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記

  趙靈兒,女神媧皇後裔。父巫王(姓名不詳)乃苗疆黑苗族南紹王國國王,母巫后林青兒為女媧後裔、原大理白苗族大祭司。女媧族代代單傳,故靈兒不但為南紹公主,亦是唯一的王位繼承人。
  黑苗白苗二族古來敵對,巫王和青兒相識相愛的結合,令兩族握手言和,舉國歡騰。而南紹的大祭司拜月教楊教主一心要使黑苗族獨霸天下,更不容白苗族,對此甚爲不滿,蓄謀打破這和平局面。青兒的女媧後裔身份鮮有人知,且真身同先祖女媧一般為人首蛇身,此事在當時難以被世人理解,卻不幸為拜月教主所知悉。

南紹王宮 南紹王宮大殿
南紹王宮

  靈兒出生於南紹,原本一直居於南紹王宮,隨母親修習女媧族的五靈法術。六嵗那年,南盜俠李三思夫婦來苗疆盜取毒龍膽為朋友鐵臂神鷹皇甫英解毒,順手將女媧族聖物水靈珠也盜了去。拜月教主於是召喚太古水魔獸,令苗疆發生大洪災,趁機嫁禍於因失去水靈珠而無力平水患的青兒,指其為禍國殃民的蛇妖女,逼巫王將其處死。青兒因非人身份得不到丈夫的信任,最終亦為封印那遇水則生、難以殺死的水魔獸而石化。同時,南紹士兵奉命追殺靈兒,幸有青兒的好友姜氏一路護衛,逃至餘杭,與李三思九嵗的兒子李逍遙有過一面之緣。姜氏帶靈兒投入青兒生前好友、仙靈島水月宮靈月宮主門下,修習水月宮各種仙術及劍法。此後,餘杭盛傳仙靈島上有一青衣仙女。

被洪水淹沒的南紹城
被洪水淹沒的南紹城

  十年後,靈月宮主去世。一日,餘杭盛漁村的孩童王小虎為救病入膏肓的老父,據當地傳説尋至仙靈島,向靈兒求得一顆仙丹。不久後,李逍遙的嬸嬸突然病重無救,在王小虎和借宿於李家客棧的黑苗頭領的引導下,李逍遙覓至仙靈島求取仙丹,無意中在靈池邊撞見正在沐浴的靈兒,驚為天人。逍遙偷走靈兒的衣裳為要挾欲換仙丹,反被靈兒以雷咒懲治一番,忙以三寸不爛之舌哄得靈兒心軟。靈兒感懷身世、憐其孝心,將水月宮的紫金丹贈予李逍遙。逍遙逗得長年孤寂的靈兒心花怒放,靈兒芳心暗許,二人約定來日一起去城裡逛廟會。逍遙正欲離開,卻被姜氏撞了個正著。姜氏未免仙靈島秘密洩露欲將逍遙滅口,靈兒不惜自毀名節相救,姜氏無奈,迫逍遙娶靈兒為妻、永世留在仙靈島。

仙靈島 仙靈島靈池
仙靈島
水月宮
水月宮

  新婚之夜,逍遙擔憂嬸嬸病情,求靈兒幫他逃走。靈兒傷心之餘,仍告知逍遙逃離的方法,逍遙連忙道謝。靈兒感傷二人緣分轉瞬即逝、似水無痕,逍遙為靈兒眞情所動,許諾治好嬸嬸的病即正式上門提親。靈兒破涕爲笑,二人度過纏綿一夜……
  次日清晨,一對新人依依惜別,逍遙承諾會盡快回來,戀戀不捨的離開了。一回到李家客棧,逍遙之前受黑苗首領哄騙所服的忘憂散便即發作,失去關於靈兒及仙靈島的所有記憶。當晚,潛伏在餘杭的黑苗人見已利用逍遙破去仙靈島上防禦法陣,便衝上仙靈島,血洗水月宮,姜氏重傷垂危,靈兒被擒。
  第二天,剛學得蜀山御劍術的逍遙回到客棧,見黑苗人行動可疑,通過秘道潛回房中,恰好救醒了昏迷的靈兒。二人重逢,逍遙卻已不識靈兒,只餘隱隱約約的感覺,靈兒卻不知内情。二人打敗兩名黑苗嘍囉,趕回仙靈島,得見姜氏最後一面。姜氏臨終前將靈兒托付予逍遙,囑逍遙帶靈兒回苗疆尋母。二人安葬水月宮衆人,靈兒隨逍遙回餘杭。

餘杭盛漁村
餘杭盛漁村
盛漁村渡口市集
盛漁村渡口市集

  黑苗頭領正率人候在客棧内,雙方爭執間逍遙得知了靈兒南紹公主的身份。黑苗頭領不敵二人,欲挾持李大娘,反死在大娘穿雲掌下。當夜,靈兒從惡夢中驚醒,在房外哭泣,逍遙聞聲而至。靈兒欲與逍遙同寢,卻遭失憶的逍遙婉拒,悲傷欲絕。李大娘私下向靈兒問明經由,知二人婚事,對靈兒極是喜愛,決定讓逍遙帶靈兒回苗疆、並向靈兒母親秉明婚事。次日二人告別餘杭鄉親,乘船前往蘇州。

  二人初至蘇州,在城外撞見一富家千金林月如鞭打私奔的兩名下人,出手阻止。逍遙放走兩名下人,並將林月如縛於路旁樹上,以做懲戒。進城前,在靈兒的苦勸下,逍遙終於回轉放人,卻見兩名路過的強盜正欲趁人之危。二人擊敗強盜,放下林月如,不料林月如羞憤難當,當場一劍刺中逍遙心脈。逍遙傷重危急,林月如慌張棄劍而去。情急之下,靈兒冒生命危險以未練成的還魂咒救活逍遙,逍遙大受感動,承諾今後再不會讓靈兒一個人孤苦伶仃。

蘇州城外
蘇州城外
蘇州城
蘇州城

  二人在蘇州城内客棧賭坊救下富家公子劉晉元,逍遙與其結爲兄弟,相伴而飲。次晨劉晉元作別離去,逍遙帶靈兒逛蘇州城,在客棧門外二人遇到一算命仙。算命仙指逍遙會走桃花運;而贊靈兒“瑤光聚頂,靈氣逼人。在朝必為帝后,在野亦爲人傑”,但近日恐有劫難,令逍遙大怒拂袖而去。街市上,逍遙執意買下一支銀釵送給靈兒。後二人途經林家堡,見林家大小姐正在舉行比武招親,便也去瞧熱鬧。剛巧在人群中遇到劉晉元,知林家小姐是他表妹,而那林月如小姐正是昨日城外的刁蠻千金。林月如欲雪昨日之恥,逍遙也欲化解誤會,於是兩人在臺上再度交手。逍遙忽略了此為比武招親擂臺,再次將林月如打敗,被認定為林家的乘龍快婿。林月如之父、南武林盟主林天南對逍遙大爲贊許,但逍遙只想帶靈兒回苗疆,不願入贅林家,故將嬸嬸搬出來做擋箭牌以拖延時日。然靈兒見逍遙並不視自己為妻,又未堅決拒絕林家婚事,黯然神傷。

林家堡比武招親擂臺
林家堡

  逍遙夜間至客房尋靈兒,見靈兒臉色蒼白、滿懷心事、欲言又止,大爲關懷,約定明日再逛蘇州城。隨後逍遙找到林月如欲説清比武招親之事純屬誤會,無奈林月如已認定這門親事。正當林天南請相士為李、林二人合八字時,靈兒因日間受了刺激、又自慚非人類之身份、且有了身孕,現出女媧族人首蛇身之原形,被林家丫環冬梅瞧見、誤以爲蛇妖,林家堡頓時亂作一團。逍遙憂心靈兒,不顧一切闖入房中,林月如尾隨其後。逍遙卻不知眼前的半人蛇女便是靈兒,舉劍相向。靈兒凝望二人半晌,破牆逃開,一路奔至城外白河村外的樹林,不支昏倒。
  同時,林家人指靈兒為蛇妖,逍遙大怒,認定靈兒是被蛇妖抓去,獨自追出。林月如不顧林天南反對,追隨而去。二人追至隱龍窟,洞中的蛇妖男和狐妖女矢口否認抓過靈兒,逍遙失去理智,不分青紅皂白,和月如聯手殺死了其實未曾傷害過人命的二妖,順便救出被困於洞中的一眾女子。

  次晨,白河村韓醫仙之女韓夢慈外出採藥,發現了昏迷在路邊的靈兒,將她帶回醫館。韓醫仙發現靈兒懷了身孕,靈兒大致訴説了自己的遭遇,並懇求隱瞞懷孕之事。不久,逍遙和月如來到醫館,欲請身為村長的韓醫仙放行、以便繼續找尋靈兒,卻發現假裝昏迷在床、不願見他們的靈兒。韓醫仙假托為靈兒“補身子”的名義,讓逍遙收集安胎藥之材料。待李林二人離開,韓醫仙勸靈兒告訴逍遙真相,靈兒心意難決。

白河村
白河村
韓家醫館
韓家醫館

  逍遙和月如收集藥材歸來,將煎好的六神湯喂靈兒服下,靈兒不得不起身見二人。恰逢附近閙僵屍,處處是受傷村民,靈兒欲留下以仙術幫忙救治病人、藉以離開逍遙,逍遙不允,認爲應除掉元兇。三人受韓醫仙父女指示,前往對岸的玉佛寺求方丈智修大師下山收服屍妖,卻發現智修迫人出家的秘密。三人擊敗智修,方知一切都是玉佛珠化身的小和尚智澤變出來的。智澤經靈兒點化,方悟到過去所為的荒唐,願此後以原形追隨靈兒。靈兒為其取名小石頭,並配戴上玉佛珠,三人動身往黑水鎮將軍冢除滅元兇赤鬼王。

玉佛寺
玉佛寺
黑水鎮
黑水鎮

  玉佛珠驅散了墓穴口的陰氣,三人深入將軍冢底層,打敗僵屍王,繼而落入血池。血池盡頭,元兇赤鬼王亦被消滅,三人意外得到失落多年的土靈珠,靈兒大驚,心知已到了自己肩負女媧族使命的時刻了。

將軍冢
將軍冢
血池
血池

  三人回白河村報喜,卻得知韓夢慈被黑苗人抓走,藉以要挾靈兒往鬼陰山赴會。鬼陰壇内,南紹老臣石長老出現,溫言勸靈兒隨其回南紹見重病的巫王最後一面、並繼承南紹王位,但靈兒心傷水月宮遭滅門之事,母親又生死未卜,執意不肯。石長老無奈動武,三人不敵,先後被打暈。不一會兒,靈兒蘇醒,見逍遙和月如已被囚於籠中、昏迷不醒。為保二人性命,靈兒唯有隨石長老回南紹。
  逍遙被趕來的韓醫仙救醒,得知靈兒此舉,發誓定要將她找回,隨即與月如動身繼續追尋。

鬼陰山
鬼陰山
鬼陰壇
鬼陰壇

  石長老和靈兒一行途徑長安郊外山腳的一間野店,被大理將軍蓋羅嬌設計迷暈,欲誘靈兒隨其去大理、以挾持巫王。雙方為爭奪靈兒大肆拼殺,南紹士兵不敵,只剩石長老苦戰。最終,石長老使出赤血毒焰引爆自身,重傷白苗衆人。蜀山仙劍派掌門獨孤劍聖路過此處,見滿地鮮血屍體,誤將靈兒當作行兇的妖孽,飛劍傷靈兒,將她抓回蜀山,投入五百年來專門禁錮窮兇極惡之妖魔的鎖妖塔。負責護塔的鎮獄明王發現靈兒體内潛藏的無窮力量,大爲吃驚,又見她不畏化妖池水,於是將靈兒以巨鏈捆鎖於塔底最大的劍柱之上。體弱兒不堪折磨,失去人形,但仍凝聚全身真氣護住腹中胎兒。當她近乎絕望之際,一路尋至蜀山派的逍遙得知靈兒被囚塔中,不顧衆人的反對和勸阻,執意犯險入塔救靈兒。月如見其意不可回,唯有追隨。

長安城郊野店
長安城郊野店

  鎖妖塔底,逍遙終於再見到靈兒,但印入眼帘的竟是人首蛇身的“蛇妖女”,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大受打擊之際,忘憂散失效,逍遙立刻記起和靈兒在仙靈島上共締鴛盟的點點滴滴,痛悔自己傷靈兒太深,再不介意人“妖”之別,縱身斬斷鎖鏈,救下靈兒,月如也與靈兒盡釋前嫌、願為姐妹。面對鎮獄明王的逼迫和污蔑,靈兒說出女媧後裔真正身份,體内潛藏的力量覺醒,三人聯手擊敗鎮獄明王。眾妖見狀,皆以靈兒馬首是瞻,共商出塔之法。在靈兒的調解之下,三人得書中仙指示,打斷化妖池底支撐鎖妖塔的七根七星槃龍柱,鎖妖塔崩,眾妖得以脫身。然其間月如卻被崩落的巨石砸死……

蜀山
蜀山
鎖妖塔
鎖妖塔

  塔崩之際,劍聖回心轉意,危急中救出三人,送往苗疆靈山聖姑處治傷。靈兒身受重創,難以復原,昏迷不醒;逍遙也受了重傷。三日過去,逍遙蘇醒,得知靈兒懷孕之事和月如之死訊,心傷之後,立刻動身為靈兒找尋仙藥金翅鳳凰蛋殼和火眼麒麟角,其間結識白苗組長南蠻王之女阿奴。逍遙和阿奴受麒麟老人指示,前往大理女媧神廟,當年青兒石化後的遺體已被白苗人供為女媧神像。逍遙被青兒的靈魂招入石像,向青兒表達了對靈兒的衷情。青兒欣慰,施展迴魂仙夢將逍遙送回十年前,助小靈兒脫險,並幫那時的青兒脫困,見證了當年靈兒所不知的一系列變故,且尋回了早年被父母李三思夫婦偷去的水靈珠。回到現實,已是一個月之後。逍遙心憂靈兒,忙和阿奴返回聖姑家中。

聖姑居所
聖姑居所
靈山
靈山
神木林
神木林

  數月後,靈兒生下一女嬰,逍遙欣喜不已。靈兒為紀念月如,給女兒取名“李憶如”。逍遙為答謝聖姑挽救靈兒母女的性命,答應替聖姑去試煉之窟收集三十六隻傀儡蟲。經過幾日修養,靈兒拜別聖姑,擕逍遙、阿奴欲往女媧神殿祭拜母親亡靈、同時化解南紹、大理長年的戰爭。來到大理城外,兩軍已激戰多時,大理呈敗勢,南蠻王、蓋羅嬌等人和婦女兒童都已退入神廟。三人一路殺入神廟,靈兒終於在神像前見到青兒亡魂。青兒祝福靈兒與逍遙,並囑靈兒定要化解兩族仇恨,隨即含笑而逝,留下女媧族聖物天蛇杖、聖靈披風和聖靈珠。靈兒接過母親遺物,踏上神廟祭壇,以五靈珠祭天祈雨。頃刻之間,天降甘霖,大地回春,兩族不必再爭奪水源,戰爭頓化流水。

大理 大理
大理
女媧神廟大殿 女媧神廟祭壇
女媧神廟

  南蠻王感激萬分,邀靈兒留下繼承青兒的祭司之位,靈兒答應考慮。然拜月教主仍不死心,派地魔獸攪亂大理慶功宴。靈兒、逍遙、阿奴剷除地魔獸,乘勝追擊,跳入無底深淵,一路殺敵無數,最後竟來到南紹王宮地下宮殿。王宮大殿,靈兒與分散十年的父親巫王重逢。巫王懺悔過往對青兒和靈兒的所作所爲,自知時日無多,望靈兒答應繼承王位、挽救南紹。拜月教主突然率侍衛出現,反對靈兒繼位,雙方爭執間,巫王突然舉刀刺穿靈兒後心,靈兒失血過多,當場昏迷,逍遙又驚又痛、不知所措。二人消滅假扮巫王的樹妖,阿奴立即施贖魂咒急救靈兒,但靈兒始終沒有心跳。逍遙怒不可遏,衝出大殿欲殺拜月教主為靈兒報仇,阿奴也隨即趕到。拜月教主向二人訴説自己的野心,欲用二人的鮮血令水魔獸復活。危急時刻靈兒突然無恙出現,三人合力打敗拜月教主。拜月教主不甘失敗,跳下殿内水塘,以肉身啖魔,水魔獸終於復活,穿破王宮。
  天地間頓時掀起滔天巨浪,南紹頃刻被洪水吞噬。逍遙從水魔獸手中救下阿奴,卻對水魔獸無可奈何,唯有潛入水中再度搭救被洪水衝走的阿奴。與此同時,靈兒飛上半空,攔住水魔獸去路,凝聚全身功力,毅然向水魔獸衝去,與其同歸於盡。雨過天晴後,唯有天蛇杖自空中緩緩落下……

  逍遙告別阿奴,抱著憶如回到餘杭。為令憶如擺脫女媧族宿命,李家悄然離開餘杭,定居仙靈島。逍遙帶著天蛇杖上了蜀山,欲潛心練功,無奈思念靈兒之心日漸濃厚,每見天蛇杖便睹物思人,功力不進反退,只得與師傅酒劍仙一同將天蛇杖藏於百邪不侵的玲瓏福地,並派通臂火猴看守。
  不久後,逍遙接任蜀山仙劍派掌門之位,然八年來日夕思念靈兒,愁眉深鎖,更在蜀山後山石壁上刻下“飛龍失伴雲中探,恨遺天際隕靈珠”之句。一日,魔族掌旗使孔璘派幻魅畫妖化作靈兒的摸樣,引誘逍遙。逍遙苦受八年相思之苦,乍見“愛妻”,情難自已,神思恍惚,被孔璘趁機收入幻魅畫軸。在畫軸中,畫妖看穿逍遙心思,繼續假扮靈兒,並變幻出仙靈島,令逍遙樂不思蜀,甘心在“島上”與“靈兒”廝守終生,再無所求。直至王小虎等人來救,方始明白真相,但對畫妖並無怨恨。
  後憶如與王小虎、沈欺霜決戰魔頭千葉,力量懸殊,險遭毒手,空中突然傳來靈兒的聲音。靈兒重創千葉,令其現出原形、力量驟減,並為憶如等人療傷,終令他們戰勝千葉。似乎靈兒仍以某種形式存在著,默默守護著她所愛的人,祝福他們能夠獲得自己所無法擁有的幸福……