"

"呃~,這樣吧.白蓮仙子是花仙,真身是一朵白蓮,必須要在天池才能長盛不衰.但白蓮生長的地方極奇嚴寒,凡人不能前去.我給一顆仙丹給你,服下能抵抗嚴寒,而且能進出仙界。至於能不能遇到白蓮仙子,就要看你表哥的福氣了。”

月兒再三道謝後,把仙丹交給笑天。笑天大喜,立刻前去天池。

月兒望著愛人離去的背影,自然苦澀萬分,心道:最美好的愛,是成全。我今生成全了你,但願來世能與你長相廝守。

(四)

回到天池仙界的湘蓮總是心神不定。起初她以為是因為不習慣仙界清閒的生活,後來才發現,是她只要一靜下來,腦海裏就會出現笑天的影子。笑天的一言一行、放蕩不羈,全都烙在她的心上,揮之不去。

“白蓮仙子,不好了。”一個小仙女匆忙趕來道:“蓮花大仙在外面和人打來了!”

湘蓮連忙出去,只見師父正和一個少年打架。是他?

蓮花大仙知道自己徒弟來了,便不想再和笑天糾纏,說:“湘蓮,快給我趕走這個私闖仙界之人!”

笑天望過去,見是湘蓮,便對蓮花大仙說:“大仙,你的徒弟以經是我老婆啦!”

蓮花大仙見他口出狂言,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喝道:“大膽狂徒,受死!”

雖然蓮花大仙很氣,但認為笑天只是一個普通少年,並未出盡全力;而笑天好象漫不經心,其實謹慎行事,一時兩人分不出勝負。後來,笑天趁其不備,舉劍刺去。湘蓮大驚,喊道:“游大哥,別傷我師父!”

笑天只好立即收劍,此時蓮花大仙見機不可矢,馬上攻向笑天。笑天來不及躲閃,只好閉上眼睛等死。正在這時,笑天覺得有人抱住自己。睜開眼睛一看,竟是湘蓮!

冰冷的劍,刺進了湘蓮的身體,仿佛刺進了笑天的心臟,好痛,好痛。

蓮花大仙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親手殺了自己的徒弟,顫聲問道:“為什麼?”

湘蓮說:“師父,徒兒不孝。”

笑天抱著湘蓮的身體,問:“傻丫頭,你為什麼那麼傻?”

湘蓮臉色蒼白,眼睛卻仍充滿笑意,說:“我生前不能和你在一起,現在能死在你的懷抱裏,我已心滿意足。”

湘蓮的身體漸漸變冷,笑天說:“你放心,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的,永遠。”

笑天抱起湘蓮,步向天池的池水中。膝蓋、大腿、腰、脖子,寒水沒過笑天的頭,只剩下幾個水泡。當最後一個水泡消失時,一切恢復了靜,仿佛什麼也沒發生過。

一絲微風吹過,池中的白蓮凋落一塊花瓣,見證著一對有情人的枯萎。

(五)

鏡中的影像消失了。

觀音菩薩道:“一切都是因果報應。白湘蓮和遊笑天的生死相許,感動了上天,所以你們今生才能再續前緣。”

原來如此,難怪靈兒和逍遙在仙靈島上初遇時,就仿佛認識了好久,一見鍾情。

王母道:“現在,你是時候歸位了。”

“並不是靈兒不答應,而是我道行不夠,未能做到無情無欲,恐怕不能得道。”

“難道你想和李逍遙在一起?”

“雖然靈兒不能忘情,但也知道人鬼殊途。而且我今生既為女媧的後人,自當守護大地眾生。”

“既然你主意已決,我也不便強留。你去吧。”

“謝王母成全。”

"爹、月如娘親!"憶如興沖沖的跑到逍遙和月如面前,說:"明天是中秋節,我們去余杭藏參加燈會好不好?"

逍遙說:"好啊,反正我也好久沒回去看看了."

中秋佳節,人月兩團圓,逍遙一家來到燈會。憶如興奮極了,說:“我到前面看看!”說著就跑向前去。

“憶如!小心點,別跑得那麼快!”月如喊道。

逍遙毫不在意地說:“放心吧,這丫頭遺傳了我的機智聰明,不會有事的。”

“你什麼時候機智聰明啦?!我怕她像你一樣調皮闖禍。快去追她吧。”

憶如跑得太急,竟不小心跌倒了。

“小妹妹,沒事吧?”

憶如抬頭一看,是一個身穿白衣的美麗女人,有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兒見過?

那女人說:“小妹妹,我送你一個燈籠好嗎?”

“好啊,謝謝!”

這時,有人拍了一下憶如的肩膀。憶如回頭一看,原來是逍遙和月如。

憶如說:“爹,那個長得很美麗的女人好眼熟哦。”

“哪個女人?”

憶如回頭指給逍遙看,卻不見了那女人的蹤影:“奇怪,剛才還在啊。”

“你是不是眼花啦?”逍遙問。

“沒有啦,她還送給我一個燈籠。”

月如一看,說:“上面好象有字哦。”

“是嗎?給我看看。”逍遙說著,就拿起來看。一看之下,頓時明白了一切。

上面寫著:

“既不回頭,何必不忘,既然無緣,何須誓言,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他朝相逢;一切隨風;願君安好,聊知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